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剑术崛起 > 第三十五章阴影
    “再往上就是d级。不过,这是个特殊的阶级。绝大多数都跳过这个阶级,从e级直接晋升到c级。比如那天的赤眉。“说到这,他看了看我:”我加入特殊行动组这么多年,听说过的达到d级的强者,不超过十个,而真正见过的,只有你。”

    我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他接着说:“如果说f级是划分普通人和强者的区别,而e级是进一步筛选,将没有发展潜力的人排除。那么d级,就是区分天才和人才的分水岭。具体的道理,不好讲。就拿你来举例吧。你应该掌握着一种瞬间爆发的秘术吧?”

    我微微低头,没有否认,因为没有必要。

    “秘术有强有弱。但说穿了,也就是爆发身体潜力的特殊技巧。依靠的根源还是在于使用者的身体素质。就好比你那天打败赤眉的那一招,威力已经超过了e级。除了说明你这秘术强大之外,还说明你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这种超越常人极限的强者,我们称之为d级。”

    我笑了笑,没有发表意见。其实我并没有什么秘术,使用的招式也不过是剑法篇最后一剑,身体素质虽然不错,但也没有超越常人太多。之所以能够爆发出那种恐怖的威力,还是因为进化点的神奇。利用进化点转化而成的内气,能够被我通过剑招集中爆发出来。所以威力才会曾几何倍增加。具体威力多大,看的是使用的剑的质量,还有灌输内气的多少。跟我的身体素质关系不是很大。

    “c级的情况我就不了解了。好像是跟精气神有关。那个层次太高,离我太远。据我所知,古武流数百人,能达到c级的,不超过一百之数。而且大多是七老八十的岁数。他们才是我们特殊行动组的精英,是我们中国屹立整个超能世界的底气。”

    说到这,快刀一脸傲然的样子,但是我发现他的目光有点闪烁,似乎隐瞒着什么。不过那跟我没关系。我只是问:“你师傅在那些c级强者当中,处于什么地位?”

    “如果单论实力,他或许并不太突出,但要是论影响力的话,他老人家绝对的名列前茅。”快刀笑着说。

    “喔!”我饶有兴趣地问:“难道他背后,有先天武者撑腰?”

    “不错。”快刀一副你很聪明的赞许模样。“每位c级强者背后,都有先天武者的影子。不过他老人家跟那些人不同。你听说过兰州云家没有?”

    我茫然的摇摇头。

    “这么说吧。云家的整体实力,不比金家差多少。”快刀简洁地说。

    我倒是一下子听明白了。看了快刀一眼,我估计他能够以f级实力坐镇江西分部,多半凭借的就是这层关系。大树底下好乘凉。我微微笑了笑。

    他倒是没有发觉我的异样,自顾自的说:“我师傅他老人家就是云家现任的家主。是云家第二号实权人物。”

    “第**是不是就是先天武者?”

    “恩。云家的太上长老,我师父的父亲,也是特殊行动组的创始人之一。”提到这位,快刀一脸的尊崇,那种发自肺腑的敬畏模样,是装不出来的。“所以,只要你得到我师父的看重,并且死心塌地的效忠云家,金家是奈何不了你的。你的家人也会生活得越来越好。”

    “那就有些糟了。”我苦笑:“我顶撞了你师父,怕是得罪他老人家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师父不至于那么小气。在把你打昏之后,我师父还夸你性情直率,天赋出众,是个不可多得的练剑奇才呢。你看”他从旁边拿过一样东西递给我,是那把长剑。“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个前辈,其实就是我师父。这把剑,原本是他一位至交好友的兵器。可惜,那位前辈冲击先天失败,临终前,将它送给我师父,让他老人家给这把剑找一位新主人。现在,你通过了他老人家的考验,他已经决定真正的将此剑赐给你了。希望你持剑杀敌,不要辱没了这把宝剑。”

    我眼睛一亮,伸手接过它,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我有些迷恋地轻轻抚摸着剑身,犹如它是我最心爱的情人。

    快刀满意的点头,“那好。你先休息。证件已经快办好了,下午就可以拿到。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我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打量着手中的宝剑,他耸耸肩,便起身离开。

    “”房门关闭的声音,我这才抬起头,看着大门的方向。

    “说这么多,是在警告我吗?”

