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君子有匪 > 【二十八】紫藤花
    “雪姑娘,公子,到了。”马车停下后,十七象征性的朝慕容姝与王奕两人说道。

    慕容姝象征性的应了一声,也没有管顾依旧一脸颓废的刘孜,自己径直下了马车,王奕见到,很是自觉的扶了慕容姝一把,然后也跟着下去了。似乎都没有打算把刘孜带下去的想法。

    十七看了看动作干脆利落的两个人,望了望天空,心想,看着这意思,是要让他来看着刘孜了。又在心中腹诽了两人几句,十七这才认命的坐回了车边,看着里面被绑着的刘孜,丝毫没有要为他松绑的意思。

    越过层层丛林,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见眼前是一个开满了山花的院子,花木重叠,风光明媚,确是一个景致极好的地方。也难为几人,能在丛林深处建造出这样一个别致的院子。

    刘孜自从被几人带上马车后,就进了丛林,之后红袖招的人跟上来也被摘月楼的人也拦下了。十七架着马车这一路上不知绕了多少的弯子,处在封闭情况下的刘孜一开始虽然还是留了心眼想要探知一二,可无奈,慕容姝他们对于此处的保密工作可谓是滴水不漏,故而这一路上,刘孜也不知这里是何处。

    深深的挫败感自刘孜心底袭来,他只感觉自己一路上留下的所有心眼在慕容姝与王奕眼里,不过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把戏,被人那么轻易的,就拆穿避开了。

    “刘公子,依我看,你还是少动些心思的好,我们也不是要取你性命,等人到了,自然会放你离开!”十七见到刘孜那副王奕,不禁动了几分心思,再一次的提醒他,他的命是需要明珠来换的。

    果然,刘孜听到这话的时候,脸色变得又更难看了些,慕容姝等人每提一次明珠,便是在打一次他的脸。

    不得不说慕容姝方才用了内力故意说出的那一番话,给刘孜心里留下了不小的打击。可想而知,明珠走之后,刘孜定然会被内疚和懊悔的情绪席卷内心,久久不能释怀。而当刘孜能够再一次回到之前在红袖招那样绝然的心境的时候,被愧疚和懊悔席卷了那么一阵子的他,已经再难回到当初的冷心冷清了。

    从前他对明珠或许只用了五六分的真心,经此一事后,那五分真心便能化作**分乃至于十分。只有这样,慕容姝他们接下来的事情才会容易很多。如果不是时间紧迫的话,慕容姝自己,其实也并不想用这样的方法。不知为何,这样的方法让她觉得,哪怕到了最后,明珠得到了刘孜的十分真心,可却是这样通过算计得来的,那最后得偿所愿的明珠,可会感到难过。

    慕容姝与王奕两个人进了院子,就在院子里的花树下坐着喝茶。院子里有大丛大丛的紫藤花,浅紫色的紫藤花团锦簇,层层叠叠的垂落在空中,格外的好看。在这样的初夏时节,见到这样的紫藤花,慕容姝心中不禁有几分惊喜,感觉竟有些像前几日赶路来江阳时路过的那座种满了桃花的院子一样的惊喜。

    慕容姝记得,在自己邺城的院子里,也有这么一架子的紫藤花,那还是自己幼时央着慕容湛给她种的。月前宁远成亲前那段日子,自己还和王兰在院子里剪了紫藤花的花枝做过蔻丹用来涂指甲。

    慕容姝那时候是为了不让王兰担心才故意作出的对紫藤花感兴趣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只觉得那时候做出来的蔻丹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带着淡淡浅浅的香气,颜色也很清浅,衬的指甲莹亮剔透的,只可惜那时候自己心思不在那儿,平白浪费了好好的花。

    “兄长,这紫藤花可是改了花期?”慕容姝走到花前,看了看满架子的紫藤花,轻轻嗅了嗅,鼻尖盈满了淡淡的清香。

    “我有位旧友在花草上颇有建树,前几年他在南地发现了株开得较晚的紫藤花,便带会去种了一院子,之后有了更多的品种,院子里的花又有些多了,便也给我搭了这么一架子的花。”王奕向慕容姝解释道。

    “所以,上次院子里的桃花也是兄长那位朋友培育出的?”慕容姝想到了那满林的桃花,觉得应该是出自与同一个人,遂问道。

    “嗯!”王奕想了想,顿了顿,才答道:“只可惜因为条件所制,那位朋友研究了许久,也只培育出了将花期延后至五月的桃花,而且花树因为要移栽,涉及到了诸多水土上的问题,故而只在那处院子里种了些,不能让阿姝尽兴。”

    听着王奕说可惜,慕容姝却觉得,能开到五月,已经很不容易了,遂不在意的说道:“能到五月已经是不易了,更何况,花开花落自有时,花开了可以让人尽兴观赏,花落了,等第二年的花开的时候再看便是,若是这话一年四季时时都见得到,反而失去了这花的珍贵之处。一年一次,这样,也很好!”

