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九章 诱饵
    “我不要当诱饵。”我咕哝着抗议道,我刚因为不用离开而悬下来的心,又再一次被提到嗓子眼了。

    十分钟前

    “莱昂,眼下还有一件棘手的事,”苏恩熙出声提醒道,她把目光移向了我,一脸担忧的表情,“昨天逃走的吸血鬼,一定还会再来找小伍的,他已经知道小伍的模样了,不用根据气味他也能找到。”

    我一想到昨天死里逃生的一幕,手臂上的汗毛全都一根根地竖了起来。

    “那怎么办?”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颤抖地问道。

    苏恩熙转头问莱昂。

    “你有没有什么法子?”

    “你就放心吧,我的苏恩熙女神,莱昂一定会有办法的。”小亚说完后,还得意的拍了拍莱昂的肩膀。

    莱昂嫌弃地拍掉了搭在他肩上的手,两条眉毛都搅在了一起,“他如果搞暗中偷袭,我们就很难抓住他。”莱昂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怎么让他现身呢?”我胆战心惊地追问道。

    莱昂若有所思地过了片刻,他似乎是灵光乍现,突然想到了什么好注意。他转向我,狡黠地笑了笑,“引蛇出洞”

    “你是说让小伍当诱饵,引他出来。”苏恩熙眉毛一挑,眼睛一亮,立马领会了莱昂的意思。

    莱昂投去了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他们就开始簇在一起,热火朝天的讨论起来,直接把我这个当事人或者说诱饵忽略掉了。

    “我不要当诱饵。”我又愤愤地低吼了一句,两手握拳垂在了身体的两侧。

    他们三个同时怔楞了一下,继而又把目光一一地射向了我,一脸的不可思议,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在闹别扭那样.

    我被他们盯得心里发毛,一下子就泄了气。本来就是为了我的事,他们才费尽心机地去商量计划,我还这么不明事理无理取闹。

    我撇过脸,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胆小鬼,我就在你的身后,你害怕什么?”他说话时明显夹杂了一丝冷酷的嘲讽语气。

    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激将法成功了。我撅着嘴,赌气地说道,“我才不怕,只是对你有点不放心而已。”

    莱昂并没有理会我的幼稚行为,而是把他们商量好的计划,用富于磁性,深沉的嗓音娓娓向我道来,“我会潜伏在学校的操场里,莫小伍你七点钟左右,假装去那里跑步。记住,你一个人去。”

    我一脸不满地怒视着莱昂,但还是点了点头。

    “恩熙,小亚,你俩守住出入口,防止他再次逃脱。”

    他俩也点了点头。

    “一旦现身,我就杀了他。”莱昂的语气斩钉截铁,透着一股杀气。

    我一听,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我突然有点同情那只吸血鬼了,如果落在莱昂的手里,他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吧。

    随着这个天衣无缝的诱饵计划被确定好后,外面也渐渐地光亮了起来。我瞥了一眼墙上那古老典雅的大摆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七点。

    我一跃而起:“我要走了。”

    “你不去上课也无所谓啊。”莱昂笑着说,手里飞快地翻着那本全是英文的书。

    “为什么?”

    “你的脑子能听得懂吗?”他抬头冲我一笑,但是眼神里充满了戏虐。

    “哼”我甩给他一记白眼,拿上恩熙姐递过来的书包,匆匆地出了门,出门前我瞥了莱昂最后一眼,只见他依然在翻着书,只不过速度缓了下来。

    我在去学校的路上一路小跑着,凉风习习,顺着衣服的空隙钻进我的身体,令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我的脑袋像齿轮那样转个不停,冒出了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而每一件事都令我脑仁疼痛不已。

    运气出奇的好,我到教室的时候离上课还有五分钟。我气喘吁吁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注意到陈文文和大部分同学都在盯着我,他们的脸上都写着惊诧,只有陈文文的脸上多了一丝内疚。

    这时,上课铃响了,老师夹着几把尺子走进了教室。他先示意大家安静下来,然后又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只能记住他有一个地中海发型,是教数学的男老师,连名字我都没能记下来。

    这节课好像比别的课上得时间都短,是因为我的心思都放在了晚上行动上的缘故呢?还是我在琢磨着陈文文脸上的那一抹内疚从何而来的缘故呢?我抬头看了一眼,斜前方有几个同学正簇拥在一起窃窃私语,目光都定格在我的身上。他们看我突然抬头,全部迅速地看向讲台,煞有介事地翻着课本,装出一副认真听课的模样。我又把目光挪向了陈文文,她也时不时地回头瞄我一眼,眼神依然带有一丝愧疚。这时,我脑子里突然掠过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陈文文泄露了昨晚我与楚子凌的事情,更糟糕的是,我一夜未归。

    正在这时,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把我吓得一激灵,陈文文已经离开了椅子。她不情不愿地挪到了我身旁,嘴唇紧紧地咬在一起,我开始在脑海里寻找合适的词语来质问她这种说三道四的行为,我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怕自己冲动起来对她动用暴力。

    “你是不是告诉其他同学了?”我咽下一口气才挤出这个问题,我毫不掩饰心中的愤怒,眼神冒火地盯着她。

    她皱了皱眉头,终于开口了。

    “嗯......你得去跟宿管主任解释一下。”她愧疚地垂下了头。

    我吓坏了,:“你还告诉主任了!”

