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超农裁决 > 第三十章 能力
    “唉.......”一声清脆好听到极致,李知白也从未听到过的叹息声响起,响在自己的心底、响在的脑海里、每一个细胞里,仿佛身上每一寸地方都拥有了听觉,能听到这来自冥冥中的叹息。

    尖刀停在距离自己心脏的地方不足头发丝的距离,再也难以挺进分毫。一声叹息让李知白泪流满面,一股子从来不曾有的忧伤像夕阳西下的夜幕笼罩着大地一样的笼罩着自己,漫过心头漫过岁月,漫过自己的生命。李知白从这叹息中感到悠久的沧桑,从这忧伤中感到绝望,自己就站在这里可是就是动不了,也无处可躲,仿佛就连自己万千的头发都沾染上了那种忧伤。

    他哭了,哭的莫名其妙。那叹息那忧伤括了世界上所有的的情绪,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遭遇不那么的深沉,反而小的微不足道,只是这种思绪刚刚在心底打转就有消失无踪。一阵风从他面前吹拂而过,周围的树木草丛却没有一丝动摇,可是那地上的不只是黑衣人的血液还是‘z’的血液已消失不见,李知白手中的尖刀掉落在地上,手心发痒,一滴晶莹剔透的绿色水珠浮现在手掌心.......

    李知白突然有一股强烈的失落,伸手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水珠喂进‘z’的口中,他知道自己是毫无办法了,也只能抓住这最后的一根稻草,‘z’能不能活过来全在这一滴液体的作用。

    目前要做的就是等待,靠在一边的石头上,李知白感到一阵揪心的痛,他不是因为失去了蜂巢,当然蜂巢也没有出现,他就是有一种直觉,就是有很沉重的失落感,好像失去了一件自己人生中很重要的东西。那声叹息天上地下都存在,那种忧伤时间空间都磨不灭,可是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感触?

    此时李知白才发现自己一开始太极端了,‘z’的伤势可以说都是自己造成的,蜂巢救不救那是人家的本分,而且也不欠自己的,自己如此的威胁换位思考也是犯了大忌。自己造成的后果不反思补救,反而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压在别人的身上,蜂巢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有什么原因自己不知道,但这不是自己可以肆无忌惮挥霍和使来唤去的理由。虽然以前看过野史小说中都说,有宝物跟着自己,说明有缘分或是狗血的认主,但这个蜂巢可是一点都没有这种觉悟。

    父母在等着自己,柴大军一家自己承诺守护一生,可是转眼间自己就要食言了,想想自己这些年这些人都为自己担惊受怕,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到,自己这简直就是废物一样的存在,又有什么资格让别人来替自己的大意买单呢!何况人家是如此神通广大的存在,不知道有何种目的才来到自己身边,但也许都有自己的底线,已经救了自己两次,为什么自己还不知足一而再再而三的苛刻要求呢。

    李知白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们能够感觉到蜂巢隐隐约约的存在,但是对于自己有种淡淡的疏离。他尝试着心里再次呼唤,但可惜的是任凭自己千呼万唤,蜂巢依然无动于衷。

    背后的‘z’身体慢慢恢复,身体上的伤口也逐渐的消失,只不过没有发出响动。李知白没有回头看,依然沉浸在复杂的情绪当中。‘z’的身体渐渐出现一些奇怪的变化,满是刚毅的国字脸慢慢的变短变窄,下巴处也变成瓜子的尖状,脸上的胡子茬也变没了,一张脸倾国倾城,两道细细的弯眉里藏着柔情美意。就连头发也变得漆黑光亮,散乱的披在肩上。粗粗的带着青筋的脖子也变得像白瓷,没有一点瑕疵。虎背熊腰瞬间的瘦下去,恢复完好的黑衣像是挂在身上,他变得瘦弱了,像缩水了一样。只是胸口处平平的位置鼓起两座山一样的雄伟壮丽,整个身体都在发生不可知的变化。那双紧闭的眼睛眼皮子跳动着缓缓地打开,一对漆黑的如同黑宝石的双眸像是镶嵌在陶瓷上的珍宝。

    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李知白若有所感的想回头看一眼。刹那间这张倾城倾国的面孔的主人弹指间又变回‘z’胡子拉碴的样子,伤口没有完全的愈合,身上血渍累累,正好想挣扎着做起来。李知白回头正好看见这一幕,脸上带着狂喜的神情跑回去,检视着他身上的状况,看到正在慢慢愈合的伤口,李知白发现自己真的很红蛋,不过能够活过来就好.........

    “你没事吧.........呵呵呵...好了就好........”李知白看着‘z’,问道。

    “没有,我以为我死了......”‘z’虚弱的说话都有点气短。

    “呵呵,你死不了.....这次.......”

