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君子有匪 > 【三十】明珠2
    母亲吗?刘孜记忆里,母亲的样子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一个影子,她抱着自己说:“阿孜,以后别像母亲这样为了情爱不顾一切,你要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耳畔想起呜咽的哭声,多少次,刘孜在哭声下久久不能安眠。每一次在他想要歇下来的时候,耳畔就回荡起女人的哭声,那哭声吵啊吵的,让他不得不再一次执起刀刃,像那些形形**的敌人挥刀。

    鲜血溅了他满身,在一片血泊中,他丢了刀刃,惶惶的跌倒在地,可那道声音却一直推着他不断的往前。就在他以为,一辈子就要这样过去了时候,前方突然有了一道光,那个叫明珠,人也如明珠般璀璨的女子她笑着对他说:“公子,我会陪着你,陪着你一起,历遍山川风雨。”可是现在,风雨还没有停下,可那道光却这样突然从生命力再次消失了。

    如果未曾经历过阳光,那便不会畏惧黑暗,可是,在已经习惯了拥有阳光的日子后,现实却突然告诉他,他的阳光不会回来了。

    哭声还在刘孜的脑中不断回想,忽的,他只觉哭声淡了些,阳光似乎就在不远处,正等着自己上前。那么,自己是否,也可以上前追上一追,或许,黑暗的人生,可以再次被点亮呢!

    刘孜转过头来,看着眼含期待的秦玉娘,好似在这突然的一瞬,就什么都想明白了。

    秦玉娘看着突然间恢复的理智的刘孜,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她看到,刘孜的眼睛里,多了一丝光亮,那是她记忆里的少主,不应该拥有的东西,大业未成的少主,怎么能有牵绊呢!不行,她一定要阻止这一切,明珠,绝对不能留下来。

    “秦姨,我真真切切的想好了,我,要去找明珠!”刘孜一字一句的看着秦玉娘说道,语句是是他从未有过的坚持,带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主上三思啊,玉娘恳请主上收回指令!”秦玉娘说着,所有人都在劝着,让刘孜三思。

    刘孜看了看眼前的人,三思过后,他依旧,只想要救回明珠。明珠是他生命里的光,也只能是他的光,他这一生,纵是死,也要带着那束光一起下地狱。刘孜只感觉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般坚定过,听着诸人的劝告,也再无半分的动摇。或许,是凉薄太久了,周围都太冷了,他也想,完整的拥有一道,属于自己的阳光。

    “秦姨,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是随我救回明珠,二是,离开红袖招。”刘孜看着含了满眼的泪水,带着一众手下请求自己放弃明珠的秦玉娘,突然想起,从小到大,每一次在他想要去追求些什么的时候,秦玉娘都是这样看着他。

    每每对上这样一双哀切的,含满了泪水的秦玉娘,就会让她想起那道模糊影子,还有呜咽的哭声。只是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妥协了,或许,他也应该为自己而活,母亲的仇,他会去报,属于他的东西,他也会拿回来,只是,这一切,绝对不是以失去明珠为代价。

    摘月楼如何,突然也都不重要了。刘孜想着,毅然的转过身去,想着城中的方向走去,在那里,才是他的场子,江阳的天,确实该变上一变了。

    看着绝然的刘孜步步离去。秦玉娘的眼泪,终究没有落下来。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慌张,一切不该是这样的,少主,少主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意志呢,他的心里,应该只有仇恨,只有仇恨,才是少主真正该拥有的东西,情爱这种羁绊,只会毁了少主。

    秦玉娘站了起来,心想,如果少主不能做到,那就由她,替少主清楚前路的障碍好了。

    “红袖招弟子听令!”秦玉娘朝着一众人吩咐道。

    “在!”

    “听我命令,时刻关注明珠等人的动静,若发现明珠的身影,不计代价,杀了明珠。”秦玉娘说话的眼神突然冷冽了下来,朝着众人吩咐道,眼中尽是杀意。

    为首的弟子听到秦玉娘的吩咐,发觉秦玉娘的吩咐似乎与方才主上的意思不一样,犹豫的问道:“夫人,方才主上的意思应该是要我们救出明珠姑娘,您现在是……”

    身后的一众红袖招弟子也有相同的疑问,亦不解的看向秦玉娘。

    “主上为情所困,难不成我们也要跟着糊涂吗!明珠,只会是主上成就大业的一个祸害,我们杀了他,是再为主上做事。明珠一死,过一段日子,主上自然会清醒过来,到时,一切罪责,自然有我担着!”秦玉娘向着这种人解释道,众人听了,也觉得主上从来都没有否决过秦玉娘的话,这一次,也应如是。

