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十章 危机
    我去操场的时候感到白天不舒服的愤怒的感觉的最后时光就要在我的身体内部消耗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地恐惧感,一想到我就要不得不面对那个吸血鬼我就感到害怕。

    学校操场的规模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它与学校仅靠一条两车道的土路相互连接在一起。由于接连不断的雨水,土路上尽是大大小小的水坑,密集的脚印也深深浅浅的覆盖了小路的原貌。

    我集中了十二分的注意力才走完那条泥泞不堪的泥巴路。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迈出每一步,好不容易到了操场入口时,我稍一放松,左脚就踩进了一个泥坑里,好在我条件反射的及时抓住了身旁的铁门,才没有被绊倒。显然,今晚将是梦魇的一夜。

    操场的路面也没有好多少,除了跑道是水泥铺就的,其他地方全是用一些碎石子随随便便应付了事。另外,偌大的操场上,放眼望去,竟然没有一套健全的体育设施。仅有一台简陋破败的兵乓球桌,由四张断了两条腿的课桌拼凑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勉强能供那些热爱运动的学生们消遣玩乐。整个操场就像一位被遗弃的老人那样,独自在那里苟延残喘,无人问津。

    我抬头望了望阴沉沉的天空,月亮不知不觉间冒了出来,厚沉的云朵从天边缓缓地飘来,一团团浓密的乌云穿过月亮继续移动,天忽明忽暗。

    这时,一股不寻常的劲风把操场围墙边的十几棵桂花树摇晃的似乎要把它们连根拔起。我迅速地向四周环视了一下,尤其是那些躲藏在黑暗中的角落,我尽量想象莱昂就潜伏在某个暗处,而不是那个一心想着吸我血的吸血鬼。待风声掠过,周围又恢复成了一片死寂。

    我强迫自己把精力集中到接下来的跑步上,虽然心里很不情愿。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另一种梦魇,但是我必须得装作很享受这次的运动。我假模假样地做了几下热身运动后,就俯身弯曲,右脚向前,准备开始。

    “莫小伍!”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叫我,听声音像是楚子凌。我四周瞧了瞧,这才发现自己在这里心不在焉的热身时,楚子凌穿着一身黑白相间的运动服,挥着手朝我走过来。

    我呆呆地僵在那里,惊讶的动不了。他怎么来操场了?难道他不知道这里随时都有危险吗?那些隐蔽的地方随时都会冒出一个吸人血的怪物,他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来到这里?对了,他不知道,他一切都不了解,在他眼里,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那些妖魔鬼怪,只有我们这些普通平凡的人类。

    “你怎么来了?”我急切地问道,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他局促地挠挠头,脸上写满了抱歉的表情,“我想来跟你说一句对不起。”他顿了顿,声音变小了一点,“如果不是我要拜托你......”

    “跟你没关系。”我飞快地打断他的话,努力保持着冷静。我得赶紧让他离开这里,再耽搁下去,他一定会被我连累的。

    “不,这是我的错,”他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接着吞吞吐吐地说道,“他们......在传你喜欢我。”

    “什么?”我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说什么?”

    “他们每个人都在传你昨晚没回学校,是因为我拒绝了你”,他带着狐疑的眼神告诉我。“你不知道吗?”他补问道。

    我没说话,依然处于震惊之中,很快这种震惊就变成了愤怒。我咬紧了牙齿,“我昨晚去表哥家了。”我努力压制着心里的火气,把陈文文问候了几十遍。

    “你表哥?”他疑惑不解地问道,

    “真的,”我努力想说服他,不想坦白自己喜欢他这个事实,“我表哥家就在县城里。”

    “哦,”他看起来不大相信,“那就好,”他轻松地笑了笑,“不然我一定会自责内疚的。”

    我的嘴角挂上了一丝苦笑,心里不禁想到,我好像真是因为你的变相拒绝,才会伤心落魄的没有回学校。

    就在这时,一阵横风扫过,我感到浑身战栗。一股冰冷的恐惧顺着我的脊背向下渗透,迅速地蔓延了全身。

    “我......我已经把信交给钟子燕了。”我说话有点不利索,声音还有点颤抖。我其实是想让他知道,他拜托的事情已经完成了,他可以走了。

    他羞怯地笑了笑,“谢谢你,莫小伍。”

    我朝四周瞧了瞧,以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吸血鬼。突然,风裹挟着一种奇怪的味道肆无忌惮地撼动着操场边沿的桂花树,我感觉自己和那些树协调地一起颤抖。