    她紧抿着唇,委屈巴巴地低着头,而我则是怒气冲冲地瞪着他,看起来就像是我在欺负她什么一样。

    我转过身,拿出下一节课的课本,我需要重新考虑我和她短暂的友谊是否能继续下去,显然我没能说服自己。

    “对不起。”她小声地说了一句,站起身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都非常小心地把目光放在自己身上,我决定去屏蔽掉那些打量我的眼神和不怀好意的窃笑。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我第一次聚精会神地听完几堂枯燥乏味的英语课。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的功夫,最后一堂课的铃声打响了。我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认真听课比神游天外更容易打发这无聊的一天。我迅速地整理好书包,直接忽略掉周围异样的目光,一路冲向宿舍。

    现在已经是六点了,我只剩下一个时辰去完成令我头痛的两件事。第一件事,我得编一个可信的借口,以便我能在宿管主任那里蒙混过关,而不是被他记一次大错。第二件事,我得悄悄地把那封信交到钟子燕的手上,以免被那个嚼舌根的陈文文发现,又会悬起一场风波。

    宿管主任的办公室其实就紧挨着宿舍入口处,一间十平方米的平顶房,刚好适合一个人住在里面。宿管主任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妈,膀大腰粗,身材魁梧,长相也不是很可观。一坨大大的肉鼻子摊在油光满面的脸上,一眼看去,视野全被她的鼻子占据。

    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拖着行李刚好经过她的门前,她正在用破旧的煤炉烘烤一件湿答答滴着水的白色内裤,嘴巴像机关枪那样噼里啪啦的抱怨着天气。我用余光偷看了一眼,她正凶神恶煞地盯着我,吓得我一哆嗦,三步并作两步“呲溜”一下溜进了宿舍大门里。

    我走到窗户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敲了敲窗玻璃。

    “等一下。”一道粗犷的大嗓门从窗户里面传来,语气有点慌乱,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一些“嘭嘭嘭”的声音,我猜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我毕恭毕敬地站在外面,目光被窗台上的一盆仙人掌吸引住,这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恩熙姐房间的窗子上也有一盆这样的植物。仙人掌的寓意是坚强,将爱情进行到底,难道是象征着她跟莱昂之间的爱情吗?我竟然没有察觉一股失落悲伤的情绪慢慢地涌向了胸口。

    这时,“嘭”的一声,窗子被粗鲁地打开,一张略显惊慌的大脸闪现出来。“有什么事?”她不耐烦地问道,她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我挤出一脸委屈,表现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含糊地应道,“我叫莫小伍,昨晚我住在了县里的表哥家。”我的声音逐渐变得小了,“能不能不要记我大过。”声音小得我几乎都听不见了。

    她眯着眼睛打量着我,似乎在思考我话里的可信度,这时,屋子里响起一串“咕噜咕噜”的声音,我猜测到她一定是在偷偷地开小灶。学校为了防范火灾,严令禁止在校住宿老师和学生擅自开炉做饭,一旦发现,严惩不贷。

    她局促地摆摆手,敷衍地说了一句,“明天让你表哥过来一趟。”话一说完,她就迫不及待地关上了窗子。

    我楞了好一会儿,然后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干吗要跟他说我去了表哥家呢?一想到莱昂那张不可一世傲慢冷漠的脸,我就心里没底他是否会帮我这个忙。早知道我就应该把恩熙姐搬出来,她一定很乐意帮我圆这个谎。

    我一脸愁容地奔向了宿舍。显然,她俩都没有我快,我飞快地掏出那封粉红的信笺,很不情愿地塞到了钟子燕的枕头下。她的床很好认,陈文文的床上散乱的摆放了几本书,那剩下的床铺无疑就是钟子燕的了。我诧异自己直到现在还没见过她。即使,我和她同在一个班,甚至同一个寝室。

    我低头看了一眼陈文文床头的闹钟,时间所剩无几。我麻利地脱下衣服,换上了一套宽大松弛的休闲装,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平稳放松,以防自己露出端倪,使莱昂的计划功亏一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