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血妖族 > 第八章:真相二
    “铛铛铛”一阵钟声响起,似乎来自很遥远的教堂,我把丝绸棉被拉过头顶,蜷缩在柔软舒服的床上,两条眉毛轻微地挤在了一起。我的意识渐渐地有点昏沉,觉得头昏脑涨,隐隐约约听见了远处的钟声。

    我闭着眼睛胡思乱想,脑海里清晰而又真实的浮现出一副生动的画面。我看到月下城堡和远处漆黑的教堂影子,看到手持圣火的人群在古老而**的城堡里穿梭,圣火照亮他们的面孔,他们的脸显得光彩熠熠,眉飞色舞。他们全都奔向了城堡的顶台,迎着天边的圆月开始祷告,那轮月亮大得不可思议,而身后是神圣壮观的教堂。

    “嘭”一道刺耳的爆炸声响彻天地,火光顿时吞噬了那些匍匐在地的人们,他们依然一动不动,神情安详的像是在熟睡。快逃啊,我嘶哑着喉咙吼道,却发现根本没有声音,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经湿润了,一股巨大的悲伤涌上了心头。

    我吃了一惊,为什么这些画面突然出现在脑海里,这么真实,仿佛自己曾亲眼目睹那么壮观而又凄惨的一幕。

    “铛铛铛”又响起一阵钟声,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我是在甜品店老板娘的房间里。此刻已经是深夜,外面是寂静的商业街,为什么我会听到响亮单调的钟声?街上并没有什么教堂啊。

    我从床上猛地坐起来,汗水已经打湿了床褥。一轮新月从窗外缓缓地升了起来,如潮水的月光透过窗户,泼洒在了绣着巍峨山水的丝绸被罩上。整个房间都被笼罩在清冷如水的月光之中。

    我抬起手背擦了擦模糊的双眼,一个瓷器般的女孩沉默地坐在床沿上,月光投射在她那苍白光滑的脸庞上,散发出一圈清冷的白色光晕。我觉得很惊讶,也很奇怪,却不敢说话,甚至屏住了呼吸。

    女孩披着一件红色的衣袍,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的那轮圆月。她不是很高,坐在床上,两条纤细如莲藕般的小腿悬在空中。

    “小伍,你开心吗?”女孩平静地问道。

    “还好吧”我把尾音拖得很长,心虚地回答她。

    “是嘛,我怎么觉得你对自己的人生充满绝望呢?”她慢慢地扭过头来,嘴角浮现出了一抹狡黠地笑容。

    “我没有,我只是感到有些不开心,并没有绝望。”我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也逐渐变得悲伤起来,但我还是挣扎着说服自己我的人生并不糟糕。

    “呵呵,我俩做个交易,怎么样?”她说,“你只要睡一觉就行了。”然后她就像魔鬼一样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什么交易?”我警惕地问道,“你想要什么?”

    “你看看,你是那么不情愿的模样,”她顿了一下,接着继续说,“我会再来找你的,希望那时我俩会达成共识。”

    “啪”的一声在我脑中响起,就像关上了灯的开关,我的意识一下子沉入黑暗中,被睡意吞噬,失去了方向。

    早上醒来,我的大脑就像死机了一样,经过短暂地空白之后,我才慢慢地恢复意识。

    一幕幕详细真实的画面侵占了我的脑海,并且萦绕着我的思绪,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这才发现全身已经湿透了。

    “这些都是梦?而且还是梦中梦。”我喃喃道,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清一色的粉色墙面,古朴典雅的梳妆台和衣柜,还有窗台上的一盆仙人球,我昨晚无疑是睡在了老板娘的房间里。我摇了摇头,两只手使劲地挤压太阳穴,试图把脑海里这些画面都挤出去。

    这时,房间的门上传来一下重重的敲门声,伴随着一阵我讨厌的声音响起,“你是猪吗?还不快点起床。”

    我竟然学莱昂一样朝天翻了个白眼,暗自惊讶他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我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时钟,才凌晨五点钟。

    “起来了。”我敷衍地喊了一句后,哼了一声,然后重重地倒在了床上,我可不想再听到什么挖苦嘲讽我的话。

    我摒气凝神地听了一会儿,确定莱昂-这个讨厌的家伙已经离开了,我一把扯过被子捂在了头上,可是总觉得不舒服,怎么也睡不着了,背后的汗渍黏湿湿的,于是我又向左折着身子继续睡。

    然而这些都毫无作用,我的潜意识总是把那些梦里的画面送到了我的脑海里,搅的我一阵烦躁,现在我是真的不得不起床了。

    我唰的一下坐了起来,速度太快,导致大脑的血液往下一沉,我的眼睛迅速地闪过一片黑暗。我披着外套走到窗外一看,天边已经微微泛起了鱼肚白,一片黎明前的青白色。这本应该是充满希望的象征,我却感到了整个天地死气沉沉的。

    “真不是个适合出门的天气。”我撅起嘴巴嘟嚷道。

    我慢吞吞地拿起衣服,晃晃荡荡地走进了卫生间。卧室与卫生间仅仅被一堵玻璃墙划开,里面的摆设一应俱全,梳洗台上堆满了各种高端的护肤品,我有点疑惑,难不成吸血鬼也要每天护肤?

