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剑术崛起 > 第二十章招揽
    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熟悉的感觉让我知道,我现在正在家里。我坐起身来,才发现床边趴着一个人,是我妈。也许是被我的动作吵醒,她爬了起来,擦了擦眼睛,然后惊喜地看着我:“小杰你醒了,昨天晚上可吓死妈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疑惑地问。

    “你不记得了?昨晚你受到惊吓昏迷了过去,还是几个好心的警察把你送了回来。真是要感谢人民警察,感谢政府啊。”老妈激动地说。

    “哦,我想起来了。”我装作恍然大悟:”是要感谢人家。“估计是那个瞿警官想了什么理由帮我应付过去的,我也就没必要追根究底了。

    “你还是多躺一会吧。你二叔那我让你爸给你打电话请了假。你二叔也让你在家好好休息。”老妈疲惫地说。

    最善慈母心,看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神,显然昨晚守了我一夜,我强笑道:“恩。你也去休息吧。我没事。”

    “恩。”

    看着她疲惫的背影,我只能在心里说声对不起。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太玄幻了,他们理解不了,也什么都帮不了。除了让他们担心外,没有任何作用。更让我在意的是,如今实力是有了一点,可是不仅没有为家里带来任何好处,反而得罪了一个强大恐怖的势力,给家里平添莫大的隐患,一想到未来某一天,爸妈会因我受到伤害,我就感觉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我烦躁的掀开被子,站在窗口,看向外面。天快黑了,我睡了将近一天。底下跟往常一样,三三两两的人走动,不过倒是人气多了不少。凭借强悍的身体素质,我隐隐听出一些东西。多是议论昨天晚上的事情。这点我到并不意外,动静那么大的打斗声,想隐瞒也隐瞒不住。

    就在周围居民人心惶惶的时候,政府很快就给与了解释,说那个废旧工厂是犯罪分子的据点,昨晚执行抓捕任务。民警与歹徒进行了殊死的搏斗,经过公安人员舍生忘死的努力下,罪犯已全部落网,请广大市民安心。对于政府,群众还是很相信的。所以大家现在也只是好奇的讨论,并没有引起周围居民的恐慌。

    老妈这时候忽然开门走了进来。“阿杰,有人来看你来了。”

    “谁呀?”我有些诧异地问。

    “是我。”从门边探出一个脑袋来,赫然是瞿颖那张美丽的面孔。

    “你来干什么?”我脸色微变,不客气地问。

    老妈不高兴了,“阿杰,不许没礼貌。昨天就是人家瞿警官好心把你送回来的。”

    我没吭声,反倒是瞿颖开口:“阿姨,没关系。突然遇到这种倒霉的事,他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看看,还是人家瞿警官大度。”老妈急忙说。我翻了个白眼,没做声。

    “阿姨,我能单独跟孔杰谈谈吗?”

    “哦哦,你们谈,你们谈。”老妈笑着出去,临走时把门带上。

    “说吧,找我什么事?如果是要问我关于昨天那人的事情,那你就找错人了。我自己都还莫名其妙。”我直接了当的说。现在我心里正烦着,只想安安静静的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没心情应付别人。

    “你就这么不欢迎我啊!”瞿颖不满地看着我:“好歹我也是个美女,你就一点怜香惜玉的风度都没有啊!”

    “也不知道是谁说看到我就讨厌的。”我嘀咕。

    “那不是误会你了嘛!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你别生我气哈。”她双手合十,可爱的向我吐了吐舌头。搞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

    “算了,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昨天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就……”说到这,她脸色通红,眼中闪过羞涩又愤怒的光芒。

    我忽然有些感觉,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昨晚的事情对她的打击更大,然而人家却能够在第一时间忍住悲痛送我回家,并且第二天赶来看我,我不仅没个好脸色,还一度恶语相向。想到这,我不禁有些愧疚。

    “说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吧。”我转移话题问。

    瞿颖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只不过你救了我一命,我特地来感谢你而已。”

    刚才还一副要哭的模样,转眼就笑眯眯的,我啧啧两声,女人啊……

    “倒也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碰巧而已。”

    “其实你这已经是第二次帮我了。上回破案,虽然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你出的手。”瞿颖紧紧看着我说。

    我装傻:“你说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你既然不愿承认就算了。”她没有继续追问。“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不过你放心,上头已经批示下来,这件事情已经有了定案。不会有人为这事找你麻烦。”

    虽然不承认,但听到她这么说,我脸色情不自禁的松了一点。我之所以不承认,就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法律虽然好,可还是有点不合理。听说前段时间公交车上有一小偷偷钱包被抓个现行,好心市民见义勇为。可因为在双方拉扯过程当中不小心弄伤了小偷,不仅没有得到表扬,还被勒令赔偿小偷医疗费。他这样只是打伤小偷的都这结果,我可是实实在在的持剑杀人啊……

    “果然是你。”瞿颖一直紧盯着,看到我这幅模样,已经是百分之一百二的肯定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是在诈我。刚刚燃起对她的好感一下子就没了。脸瞬间拉了下来,我毫不客气的问:“你还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就请你出去,我要休息了。”

