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剑术崛起 > 第三十二章针灸
    “姐,你这样很不礼貌耶。”邓倩倩不高兴的抱怨。“人家可是刚刚帮了我们大忙。”

    见到已经远离了那两个人,樱花这才松了口气,任由她挣脱。不过仍旧板着脸:“倩倩,你要记住,以后碰到那两个人,要躲得远远的,他们不是好人。”

    “不会吧。那个大叔很好说话的呀。”她不服气地道:“就算大叔旁边的那个呆的跟木头一样的家伙,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呀。”

    “坏人脸上写字了吗?”樱花没好气地说。不过见到她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心中一动,说:“你别以为姐骗你。那两人我都认识。那个笑眯眯的大叔,是我朋友的上司。所以我很清楚他的为人。据说他在公司,整天就喜欢找女孩子聊天。是个典型的萝莉控。公司被他祸害的小女生不知道有多少。还有他旁边的年轻人,看着挺酷的吧,其实是个闷骚男。那副酷酷的样子,纯粹是装的。就是为了吸引不知道他底细的年轻女孩子。最让人气愤的是,他还是个孽待狂。我那个朋友,就差点被他给骗了。两个人去开房,一进门,他就掏出皮鞭,蜡烛,手铐出来,折磨了我朋友一晚上。”

    邓倩倩脸色发白的听着,一边从包里掏出纸巾来拼命擦着刚才跟快刀握过的那只手。

    北京机场。

    我在洗手间拼命的干呕,可是除了酸水,什么都没有。快刀站在我身后,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面,见过晕机的,没见过你这么严重的。”

    我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不过光听声音就有气无力。

    “好点没,要不要买点药吃?”

    “不用了。”我擦了擦嘴,脸色苍白地说。“我们走吧!”

    快刀是个有钱人,住的自然是豪华的酒店。一个很宽敞的套房。不过我没心思看那些。到了房间,我便整个人瘫在床上,不愿动弹。快刀把行礼放下,给了服务员一点小费,让他出去。然后才对我说:“今晚你就在这歇着,我出去安排一下明天的行程,顺便帮你去把剑取回来。”

    “恩。”我头也不抬地答应一声。飞机上是不能带剑的,所以托运过来,要比我们晚一些才会到。

    “你这样真的没事?”他关心地问。

    “你去吧。我休息一晚就好了。”我也不知道我会晕的这么严重。整个头脑天旋地转,而且耳朵里面一直有种嗡嗡声响。

    “看来你不止是晕机,还有很严重的恐高症。这样吧,我帮你找一个小姐上来,让你舒服一下,就会好的快点。”

    饶是我难受的不愿动弹,也不由得爬起来瞪了他一眼。这个快刀,是不是有病啊。怎么总是想要往我身上塞女人。

    他看到我这样,急忙解释:“不是那个意思。我帮你找的是那种正经的按摩小姐。让他好好帮你做个头部按摩,保证你会又舒服,又享受。明天早上生龙活虎。”

    “好了,别嗦了。你去忙吧,我要休息了。”

    我没心情搭理他,再次压在床上不动。他好像还说了什么,不过我没听见,昏昏沉沉的便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连串的敲门声把我吵醒。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非常漂亮的女人。瘦腰丰臀,长发披肩。上身穿着露肩短衫,下身穿着小牛仔裤。平坦的肚挤是那样的迷人。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

    “请问,是您叫的按摩吗?”

    “嗯。”我无意识的答应,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走进房间了。我嘟噜一声:“该死的快刀……”,却也只能跟着进去,顺手把门关上。

    女人已经在卧室,我进来的时候,她正从带来的包里掏出一些小罐子出来,还有一块白布,摊开,上面别着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最后拿出一个白色的香炉,里面是紫色的灯油。见我进来,她一边把香炉点着,一边问:“您是否需要先沐浴?”

