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我不当皇后 > 第八章几日不见甚是想念
    快晚饭的时候绿篱回来了,掐着小腰直奔房间,“小姐,问出来了,”夏倾心看着喘的跟头牛一样的绿篱,递给她一杯茶“来喝口水,慢慢说不着急。”平复下来的绿篱开始讲道:“小姐,这个纳兰公子喜欢吟诗作赋,平素喜欢去颐和茶楼喝喝茶听听书,然后偶尔会去怡然亭跟那些个文人墨客比比诗词、对联,没有不良嗜好,家里更是只有他自己一人,有很多官家小姐都仰慕纳兰公子,媒婆提亲都快把纳兰府的门槛踩烂了,可是都被纳兰公子拒绝了。小姐你看来还是有机会的。”

    听完绿篱一口气就说完还顺带调侃了她一下,夏倾心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前途一片光明,一定要把纳兰带回家,**成床上小狼狗,床下小奶狗。实在是等不及了,计划就从明天开始实施。

    第二天一大早夏倾心就起床了,依旧是男子打扮,为了假装风雅还拿了把折扇,按照绿篱打听的,纳兰下朝以后会先去周记面摊吃阳春面,然后就去颐和茶楼听说书,中午去鸿福居吃饭,就回去办公务,偶尔下午会去怡然亭。夏倾心没去面摊,这样显得太假,她直接去了颐和楼,坐在了大堂正中间的位置,要了两份点心一壶茶就开始等纳兰,没过多久纳兰就进来了。绿篱拉了拉夏倾心的袖子“小姐,他来了。”夏倾心没回头答道:“认真听书,什么也不要说,等着他过来。”绿篱看着自家小姐一脸镇静,哪里还有昨天手舞足蹈的样子,殊不知夏倾心一句书也没听进去,一直默念快过来快过来,纳兰好像听到召唤一样出现在夏倾心面前,“胡兄好巧啊。”

    夏倾心听见他喊得胡兄嘴角一抽,装作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还真是挺巧的,昨天纳兰兄带我来这颐和楼,我觉得说书先生甚是有趣,今天忍不住还想来这听听,纳兰兄不介意就跟我拼个桌子吧。”纳兰拱了拱手道:“那在下就不客气了。”夏倾心朝他笑了一下就装作继续听书,还真让自己给等着了,要是拿不下这个纳兰的话还不是给华夏上下五千年的精髓丢脸么。

    小帅哥,大灰狼要扑过来咯,做好准备被吃干抹净吧!哈哈!

    熬了一个时辰终于要结束了,夏倾心觉得自己要是不意淫一下肯定要睡着了,听书期间偷看了纳兰好几回,可惜他什么反应都没有,真不明白这说书的到底有什么魔力那么吸引他。

    “纳兰兄这是要回去么?”看着纳兰站起身准备告辞,夏倾心明知故问。

    “今日多谢胡兄了,改日一定请你。”纳兰转身就要走。

    夏倾心一看目标要飞,没有目标怎么实施方案,干笑一声“反正我也闲来无事,不如我送你回去吧,顺便也认认路,下次找纳兰兄也方便。”纳兰不解皱眉随即又想明白,觉得夏倾心说的甚是有理,就同意了,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纳兰府,“我到了胡兄,是否随我一起进去喝杯茶?”

    夏倾心正想着用什么样的理由进去看看,想要拿下敌人必须先熟悉敌人的环境啊,这可是天赐良机。“那就打扰纳兰兄了。”

    哎呦,这纳兰府真有情调啊,看来纳兰翎羽挺会享受的。进门就是个假山,过了假山让人眼前一亮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尤其是满院子挂的都是书本字画,这让夏倾心很是不解。

    “胡兄见笑了,这都是平日在下闲来无事作的,对方的多了有点潮,趁着今日天气晴朗拿出来晒晒。”

    “哦,无碍,无碍。”这状元就是名不虚传啊,这晒出来的字画足够开个博物馆了都,拿下他可是拿下了一个可以移动的活博物馆啊。

    胡思乱想的夏倾心此时就像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看着纳兰翎羽双眼直冒星星,“胡兄?胡兄?这普洱如何?”绿篱看着自家小姐又犯花痴了,拉拉她的衣角,“公子,纳兰大人问你话呢!”