    “小伍,你是不是很冷啊?”楚子凌一脸担忧地问道,他盯着我,有点惊讶。

    我咬紧牙关不让恐惧感表现出来,“我想一个人跑跑步,你先走吧。”我随口撒了个谎,想让他赶紧离开。我感觉到危险正在一点一点的靠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打量了一会儿我的表情:“你还好吧,我看你有点不对劲。”

    我的脸一下子僵住了,一个黑影“唰”的一下从他的身后蹿了过去。我知道那是什么,莱昂预料的没错,那只吸血鬼果然上当了。但是,诱饵却多了一个楚子凌。

    “小伍,你怎么了?”他摇晃着我的胳膊,试图让我清醒一下。

    我皱着眉,朝他大声吼道,“你快走啊。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被他们误会和嘲笑。”

    虽然这句话刺伤了他,但是效果却很明显。他畏缩的退了一步,一副很受伤的表情,“对......对不起。”他结结巴巴地向我道歉。

    看到他这样,我的心不由得一紧。但我还是狠下心,转过身不去看他,直到身后传来一阵阵脚踩在石子上发出的嘎吱声,我知道他正在离开。

    “啊”一阵撕心裂肺地呼叫声响彻了整个操场。

    我的心脏突然骤停,接着又猛烈地跳了起来,脖子上冒出一阵冷汗,全身像发癫痫那样抖动不止。他出事了,他一定是出事了,这句话就像是魔咒一样占据了我的大脑。

    谢天谢地,我试图找出一些词语来形容我的心情,却发现一切语言都是苍白的,都无法准确无误的表达出我此刻的激动。

    我转身的一刹那,莱昂像一阵风似的来到了我的身后,手上还提着一个昏迷不醒的楚子凌。那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楚子凌没有死,他还活着。我兴奋得忽略了莱昂脸上的愤怒。

    “莫小伍,你耳朵是不是聋了,”他双眼冒火,指关节捏得咯吱作响,“我让你一个人,你居然带个人过来谈情说爱。”他语气轻蔑地吼道,然后重重地把楚子凌丢在地上。

    他显得很愤怒,脸色比大理石还冷硬。如果眼神能杀人,我早就死千百回了。

    我委屈地嘟着嘴,赶紧为自己辩护,“他自己来的。”声音小得我都怀疑他有没有听到。

    突然,不知来向的风,瞬间包围了我们,莱昂警惕地看向黑黢黢的四周,那双剑眉渐渐染上了一层隐忧,他迅速地把我拉到身后,“该死。”他低声咒骂道。

    一切发生的如此之快,我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黑暗处的角落里已经闪现出无数只恐怖狰狞的吸血鬼。每一只吸血鬼的嘴里,都发出了兴奋的声音,好像再过一秒钟,我们就会成为它们最美味的食物。

    莱昂一皱眉,现了原身,展开双臂将我们护在身后,我能感觉到他的体内涌动着某种巨大的力量,正在嘶吼着咆哮着。他双眼猩红,杀气迸发,双手已经变成锋利无比的爪子。

    吸血鬼们争先恐后地朝我们扑来,我甚至嗅到了从它们嘴里发出的死亡气息,我颤抖得很厉害,就像抽搐一样。

    我快要撑不下去了,但我仍然勉强支撑着,我相信莱昂一定能解决掉它们。他就像离弦之箭一样,刺破空气,瞬间扭断了两只逼近的吸血鬼的头颅,它们还没来及嗷叫,就化成了一阵黑烟。接着他又迅速地穿梭在那些丑陋的吸血鬼中间,所到之处,我都能看到亮起一道寒光,然后就是一阵黑烟冒起。

    须臾间,只剩下一半的吸血鬼躲在远处不敢靠近,它们畏惧莱昂残忍的手段,只敢守在那里等待时机。莱昂和它们对峙着,谁也没有向前一步,我知道他是顾虑我才不敢走得太远。

    就在两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那些吸血鬼的背后窜了出来。他手中攥着一把古老的金属猎枪,出膛的子弹呈扇形状朝着那些吸血鬼扫射。我被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切都结束了。

    莱昂突然露出了两颗锋利的獠牙,凶狠地喘着粗气。他仍然像一头猎豹般紧张地护在我的面前,两眼恶狠狠地怒视着那个神秘的黑影。

    我抬头看着莱昂,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危机明明已经解除,他为什么还会如此紧张,甚至透出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