    我看了下身上,虽然房间有空调,但从南昌出来到现在,身上也流过一些汗,便点点头:“也好。”

    男人洗澡,用不了一点时间。但我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间几乎变了一个样。灯光变成朦胧的粉红色,空气中充满了一种馨香。女人曲着腿坐在床上,目光有些迷离。她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床面,柔声说:“先生,过来坐。”

    一股躁动由小腹升起,我昏沉的脑袋似乎清醒了一点,又似乎更加晕眩。僵硬地走了过去,躺在床上。却发现头下面有个非常柔软的东西,我斜眼一看,是那女人的大腿。我一惊,急忙想起身,那女的伸手拉住我,柔若无骨的手臂,却似有千斤神力,顺着她的力道,我再次枕在她的腿上。

    白皙的大腿,如同温玉一般暖和,而女人的两只小手,如同软绵的绸缎,不断在我脸上摩擦。犹如清风拂面,让人舒适又暇意。

    慢慢的,她的手从脸上移到头部,力道忽然变重,按在头部的一些穴位上。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紧张,尤其是当她的手指按到太阳穴眉心这些要害的时候。这是习武之人的本能。不过在发现不仅没有痛苦,反而有种酣畅淋漓的时候,我放松了下来。闭上眼睛默默的享受。

    ”好香的味道。“

    “这是出自巴黎的香油,有安神定心的功效。“女人柔声解释。

    “我说的是你的体香。”我的声音很低,如同梦中呓语。

    “噗嗤”女人娇笑一声:“先生您真会说话。你以前一定经常这样哄女孩子吧。”

    我没有反应,闭嘴眼睛安静的躺着。

    “先生,先生……”女人轻轻唤了两声,我还是没有反应,看样子睡得很沉。

    “这么容易就搞定了?”女人微微叹息一声。白费了自己准备了那么多东西,仅仅是最简单的迷香就把目标解决,让她即是高兴,又有些失落。自然而然的,她从旁边的白布上抽出一根银针,冷笑一声,闪电般朝目标的眉心刺下去。

    “呲”

    ………………………………………………………………………………

    “呼”,总算是弄好了。女人长出一口气。针灸虽然看似简单,却需要耗费极大的心神。尤其是她们家传的难度最高的九曲封魂针,更是精气神合一,一气呵成才能成功的。看似只是几秒的功夫,却不比常人跑五千米马拉松轻松。

    看了看少年熟睡的脸,女人拿出手机:“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房门打开,进来一个满脸阴沉的中年人。他扫视了床上一眼,“办妥了?”声音同样阴沉。

    “恩。九针已经全部刺入穴中,九针不除,他是绝不可能突破c级了。”女人自信地说。

    “容不容易破解?”

    “这个你放心。除了施针者,其他人绝不可能。”

    “哦?”中年人饶有兴趣地问:“这么有把握?”

    “当然。”女人毫不迟疑地回答:“九曲封魂针是我家的不传之秘,自然有独到的地方。九针刺入九个要穴,手法有数十种,要想摘除,必须有相对应的手法。如果手法不对,轻者神魂受创,昏迷不醒,重者直接一命呜呼。“

    “很好。你们陆家的针灸之术果然厉害。”中年人满意的点头:“没有被他察觉吧?”

    “没有。这个小子根本就是个雏儿。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女人不屑地说:“真要说起来,这小子值得下这么大的手笔吗?我们陆家的虚影针价钱可不低。”

    “放心。答应你们的价钱,一分都不会少。至于值不值,就要看想对付的是谁了。”他冷笑地看了看床上昏迷的人一眼:“如果是对付这么一个毛头小子,那当然不值。但如果是要对付云岚这种顶尖的c级高手,那就是最划算不过的买卖了。”

    “就靠这个小子,能算计到那头老狐狸?”女人不信道。

    “你可别小看他,梦幻师可是刚刚折损在他手上。”

    女人的嘴巴张成o型:“不会吧?”

    “虽然主要原因是梦幻师大意,但也足以说明这小子不是那么简单。”

    “卫强不是一直跟着他嘛,有卫强在,他怎么可能受伤?”

    “卫强也折在这小子手上。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我们发现端倪。”中年人冷笑:“没想到云岚那老家伙,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

    “怎么说?”

    “算了。跟你说也没用。”中年人突然住口。“我先走了,你收尾。记住,不要让这小子察觉。”

    女人眉头一皱,这种说一半,留一半的人真是可恶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