    我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张五官陷在肥肉里的脸庞,头上还顶着一个乱糟糟的鸟窝,心里再对比一下苏恩熙那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庞,难怪人家有一个帅气英俊的男朋友,尽管他嘴毒性格冷淡,但人家有一张好皮囊啊。

    原来人家早就是一对了啊,我努力控制住这没来由的十分荒唐的失落之感,草草的收拾了一番便回到卧室,然后把床整理好,开门之前大大的吸了一口气。

    “恩熙姐,早上好。”我用着最轻快,最礼貌的语气向她招呼道,她正在柜台里准备早餐,香喷喷的烤面包令我垂涎欲滴,恨不得冲上去立马咬一口。

    “小伍,昨晚睡得怎么样?”她一边煎里脊肉,一边关切地询问我。

    我自动屏蔽掉那些令我不安的梦境,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睡得很香啊。”说完后,我迅速地撇过脸,防止她发现我的两个黑眼圈。

    她专心的注视着火候,并未抬头看我,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你去找个地方坐下,早餐马上就好了。”她温柔地说道。

    我轻轻地应了一声,便自顾自的扫了一圈,下意识地去寻找那个讨厌的身影。

    “懒猪,舍得起床了啊。”一道磁性的声音在我的左侧书架那边响起。我鬼使神差地沿着声音走过去,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莱昂双腿交叠在一起,姿势慵懒的半躺在椅子上,他今天穿了一身米色休闲西服,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性感突出的锁骨若隐若现,手腕处的袖口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透出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他手里正拿着一只高脚杯,杯子里装了三分之一的红色液体,我想当然的认为那是某种高档的红酒。直到他轻轻地摇晃了一下酒杯,一股腥气瞬间扑来,尽管胃里空无一物我却想要呕吐。

    我皱了皱眉,捏着鼻子,摇晃的向后退了一步,我可以感觉到我脸上的疑惑。

    “你喝的是什么啊?”我的声音里有点儿颤抖,因为我想到了吸血鬼是喝人血的。

    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利落地一抬手,酒尽杯空,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瓣。然后淡淡一笑,“你是笨蛋吗?”吸血鬼当然是喝血啊,他故意在喝血两个字上加重语气,一定是想吓唬我。

    我沉着气瞪着他,吐不出一个字。

    “再瞪,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了。”他气定神闲地把玩着空酒杯,抬眸瞥了我一眼。

    “莱昂,你是不是又捉弄小伍了。”苏恩熙向他嗔怪道,她端着一个银质托盘,上面摆了一份精致的早餐,款款向我走了过来。

    “恩熙姐,他喝的是不是,”我犹豫了一下,接着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人血。”

    “哈哈,小伍,我们喝的是动物的血,不是人血。”小亚从恩熙姐身后蹦了出来,手上也捧着一个托盘,只不过上面放的是两杯血,他冲我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段小插曲之后,我心满意足地享用了恩熙姐亲手制作的三明治早餐,另外又喝了一杯醇香浓厚的咖啡。我顿时感觉神清气爽,朝气蓬勃。

    “小伍,昨晚我们三个人商量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你的血妖身份,至于事情的真相,我们决定在以后适当的时间再告诉你。”苏恩熙几乎是一口气说完这么长的话,她的语气平稳流畅,一点窒息的感觉都没有。

    说实话,对于我身世的真相,我现在还不够勇气去接受,听到她的话,我在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把这个戴在手腕上,”莱昂一贯的向我命令道,然后把一串精巧的红绳扔给了我,“仅此一条,你绝对不能丢失。”

    我拿起这条漂亮的手绳,一边将它戴在左手腕,好奇地问道,“这绳子有什么特别的用处吗”

    “它能遮住你体内血妖的气息,”莱昂扬起嘴角说道,“一般的吸血鬼都不会再找上你。”

    他看着我,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语气强硬地说道,“如果有意外,你必须随时准备好跟我们离开这里。”

    “什么?为什么要离开?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我转向苏恩熙,一连抛了三个问题,音量因为惊讶提高了八度。我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像嗓子眼儿被堵住了,一想到要与父母分别,心里就控制不住的难受。

    苏恩熙面露为难地向我点了点头,安慰道,“小伍,你先平静下来,”她叹了一口气,“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为了你的安全,只能带你去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

    我使劲地摇头,声音哽咽道,“我不走,我不能丢下我的父母,”我慌乱地指着手上的绳子,“还有这条绳子,莱昂你不是说它可以让吸血鬼找不到我吗。”我一脸期盼地盯着莱昂,希望他能改变这个想法。

    莱昂撇过脸,眼神有点无奈,“他如果来了,这条绳子就没用了。”语气显得十分无力。

    他是谁,莱昂为什么对这个人有着很深的忌惮,难道这个人比他还要更加厉害吗,想到这,我脊背上一阵战栗。

    “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小亚突然开口说道,我就像溺水的人在死亡的那一刻抓到了一根稻草,我满怀期待地等着他往下说,“莱昂,恩熙,我们可以去格林大学找古德教授,他一定知道办法。”

    我不明就里的望着眼前的三个人,眼睛不停的在他们身上来回扫视。莱昂和恩熙一直沉默不语,莱昂皱着眉,就好像在思考很难的数学题答案。

    死一般的沉寂后,莱昂终于舒展眉头,掷地有声的说,“再等几天,如果她还没有自己恢复,我就去找古德教授。”

    我放松地呼了一口气,心想终于不用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