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超农裁决 > 第一百零四章 一幅画
    要是自已先爬起来,一点事都没有那才是大事。首先等这些野蛮人醒了,看到清醒的自己,那么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人一定会想办法追问。语言不通之下,有可能他们采取极端的手段来从自己口中敲出,他们想要的东西来。偏偏刚才发生的一切又全部不能道出,一日说出来,那可真是泼天大祸,不知会推动怎样的惊涛骇浪。

    可是不说么,在这个未知之地真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切都由人家主宰。这些野蛮人还好说,有点粗神经,说不定可以玩转。但那个老头子不行,看似暴燥野蛮,但能活这么久,又怎样会简单呢。人老成精,即使一个傻子在无垠岁月的积累沉淀之下,历经世事沧桑,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过程,如何造就不出一个智者来呢!貌似那老家伙恐怖的能洞穿任何人的内心世界,那些野蛮人想什么都被他窥知,好像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至于为什么没有看穿自己,是自己身体里恐怖的存在还是这老家伙怕撕破脸,这都还是未知,总之自己且要小心为上。

    李知白趴在那里,装作昏沉无力。口鼻间淅出一丝红黄交融的玄黄血丝,其中有着一缕尊贵的淡金芒一闪而逝!

    要装就要装的足够戏分,看多了现代人自导自演无中生有的戏,这点还是难不倒他的。刚才匆匆扫视一圈,发现总共五十三个野蛮人都在,唯独少了那个被恐怖的力量波动冲飞的恐怖老头。

    趴在那里,李知白眯着眼游目四周张望。因为这些野蛮人还没醒,让他装睡他可耐不住,趁这些人未醒之前,李知白想先找到老头。在东边的距离他们最近的石壁有两三百米,两边延伸向远处,李知白的目光顺着能看到的石壁一寸寸扫视,半刻钟之后终于在目光正前方,距离有两三百米远的石壁上方一里远的地方出现一个拳头大的黑漆漆孔洞,那个侏儒老头正像个钻山鼠一样慢慢往外爬,距离远,李知白又不敢放出意念,所以看不真切。不过他感觉一瞬间,老头也发现了自己,而且他已经爬出孔洞身体悬浮在虚空,然后趴在虚空中手脚并用像在水中游泳一样朝这边游来,诡异的是空中居然出现一圈圈正在慢慢扩散的水波纹

    李知白看到侏儒老头一头扎进波纹中,然后不及眨眼功未,自己面前两三米处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然后芝麻粒大小的侏儒老头从小黑点中往外钻,瞬间慢慢变大,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觉得没必要再下去,站了起来的李知白。

    尤其里看到李知白嘴角那一缕玄黄血迹。老头子再次招牌式的揪着自己的胡子,低头思索,李知白现在身上的变化让他措手不及,一开始见到李知白的时侯,隐隐感到他身上有一种沛然不可抵御的尊贵气息,又夹杂着恐怖到难以形容的可怕气机,更有几种对他来说遥不可及的东西纠缠在一起,但身上流出的沉黄血液如与始祖的血脉如出一辙,浓郁的气息让人很亲近,但又天然带着始祖相似的压迫感。这也许就是古老预言中的蛮荒种,那种来自血脉同源的气息,里面都含有独特的规则,是任何种族都模拟不了的。

    所以他才带着李知白来到这里,然后回到部族中让他在血脉池中确立血脉,正式的归宗,成为解开族群万古枷锁,带领族人逆转时空回归真正祖地的希望。

    可是这才短暂的时间过去,那些他身体里所有的恐怖气息都消失了。这让他原本甘愿背下大因果,也要将李知白身体里所有的可怕存在都绑到部族战车上的算计彻底落空了。

    之前老头对李知白体内的存在还没有所谓的强到什么程度的概念,可刚才那道一闪而逝,天地俱寂的气息让他瞬间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怖和高山仰止。虽然那气息只是崩飞自己,没有恶意,但自已好坏也是蚩部的八代始祖,历经无数纪元大劫活下来的活化石,面对就那么一丝气息,居然没有一丝的抵挡余地,死亡危机幽森如苦狱,比上天定数的纪元大劫可怕亿万倍。再想到自己居然算计到恐怕连初代始祖都要仰望的存在,侏儒老头瞬间遍体生寒,像炸毛的公鸡,长长的毛发倒竖空中,满脸铁青。

    而现在李知白身上所有可怕气息消失,但血脉上又出现了更意外的变化。

    一一一人尊血脉!