    再说明珠进了院子,正好看到慕容姝与王奕两个人在收棋子。一副悠然惬意的姿态。花架上的花开得正好,可谓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未抵情浓。现在是初夏,想想,也应该和夏日没有多大的分别。

    “阿姝,好久不见!”明珠朝着慕容姝打了声招呼。

    见到明珠进来,慕容姝眼中也有几分惊喜,自己与明珠自从五年前一别,已经有许久没有见面了。明珠的样子,只是五官长开了些,人也瘦了些,总的来说与记忆里的样子差别不大。

    “好久不见,可想死我了!”慕容姝见到明珠,一路小跑的跑过去一把抱住了明珠。

    “阿姝还是以前的样子!”明珠倒是没有被慕容姝的热情给下到,只好笑的说。

    慕容姝抱住明珠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慕容姝记忆里的明珠还是一个小胖妞的形态,刚见到慕容姝以为她只是受了些,结果一把抱上去,才发现明珠瘦了好多,感觉身上都没有什么肉了。

    “你还说呢,我还是以前的样子,可你怎么瘦了那么多,你还我的小胖妞!”慕容自己说着,都觉得有点儿心疼。也不知道明珠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都不像以前那样了!

    明珠浅浅一笑,露出好看的梨涡来,朝着慕容姝说道:“当然不能一直胖下去了,阿姝不也和我说,瘦点儿才好看嘛!”只是明珠说话时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慕容姝看得出来,心里还是心疼。慕容姝抱够了,转而牵住明珠的手,拉着她往花架下走,热切的向王奕介绍道:“兄长,这是我表姐,月明珠!”

    “月姑娘好!”王奕颔首示礼。

    “王公子好!”明珠也是知道王奕的,大方的朝王奕打了招呼。

    之后,王奕知道慕容姝要叙旧,也没有多说其他的话,自己在一旁看起了书。

    明月看着慕容姝对王奕毫不避讳的样子,有些诧异,不过想到,王奕既然是阿姝信任的人,那么自己,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遂与慕容姝自然的聊了起来。

    “阿姝,我都没想到,能在江阳见到你,姨母给我写信的时候,我都有些不相信呢!”明珠看着慕容姝感慨道。

    三年前,自家母亲就把自己从摘月楼赶到了江阳,说是让她不减个几斤肉就别回去了。明珠这才一个人来到了江阳,然后又阴差阳错的遇到了刘孜。

    再然后,明珠真的就瘦了,变成了现在的样子,除去各中心酸,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也算是终于有资格回到摘月楼了。

    在几月前接到姨母和自家母亲传来的书信,明珠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是摘月楼的圣女。看着自家姨母心中的一番打算,明珠正好也累了,就与慕容姝和王奕两个人搭上了线。

    “我也没想到,再见到表姐会是这样一副样子,我现在还记得,五年前母亲带我到祖母家过年的时候,你还胖乎乎的,拿着一个肉饼跟我说让我不要回江北了,你把你的肉饼都分给我吃!”慕容姝说着,又想起了明珠说那一番话时的样子,笑出声来。

    明珠听到慕容姝说自己的黑历史,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嗔怪的看了一眼慕容去,故意的也翻出了慕容姝的许多黑历史。

    明珠说的时候,很本没有顾及到王奕也在场,心想,反正这个脸,她明珠丢得起,至于慕容姝丢不丢得起这个脸,那就和她没什么关系了。

    慕容姝虽然不要脸惯了,也容不得明珠把黑历史一件一件都抖出来。听明珠快要把自己老底都给掀出来了,慕容姝忙上前要去捂明珠的嘴,一边要把明珠往房间里拖,觉得有些话,还是自己和明珠悄悄说就好了。

    两个人虽然五年没有见面了,可是情谊却没有因为时间而消散,说了几句,两人仿佛又都回到了总角年华的时候。

    明珠也知道,有些话并不适合在王奕年前说,倒也跟着慕容姝进了屋子。

    王奕看着两个人拉拉扯扯的离开,不由得苦笑一声。心想,看来自己这个多余的人,还是要一个人要一个人过完这个下午了,又看了几页书,看着远处紧闭的门窗,突然觉得有些郁闷,便把十七唤了进来,让他陪着自己下棋。

    故而最后,慕容姝与明珠在房间里谈了多久的天,十七就苦着脸陪王奕下了多久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