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剑术崛起 > 第十六章黑夜
    “嘭”刘涛如同破口袋一样摔倒在地,在他旁边,七零八落的躺着其他的警员,生死不知。

    车里,开车的马警官瞪大眼睛坐着,面前的挡风玻璃碎的稀烂。几十块大大小小的玻璃插在他的身上,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有眼睛里的茫然和恐惧,显然已经死了。火强从旁边伸出手来往他身上翻找钥匙,一点也不介意他的惨状。

    “在赤眉大人面前,还想着逃跑,真是天真。”一下车,火强就嘲讽刘涛。

    “别废话了。”低沉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出现在他身后。土豹立刻恭敬地弯腰:“是。大人。多谢大人这次相救。”

    “把他们干掉,女的带走。”赤眉淡淡地吩咐。对于这种垃圾,他实在没什么兴趣搭理。

    “慢着!”刘涛挣扎地从地上爬起,扶着车窗站着。“赤眉大人,我这有一条消息,相信对您此次的任务很有帮助,我希望用这条消息,换我们几个人的小命。”

    “什么消息这么值钱?”火强讥讽地笑着。

    “你们想要寻找的神秘人的信息。”

    “嗤,我这个当事人连他的样子都没看清,你会知道?”

    “闭嘴。”赤眉挑眉,喝住火强。然后饶有兴趣地看着刘涛,“说吧,如果消息属实的话,我可以放你们一马。”

    刘涛擦了擦嘴角血迹,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赤眉大人,其实这个消息不是我打探到的,而是我们队长快刀要我告诉您的。其实整件事情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知道火强是金少爷的人,我们怎么敢从中作梗……”

    “说重点。”赤眉不耐烦地打断他,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是是……”刘涛心里发寒,急急忙忙开口:“那个神秘人叫孔杰,十八岁,今年刚刚高中毕业,在万达超市工作。也就是火强抢劫的那家超市。之所以会出手,是因为超市老板是他二叔……”

    “实力?”赤眉简短地吐出两个字。

    “实力不详。我们队长曾经跟他比试过,不过队长用的是木刀,孔杰用的是木剑。结果,我们队长败了。”

    火强脸色微变:“不可能吧,快刀我听过,实力很强。怎么会被一个无名小子打败,你不会是在骗大人吧?”

    “他的实力怎么样,你应该清楚才对。你可是跟他交过手的。”刘涛反问。

    火强脸色发红,不过神色间更多的是不忿。“那小子靠的是偷袭。如果正面对战,我未必会输给他。”

    “十八岁的剑道高手么!有意思……”赤眉的眼睛开始火热起来,一股强大的气势不由自主的从他身体内发出,原本还想要争执一下的刘涛和火强同时被压迫的说不出话来。最奇特的是他眉毛上面的那道疤痕,血红蜿蜒。如同第三条眉毛。

    …………………………………………………………………………………………………………

    霓虹灯闪烁,照的四周忽明忽暗。两边的风景不断倒退,清凉的晚风吹得人昏昏欲睡。

    我坐在公交车里,茫然地看着车窗外面的喧嚣和繁华。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去逛街和玩耍了,每天都是超市和家里,两点一线。除了练剑,没有任何娱乐活动。如果用宅男来形容离群和孤僻的人,那么我应该属于古墓级别了吧。

    我收回目光,长吸一口气,然后呼出去。随着这口气的释放的,还有我的犹豫和不安。

    软弱是弱者的标签,孤独才是强者的印章。

    视线集中在属性栏。力量:5.3

    敏捷:4.7

    防御:2.7

    智力:3.3

    内气:0

    强化元气:1388%

    距离上次提升,已经过去七天了,强化元气也已经积累了十三点,不过我目前还没有加点的意思。

    剑法篇的图录,我终于看到了尽头。整整八十一剑,暗合九九归真之数。前八十剑,我已经能够完美地使用,唯有最后一剑,可谓是集剑法之大成,拥有斩金断铁的威力。一经施展,木剑竟然承受不住。这剑分两步,“散”和“凝”,一旦用木剑使出,在“凝”这个步骤便会崩溃,碎成木屑。我如果使用内气灌输,却是连“散”这个步骤都无法支撑。

    可惜,威力虽强,但是对身体的负荷实在太大。我测试过,就算以我如今的身体素质,也仅仅只能一口气施展三次,之后便需要休息至少半个小时,右手才能勉强恢复活动能力。不过,这也足够了。