    “啊,甚好甚好。”回过神来的夏倾心端起茶杯又灌了一口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既然地形熟悉了那就该专攻别的了,哈哈。“纳兰兄,时间也不早了,我这就要告辞了。”夏倾心起身告辞,“既然胡兄要回去那在下就不挽留了,胡兄慢走。”

    回去的路上绿篱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小姐,您制造偶遇不就是想多跟纳兰公子亲近亲近么,怎地不多呆一会儿?”夏倾心敲了一下绿篱的额头得意的说到:“你懂啥,还不熟悉赖在他那里只会让两个人尴尬,泡妞手册第二招,从习惯上麻痹对方,等他习惯了我的存在我又突然消失不见,他找不到我,肯定会天天在颐和楼等我的,不信你就看着吧。”夏倾心这样想着觉得自己离美好的生活又进一步。

    绿篱觉得自家小姐说的有道理也没有道理,算了不管了,小姐聪明伶俐,她说行就肯定能行。

    以后日日如此,夏倾心在颐和楼等纳兰,纳兰吃过面去茶楼,看见夏倾心在就会过去拼桌,久而久之形成了一个习惯,纳兰觉得听书就得是两个人一起听。

    偶尔听完书回去湖边转转,去纳兰府喝杯茶什么的,也幸亏皇上给纳兰安排的翰林院学士是个闲职,不然这样的计划还不落空了。

    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两人已经熟悉到无话不谈,夏倾心觉得自己的麻痹计划已经差不多了,就不再去颐和楼,本来想派绿篱去偷偷观察纳兰的状态,又害怕他认出来绿篱,就让青竹偷偷去茶楼看。

    第一天纳兰进门下意识看了正中央的桌子诧异了一下,胡兄今日怎么迟到了?想着便径直坐过去开始听书,听到好笑的地方下意识就说说“胡兄,我觉得这位先生有点夸大其词了,你意下如何?”半天没有等到回音,纳兰转脸看着空荡荡的座位沉默了,胡兄现在还没来怕是今天不来了。

    第二天纳兰进来依旧没有看到胡兄,他照旧坐在中间的桌子上,只是偶尔会下意识朝门外看,胡兄莫不是家中有事耽搁了?

    夏倾心听着青竹这两天的汇报合不拢嘴,要的就是这效果。

    “小姐,你这样再不去纳兰大人也许过不了几天就会忘了你。”绿篱是真着急啊,这个小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就不去了,万一纳兰大人遇见别人怎么办?

    “绿篱你不懂,等我把他所有的思念逼到一个点上,我再一出现那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绿篱懵懵懂懂的点点头,这纳兰大人怎么还跟稻草骆驼扯上关系了?

    第三天纳兰依旧没见夏倾心还来,有点坐不住了,“小二?跟我一起听书的公子可曾留下什么话么?”

    “回公子没有,”纳兰翎羽开始胡思乱想,她不会出什么事吧?难不成被家里人逼婚?又或者家里不是京城的突然回去了?

    想去找夏倾心的纳兰又发觉自己没有她的地址,着急上火。没办法只能在茶楼死等,一连一个星期纳兰都在茶楼等,也听不进去说书先生说的什么了,他只记得夏倾心平时在他面前的一颦一笑,他知道他是姑娘,从见她第一面就知道,可是不知怎地没有拆穿她,还渴望想日日见她,跟她谈天说地。有的人在一起都是上天注定的,一见误终生,不见终身误。

    第七天一上午又过去了,纳兰很是惦记那个所谓的胡兄,想知道她在哪,更想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像他一样想她?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有蚂蚁在啃噬自己一样,心痒难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大概就是这样吧。

    纳兰翎羽实在是坐不住了,决定去街上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夏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