    慕容姝说着走到花下,见此刻花架下面已经有人摆好了棋盘,想到在邺城的那阵子,自己也是经常在紫藤花驾下面下棋。而且这时候花架正好也可以遮阴,用来打发时间最好不过了。故而慕容姝也不客气的径直坐下说道:“兄长,这花开得那样好,不如,我们下棋吧!”

    王奕听着也正有要下棋的意思,遂坐到了慕容姝对面准备下一场棋。看着慕容姝在眼前认真布棋的样子,王奕想,慕容姝说得没有错,花开花落自有时,又何必执着于一个执念,目前这样,就已经很好。

    阳光洒落在花架上,变成了昏黄的颜色,棋盘上枝影摇曳,错落有致好看极了。黑白两色的棋子布落在棋盘上,映着花影,慕容姝感觉,此时此景,还真有几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

    摆弄着棋子,这样慕容姝想起了自己在邺城那副用暖玉打造的棋子,那才是真正的触手温润的好玉。眼前的棋子虽然也是玉打造的,终归还是少了几分温润的触感,不过想想也是,这世间,除了宁远那般的人,又有谁会因为自己一句话便把世间难寻的美玉,轻易的打磨了棋子出来呢!

    慕容姝再一次想到了了宁远,只是这一次,她没有了以前那种触情生景的感觉,也没有一样那样满心的唏嘘,只是突然想到了有几分怀念,对于故人的怀念。

    “阿姝有心事?”王奕发觉慕容姝已经盯着眼前了棋子看了许久了,遂出生问道。

    “没有,只是想起我家里有一副暖玉打造的棋子,突然想起来,不禁有点儿后悔这次出来没有把它一并带过来了。”慕容姝解释说道,心里又想到,还好自己没有带出来,不然这一路磕磕绊绊的,要是在哪儿磕到碰到,失了灵性怎么好。

    王兰没有和王奕提起过那副棋子是宁远打磨了送给慕容姝的,故而王奕也不知道慕容姝说得那副棋子的来历,现下见慕容姝现在一副坦然的样子,王奕也没有多想,只觉得暖玉打造的棋子,等回了邺城,可要好好见一见。

    慕容姝已经布好了棋局,只等着王奕落子,之后的大半日时光便这样过了去。慕容姝在棋道上确实很有天赋,一身棋艺也一日一日的越发精进起来。王奕明显的感觉得到,慕容姝下棋的格局渐渐的大了起来,然而,与此同时,她又能够兼顾到细末处都一些细节。如今,纵是王奕与她下棋,她也能从容应对了,虽然最后的结果还是败多胜少,不过,总算是有了进步,不再是一边倒的形态。

    看着慕容姝认真落子的样子,王奕不禁有些欣慰。感觉纵是自己,也能从慕容姝下棋的方法方式中学到一二了。

    院子里慕容姝和王奕两个人下棋下得用心,然而院外的十七就不是了。没有王奕的吩咐,十七也不敢贸然的带着刘孜进院子,就一直在马车外看着刘孜。

    刘孜现在因为受了打击的原因,也不说话,就一个人坐在马车里。十七刚开始故意提明珠的时候还能够看到刘孜神态上的变化,可到后来,刘孜大概是自责到麻木了,不论十七怎么说,就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刘孜的模样生的并不难看,甚至说,还有几分俊秀,可是再好看的人,如果一直苦大仇深的看着你,再好的兴致也会突然没了。虽然说,刘孜现在这副王奕,也有十七自己的原因在里面。

    十七守在外面,一个人也无事可做,只能一会儿看看天,一会儿看看地的。十七突然就想到走了一晚上的十六。以前十六没走的时候,虽然自己依然看不到她的样子,可只要自己无聊了,多唤几声十六的名字,也总能听到点动静来回应自己,不像现在,真是无聊啊,突然有点儿想念十六是怎么回事。

    十七就这样发了一个下午的呆。

    日暮渐渐西斜,院子里慕容姝和王奕两个人还在有说有笑的下棋,十七依旧在外面发着呆。至于刘孜,还在等,等一个他一点儿也不希望来的人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