    李知白由诸天恐怖存在的代言人,转身变成了蛮荒祖地中主宰着三千种不同人族族群,遍布诸天世界所有族群的人尊谪系血脉。

    这种身份的转变,每一样都是很恐怖的存在。也许放在凡人世界就是为了历练,或是说就是从从未有人成功过的轮回中转世归来的人尊本尊。可自己这样将人带回来,一日破坏了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布下的棋局,那自己那所剩无几的族人自此就化为了虚无。

    所有的野蛮人都已醒转,也都感受到李知白身上的尊贵气息,种族血脉的绝对威压,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三个高大的野蛮人勉强能够抵御这种无形无象的可怖威压,他们对视了一下眼神,勉强的移动着如同亿万钧重压的身体,艰难的将站在那里将要跪倒在地的族人猛的推出。

    数十野蛮人翻滚了出去............

    直到数十米外才勉强站起来,惊恐的望着李知白,李知白身上无形的压力大可怕了,让他们丝毫不怀疑刚才面对的比面对祖庙中的初祖遗骨还要可怖,如渊如狱!

    恼怒的同时也有着一些羞愧,三个首领将他们推出威压的范围,而他们却极力的转身面向李知白,神情肃穆的在李知的面前推金山倒玉柱般的蹲了下去。

    砰的一声炸响,三人同时半跪在地上,膝盖重重的砸三苦坚硬的地面上发出巨大的撞去声,一声不吭中他们又各自伸出手在眉心点一下,然后才慢慢的尝试着站起来,三个人浑身肌肉飞快的颤抖迅速的鼓隆胀大,所有的骨关节发出不堪负重的磨擦声,令人牙酸,一滴滴花生米大的汗珠子珠子从浑身的毛孔中被挤出来,湿透全身,三个人形蛮兽一般的庞大存在的身几乎涨大了一倍,肌肉中蕴藏着庞大的能量,但依然像是在粘稠的沼泽中挣扎,艰难的一寸一寸站直身子,全身的肌肉也像是承受着更大的痛苦,他们的脸已经严重变形,牙齿都要咬碎炸裂,眼中布满血丝,但眼中却闪烁着倔强和野性的辉芒。

    汗如河流奔涌,三人彻底的变成了三个湿人。此时变曲的身体才勉强站直,摇摇欲坠中三人相视一笑,扭头间咆哮一声:“啊........”

    拖拽在身后的斧头被三人蛮横霸道的巨大力量猛的抡起头顶,他们全身皮肤表层散发出一层黄芒,抡动着巨大的斧头以泰山盖打之势疯狂的朝李知的斩去。

    李知白有点愣,这一切一连串的事发生,自已什么都不知道。这些人却像演戏一样,疯疯颠颠的东倒西歪。见到自已像洪荒猛兽,不过当三个野蛮人首领向自己跪倒时,李知白才意识到他们并非在演戏,但苦于无法交流,只能看着他们表演。当三把大门板一样的恐怖斧头剁向自己的时侯,李知白只得将目光望向正看着这边一脸戏谑的侏儒老头。

    猛然间侏儒老头看向李知白神色狂变,李知白在三把巨斧落下来时眼里凶残的厉芒闪过,一道磅礴的不容侵犯的浩荡气息撞向三把斧头,李知白发觉那一瞬间的不由自主并未察觉那气息的闪现,但那三个野蛮人去没有一丝征兆的身体几乎折叠在了一起闪电般向后倒飞而去。

    侏儒老头狂变的原因就是李知白自己都不知道的那至高无上气息的闪现,他猛的一指划出,斩断了李知白和飞出去的三个野蛮人之间的某种联系,抬手间将已远去数百米外狂喷血液的野蛮人召到眼前,察觉到三人的伤势并不重,于是就将他们放在地上,三人站定,面色复杂的望着李知白。

    侏儒老头扭头看着远处犹豫着,不敢上前来的那群野蛮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念动间那些野蛮人眨眼间被他送上了高空,然后他们又多侏儒老头从高空中拖拽而下,在距地面只有头发上那么近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所有的人脸色如土,狂变不上。李名白在一边捂着额头,三个野蛮人首领也是眼皮子狂跳,庆幸着自已没在其列。刚想完欲想收回这个想法,转瞬间他们三人已经掉入了悬浮在地面之上不足五亳米的地方。这一下顿时让他们大怒不止,扭头见周围的族人都有些兴灾乐祸,三人更是怒目圆睁,但侏儒老头子有些心烦意燥,转念间,这些野蛮人又惊恐的咆哮着被揉有了一团人肉旋风,眨眼就旋转成一条条虚幻的线条,满天的惨叫随着闪电般的拖着长长的尾音盘旋在空荡荡的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