    “别别,再聊会儿吧”堂堂一个警官,竟然有无赖的潜质,赖着不走。我又想起她上次连续跟踪我三天的样子,不禁有些头疼。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明说好了。“

    “其实……我是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当警察?”她见我真的不耐烦了,也不敢再扯皮了。

    这倒出乎我的意料。我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她:“我当警察?你确定你没搞错吧。我才刚刚高中毕业。”

    “这有什么,学校不是有特招生吗,就不兴我们警察这么干啊!”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她就抢先说:“别可是了。上面领导已经特批你进我们警局了。而且,一进警局,你可就是大队长的职务。月薪一万五,平时不用做什么,只要在重要的场合露一下面就行了。这么好的事情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等等……我爸妈怕不会同意……”我找理由推脱。

    “不要紧,阿姨那边我们会做工作。只要你答应就行。“

    原本她刚说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动心。不过她这么积极,我反而起迟疑了。高智力让我的反应力很快,我立刻明白她这么迫切的原因了。很简单,他们看中了我的武力。不论是黄金被盗案,还是这接下来的女警被劫案,都不是普通警员能够解决得了的。他们需要我这种高端战力。

    不过,他们需要我,我却不需要他们。如果赤眉那些人不来报复,我更乐意安安静静的练剑,不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扰。如果赤眉那些人前来报复,他们对我的作用并不大。正面对上的话,反而会成为我的累赘。而且,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原本平凡不起眼的儿子突然被警察部门看重,特批成高级干部?还有,如果接受这个职务,一些小案件他们或许不会烦我,但一旦要我出手的,肯定是令人头疼的**烦,得罪赤眉身后的势力现在我都束手无策,我吃饱饭撑着还去找其他的麻烦干嘛?电影里面因为被犯罪势力报复得家破人亡的示例可不在少数。真当我傻好忽悠!

    想明白这些关节,我微笑看着她:“还是算了,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学生,只想安安静静的读书,没有能力胜任那份工作。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喂,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警察是不是?老娘都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你了,你就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见好言相劝没用,她姑娘脾气一下子就犯了,大发雌威。双手叉腰,两眼瞪着我。

    我的心志岂是她能动摇得了的。一旦做出决定,便是爸妈都改变不了。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微笑。

    “你可别忘了,昨天你可是当着人民警察的面,将人一剑劈成两半,你这可是故意杀人,是要坐牢的。”见这招也没用,她眼珠子一转,转而阴森森地看着我。还别说,配合那故作低沉的语气,挺有点巫婆的潜质。

    我白了她一眼:“我杀的可是想要非礼你的人,你不至于这么忘恩负义吧。”

    “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别混为一谈。如果人人都向你这样非刑伤人,那社会早就乱套了,还要法律干嘛!”

    我被噎了一下。

    “所以,让你加入我们警队是组织上对你的照顾。你成了警察,那杀人就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是正当的防卫手段。不仅没人追究你的责任,反而有功于社会。有功与国家。”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加入警队,我就因为故意杀人罪要坐牢?”我阴沉着脸问她。

    瞿颖心中一凸,不过招揽孔杰入警队可是上级的上级的上级交代下来的任务,她只能咬着牙说:“没错,就是这样。”

    我一直阴森森的盯着她,直到她脸色很不自然的时候我才狡猾地一笑:“瞿警官,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说我故意杀人,有什么证据?“

    “我亲眼所见,你还想狡辩?”

    “当时天气那么黑,你看错了也是很正常的。”我反驳地说。

    她一副早料到你会这么说的表情。不慌不忙地说:“你还不知道吧。你那把剑可是在我们手中,上面布满了你的指纹,那可是凶器。”

    “一把只有剑柄的剑,能说明什么?”我反问。

    瞿颖脸色一变,是啊,怎么忘了这点。那把剑可是在她眼前化成碎片,只有剑柄,是不能当做证物的。当然,如果警察真要调查的话,也是有办法证明他杀人的,只是部门会这么干吗?肯定不会。刚才那番话纯粹是自己吓唬他的。上头可是要极力拉拢他,怎么可能去做这种蠢事。

    “而且,”我接着说:“你当证人也不合适。我完全可以说你因为被凶徒强行发生了关系造成神志不清,说的话不能信。”

    这句话很毒,瞿颖脸色大变,“放屁,你才跟凶徒发生了关系。”

    “嘴长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你以为大家会相信你吗?”她冷笑地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反而感慨地看着天花板,一副痴迷的样子:“好漂亮的小痔啊,真漂亮。人家说美人痣长在脸上好看,我现在倒是觉得,长在粉粉嫩嫩的屁股上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你不要脸”她一下子暴走,抬腿就向我踢了过来。我随意一抬手,就把她的腿抓住。她使劲用力往回抽,一点用都没有。只能单脚站在那儿,眼眶红红的看着我:“下流卑鄙。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看错你了。”

    “我再怎么卑鄙,也不会去威胁自己的救命恩人。”我脸色淡然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