    我轻轻拔出长剑,明亮的剑身,倒映着我的脸孔,眼中的红光一闪而逝。

    ……………………………………………………………………………………

    浑浊的空气,焦黄的灰土。下面是滚滚岩浆湖,我站在岸边,皱眉看着如同雕像一样的巨蛇怪兽。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东西……“我大声质问。

    “…………★………………“

    一连串的低吼,仍旧是那般的怪异声。不过,我竟然听出了其中的不同。

    “火……极……星陨……冰……能……”

    又是断断续续的单词,根本就听不懂。我再次质问:“你说什么?说清楚点。”

    “吼”

    一声吼叫,我的头突然像要爆开一般,惨叫着,我跌倒在地……

    ……………………………………………………………………………………………………

    “啊……”

    我惊慌的大叫一声,猛然坐了起来。才发现原来又是梦。熟悉的环境,熟悉的气味让我想起来,我这是在家里。

    “小杰,怎么啦?”

    旁边传来敲门声,老妈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很是急切。我急忙回答:“我没事,做了个噩梦。”

    “真的没事?”老妈仍旧关切地问。

    “真的。你去睡你的吧。”我不耐烦地应到。

    “这孩子……”

    声音越来越低,随后便听到一声轻微的关门声,周围便沉静下来。

    这已经是回到家的第七天,日子非常平静,我仿佛回到以前上学的时候,没有任务,没有来自金家的威胁,我只是安安静静的练剑。然而,这只是表面上的。每天晚上,我都会做着那个怪梦。凶险的岩浆湖,神奇的冰柱,诡异的巨大怪兽,每一晚都会出现在我的梦中。每一次都会透露出一些古怪的词汇。然而当我想要详细询问的时候,却都会被剧烈的头痛惊醒。

    我靠在床背上,轻轻按摩着太阳穴。从去北京一趟之后,我便落下了头疼的毛病。我问过快刀,他说可能是上次强行透支剑意的后遗症,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不过现在看来,却并非那么简单了。没有人知道,在我冷漠的外表下,是一颗多疑的心。除了父母,无论对谁,我都抱着警惕的态度。包括我自认为最好的朋友孙磊,也不例外。

    诡异的血红眼睛,莫名其妙的烦躁疯狂,频频爆发的头痛,离奇的噩梦,这么多怪异的事情,阴谋的味道让我不寒而栗。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张巨大而密集的蛛网朝我笼罩过来。在这张巨网上面,有赤眉,有金家,有快刀,还有他师傅,甚至有传说中的先天武者,异能统领,有整个古武流……

    我该怎么办?

    我下意识的从枕头底下拿出《太白玄剑经》。默默的翻动着。这是我崛起的根源,也是我变强的依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

    我一字一句的读着,低沉的声音在空旷寂寥的房间中回荡,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驱走了我所有的不安。很快的,一首诗念完,我若有所思,心中又有了新的感悟。

    我之所以如此倾情于剑,所喜的,就是剑客的任侠风格。纵横江湖,快意恩仇。握剑在手,天下任走。这种潇洒自在的自由感,才是我追求的最终所在。可是自从与金家结仇之后,我便无一日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我到底在害怕什么?怕死,怕累及家人,不,我怕的不单单是这些。

    恐惧的根源在于未知。我害怕的,便是这种对未来无法掌控的恐惧。可是,人生本就是充满了未知,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可怕的。

    想通了这点,我浑身一震,一直以来昏沉的头脑似乎也为之清醒。是啊,我所追求的剑客,本就当是无所畏惧。

    手中的经书被我下意识的往前翻动,等我回过神来,已经翻到剑法图录篇了。精神投入其中,图录中的人影闪动。从第一剑开始,一道道光线上下飞舞。一直到第八十一剑,无数光华闪动,最后集成一道粗大的关注,将前方笼罩其中,才算结束。

    第八十一剑是集剑法篇之大成,利用手腕特殊的颤动,以极快的速度将剑挥舞,形成一片连环,最后集中一个方向释放,达到攻击力叠加的效果。我把这招取名为极影。原本凭借强悍的身体素质,我能够叠加四十几剑,但经过这些天的修炼,不仅将前面八十剑修炼成本能,便是极影,也提高到叠加六十多剑的地步。据书中描绘,最圆满的状态,是叠加八十一剑。那时候,这招的威力将会有一个质变。但是书中还有记载,那只是理论上的推断,从未有人达到过。哪怕是先天武者。究其原因,技巧性是一方面,主要还是身体素质达不到那种程度。

    不过,别人达不到,我却有机会。任古人想破脑子也猜不到,后世会有我这种能够通过强化点增强自身的存在。

    注意力放在小黑点上,打开属性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