    “不用说了,你救过我....这次正好扯平,不过这里的生活想来以后蛮精彩,以后的吃住你就要管了.......”‘z’被李知白扶着站了起来,眼睛里闪着李知白看不见的莫名情绪。

    “哈哈哈哈,你放心,你的伙食我包了.......”心情大好,李知白爽朗的一笑。

    天色已晚,李知白搀起‘虚弱的z’回到窝棚,将‘z’安置在窝棚前面小平地上,也就是以前他经常烧烤的地方,这里一如往常,连地上的草木灰都依然存在,李知白叹了口气,今天发生像做梦一样,他去山洞羊圈里发现牛羊群像往常一样自己早早地回到了羊圈,他现在也没有闲工夫清点只数,捉了一只半桩子大小的羊羔子,杀了处理好。在‘z’复杂的目光中点燃篝火将处理好的羊架在火堆上方细火慢烤,等到两个人吃的酒足饭饱,李知白将‘z’安置在自己的床铺上睡去,然后他自己则独自坐在篝火旁,思索着一天所发生的事,突然间很迷茫。

    好像一切都失去了方向,一切都超乎想象,同时颠倒了自己之前所有的认知和世界观。若是神魔世界,那这些神魔又在哪里?蜂巢只是一只蜂巢吗?是否有一个人或是一只黑手在看不见的空间时空牵引着一切?那么自己在这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李知白心乱如麻,不过不管这一切朝着什么方向发展,自己依然要生活,哪怕这一切都是虚幻的,心有所牵就要大步向前,有些仇依然要报,有些人会去守护,虚幻的也要活出虚幻的意义,只要自己觉得真实就好。

    白天太多事发生,晚上盘坐在地上李知白就发觉,自己对这片土地有了一层很亲密的联系。九月末梢的天气在山里很凉了,可自己一点凉意都感觉不到,诚然这和自己变强的体质有关系,但这和土地很亲切的感知和浑身沸腾的血液又是怎么回事?

    李知白缓缓的伸出左手掌按在地上闭上眼睛,然后缓缓地抬起手掌,总感觉到地上的一团很粘稠很重的黏胶一样的无形物质,被自己的手掌像吸铁石一样吸在手上。李知白想要提起来看个究竟,谁知道这些看不见得黏胶一样的东西奇重无比,足有数百斤重的重量,而且抓着的感觉不像是抓着一团黏胶,而是整个地面,他们之间牢固不可分割越提越重,如同高山大岳的重量叠加在一起。

    有点不服输,就是想看一看这种神奇的物质是什么东西,很想提起来一见庐山真面目。李知白倔脾气来了不管不顾的右手抓着左手手脖子,双手用尽全力的往上提,谁知道越提越重,没提起来反而自己的脚都有点陷入泥土里,折腾了一二十分钟后,李知白疲惫不堪,卯足劲累的自己差点虚脱。等他喘息了一会儿准备再尝试着使劲往上提的时候,这物质又像一团散沙一样突然的消失了。李知白如同拳击手在重重的砸出一拳后,发觉打在了棉花上,身体失去重心,摔了个大仰八叉。

    那种物质抓在手里就像是抓住了一团水,可是每一滴水都紧密的连在一起,也就是你拉扯的不是一团水,而是一片无尽海洋,除非你将一片海洋的水一起抓起来。

    就那样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下,李知白猛然这让他想到了之前黑衣人在打中自己之后居然从地下钻出来,而且自己被一根土黄的绳索勒住了脖子,那黑衣人凝聚绳索的土元素和自己现在的发现有很大的不同。土元素好像是介乎于气与粒子之间的存在,而自己发现力量是一种更高级的力量。

    灵机一动,李知白双眼死死的盯着地面,手掌再次贴着地面,没有参照,他也只能自己揣摩做实验瞎摸索了。

    ‘z’倒是也会异能力,而且是很牛掰的样子,可是他伤的那么重,需要休息,自己又不好去打扰他,再说这大半夜的谁会陪自己折腾呢。揣摩一下也没事,之前没有拽出那种像黏胶一样的神秘物质让他很是不甘心。

    神奇的异能力又让他心里直痒痒,很想尝试一下,想想那种魔幻的感觉,李知白很难以平静下来。他心里想象着一根绳子的模样,伸出一只手贴着地面做着抓取的样子慢慢往上提,果然等他抬起手感到手上一道介乎于有形和无形之间的像空气一样的绳索出现在自己手上,还没有等着手指握实,随后就瞬间消散。

    不过李知白知道这一次提起的物质与之前感知到的有着明显的差别,之前的那物质出现的时候自己全身血液都在沸腾,当那物质消逝之后,浑身的血液立即又恢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