    《太白玄剑经》中,将剑分为六大境界。剑法,剑招,剑势,剑气,剑术,剑神。剑法之后,便是剑招。可是,三天前我便开始研究剑招图录,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剑招图录中,仍旧是一个人握剑站着,周围虚影不断,初看之下,跟剑法图录几乎一样。只是周围却多了很多淡淡的虚痕。我将心神沉浸其中,同样看到人影舞动。只不过人影挥动长剑的时间快慢不一,而且变化非常繁杂,远远不是剑法图录可比。最重要的一点,我感觉人影一旦舞动,就如同长河奔涌,生生不息。又像是缥缈的虚空,永无止境。

    这一幅图录,我足足观看了一个小时,人影却仍旧没有停止,反而似乎越舞越烈,最后我实在支撑不住,果断的把书盖上。并不是因为精神不济,而是眼睛太酸了。

    把书放下,我像往常学剑一样挥舞,凭借强悍的身体素质,我很快就将动作学的七七八八,可是却始终有种怪异的感觉,似乎遗漏了什么,我挥舞越急,似乎离剑招的意境偏差越远。尤其是,当我停下来的时候,浑身酸痛,而且,强化元气一点变化都没有。刚才一直在做无用功。

    ……

    “小伙子,你到站了。”

    一个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是司机大叔。每天我都坐这辆车,一来二去,他也就记得我了。

    “谢谢啊。”我笑了一下,下车。

    车站离我家还有十来分钟的路程,是一条并不宽敞的街道。前两天不知是线路坏了还是怎么的,路灯都不亮了。不过我们这都是住宅区,没有店面,所以一直拖着没人来修。

    街道很是安静,尤其是今天。长且暗的街面,显得特别的幽深。我走在路上,不由自主的皱眉。一股令人汗毛耸立的危机感不断袭来,我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左边。空洞洞的巷子里,似乎隐藏着某种危险的怪兽,正在发出无声的咆哮。

    “咔咔咔咔”

    很有节奏的脚步声不断回响,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中年人慢慢露出身形,“等你很久了,孔杰。”

    …………………………………………………………………………

    瞿颖晕晕乎乎的睁开眼睛,入眼一片漆黑。过了一会儿,等眼睛适应了些才能模糊看清一点东西。这里,似乎是个工厂。

    “我怎么会在这?”她努力的回想,医院逼问犯人,然后吴队说要转移,然后上车,然后遇见那个男人。那个额头带疤的男人……瞿颖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男人,一个人把自己几个持枪的警察全部打倒。太恐怖了,太可怕了。他竟然不怕手枪,子弹打在他身上,除了一点灰色的印记之外,分毫无伤。哪怕是射在脆弱的脸上,仍然如此。

    他到底是什么怪物?瞿颖惊恐地想,看了看周围,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地上,吴队长他们全都不见了。

    “醒过来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瞿颖往出声的方向看过去,借助朦胧的月光,她看清楚那人的脸。

    “是你!”瞿颖惊恐的抖了抖身子。

    火强狰狞地笑了笑,大步走了过去,“没想到吧,我的大警察,早上还是你看押我,现在却变成我的阶下囚,是不是感觉世界变化太快了?”

    “你想干什么?”瞿颖想要站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被铐着,双脚也被绳子绑着。

    “我想干什么,还用问吗?”火强眼中射出淫邪又憎恨的光芒,“你忘了我早上跟你说什么了,等你落在我手上,我会让你****。现在,嘿嘿……”

    “你敢?!”瞿颖惊怒交加。

    “你看我敢不敢!”他一伸手,揪住她的脖领,脸就跟着往上凑,瞿颖急了,头一低,一口咬在他手上。

    “啪”

    一声脆响,瞿颖直接被扇倒在地,半边脸上红肿。火强看了看手上带血的牙印,脸色暴戾地瞪着她。

    “妈的!老老实实的让老子爽一次,要不然,老子把你扒光了丢到街上去。”

    “求求你放过我吧……”瞿颖终于支撑不住求饶,婆娑的泪眼,柳叶般的弯眉,殷红的小嘴如同熟透了的樱桃。美的让火强再次窒息。

    “现在求饶,晚了!”他退下裤子,扑了上去。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