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剑术崛起 > 第十五章到来
    “阿杰”

    背后有人喊我,我转身看过去,是孙磊。很多天没见,他瘦了许多,脸上很憔悴,神情复杂地看着我。

    我笑着问:“你怎么来了?”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他左右看了看,“我们出去说吧。”

    “嗯。”

    超市对面有个亭子,是供人歇脚的地方。这会儿没有人在,我们便进去坐下。孙磊看了看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有话就说,别跟个娘们一样。”我讥讽地笑他。

    他没向以往一样顶嘴,反而一本正经地看着我:“孔杰,上次的事情多亏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是我唯一的朋友,跟我说这个不是多余嘛。“

    “你还认我这个朋友?”孙磊有些激动地抓住我的手。

    我疑惑地看着他:“屁话。你怎么会这么问?”

    孙磊沮丧地放开我,“现在也就你拿我当朋友。其他人都瞧不起我,每次见到我,女生们都不拿正眼看我,男的就高昂着头。”

    难怪他最近瘦了这么多。“都是些无知的人,你理他们做什么。他们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不是一个胆小的人。”

    “对,我不是胆小鬼。”他激动地说:“他们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才会误会我。我不是怕挨揍,也不是怕死,但是我怕连累家人,连累我爸妈。阿杰,你知道吗,他们是有枪,他们是黑社会。我亲眼看到的。

    那天我跟陈燕看完电影之后,我一个人回家,路上那个陈浩带着五个人堵住我,要我别再缠着陈燕。我不服,就想跟他们打一架,大不了被揍一顿。可是,我看到了,他们中有一个家伙腰上有枪,你是知道的,我从小就喜欢玩枪,网上更是看了不知道多少枪的图片,我敢肯定,那绝对是一把真的手枪。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家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惹不起他们……“

    孙磊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样子委屈又无奈。我没有打断他的话,我知道我现在要做的,不是安慰,而是倾听。

    他忽然抓住我,神情激动地看着我:“阿杰,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一脚踩碎地砖,那么厉害,你教教我……”

    “你应该知道的。”我幽幽地看着他。他睁大眼睛与我对视,我点点头。示意他猜的没错。

    “不可能。”他摇了摇头,“当初我们可是练了两年,一点效果都没有。”

    “我也是最近才感觉到变化的。练武好比积水成湖一样,只有坚持,才能看到效果。如果没有效果,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积累不够。”

    我没有骗他,这是武学至理。只不过因为我有黑陨石的帮助,加速了这个过程。就算没有黑陨石,早晚有一天,我也会走到这一步。

    “你如果想学,我可以教你。现在还来得及。”我说。

    他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摇头:“算了,你练了七八年才有今天,我如果现在开始练,还不一定能有什么成就。再说,武功练到最后,也还是敌不过枪炮子弹。我还不如用这些时间,努力赚钱,这样或许更有机会出人头地。“

    我叹口气,没有劝他。人各有志,不可强求。而且,没有坚定的信念,百折不饶的意志,就算走上练剑的道路,也注定走不了多远。

    “对了,差点忘了来这的目的了。”经过刚才的倾诉,孙磊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身上也有了以前活泼的样子。“阿杰,最近有人在有意打听你的消息。还有人问了我很多关于你的事情。我都给搪塞了过去。会不会是那个陈浩……”

    看到他担忧的样子,我笑了笑:“你别瞎操心。陈浩的事情早就解决了。那天还是他亲自开车送我回家的呢。别想太多,有人打听也未见得就是坏事。好了,你还有什么事,没有的话我可要回去上班了。要不然经理扣我工资。”

    孙磊想了想,确实,有人打听不一定是坏事。而且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阿杰好端端的在这,什么也没发生,看来自己的确想多了。现在毕竟是法治社会。想到这里,他站了起来,“没别的事了,我就先走了。我高考报的是金融管理,现在经常去图书馆看这方面的书。以后看看能不能自己创业。”

    “那你加油吧。以后我缺钱了,还要你孙大老板打赏我一点。”我笑着说。

    “成啊。”孙磊笑着摆摆手,转身走了,总算没有先前的消沉。

    直到他走远,我的笑容消失,脸上恢复平静。孙磊说的事情我知道,那些人不只是打探我的信息,还派人跟踪我。或许是因为智力提升连带着精神力强大的原因吧,我的感觉很敏锐。谁如果多看我一眼,我立刻能够感觉的到。包括现在,还有人在盯着我。只不过我装作没发现而已。

    …………………………………………………………………………………………

    “吴队,问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转移犯人?”瞿颖不满地开口。

    押犯车上,一名警员开车,国家安全局特殊行动组的刘强坐在副驾驶。犯人火强坐在前排,左右被铁窗挡着,手上和脚上带着铁烤。吴队长等几名警员则坐在后排。听到瞿颖的问话,吴队长脸色黑了下来。“这是上级的命令。”

    瞿颖登时不敢多问。

    看到瞿颖吃瘪,上车就一直眼睛转个不停的火强忽然嘲笑:“嘿嘿”

    “笑什么笑!”瞿颖横了他一眼:“菊花又痒了?”

    火强嘴角抽搐一下,闭上嘴。不过眼中却闪烁着幽深的光芒。小娘皮,你威风不了多久了。到时候看爷我怎么收拾你。

    车子平稳行驶,不过前方开车的警员忽然皱眉,“队长,有点不对劲。有车子跟踪我们。”

    其他人急忙透过玻璃往外看。现在是上班时间,马路上车辆不多,一辆黑色的辉腾跟在警车后面。那个警员一边开车,一边解释:“打我们从医院出来开始,那辆车就一直跟着我们。我故意放慢速度,那辆车子也跟着减速。很不正常。”

    “加速,尽快赶到警察局。”坐在前排一直没有说话的刘涛忽然开口,满脸警惕。

    开车的警察看了看吴队长,见他点头。便猛地一踩油门,警车呼啸着往前冲。后面的辉腾始料不及,一下子就被甩开。可是很快,他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并且很快拉近距离。毕竟是几十万的好车,性能绝对不差。没用几分钟,它便再次跟在警车后面,不紧不慢的吊着。

    “队长,要不我们干脆停车,看看对方什么来路。我就不信了,大白天的,还有人敢公开袭警不成?”一个警员气道。

    “不行……”

    两个字,三个声音。吴队长,瞿颖,刘涛三人异口同声地阻止。吴队长沉声说:”对方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有充分的准备。敌暗我明,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再说,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赶回局里,不要节外生枝。“

    “离警察局还有多远?”刘涛问。

    “十几分钟。”

    “中间有没有岔道?”他紧接着再问。

    开车的警员想了想,“前面就有一条。”

    “糟了。”刘涛脸色大变,厉声说:“现在立刻调头。马上。”

    开车的警员不解地问他,“为什么?马上就要到局里了?”

    刘涛声色俱厉地喝道:“现在没时间解释,你只需要服从命令。”

    警员不服,吴队长也不解地皱眉:“刘涛同志,你这是干什么?”

    “先别问,快点,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刘涛一边火急火燎地说,一边急的甚至动**方向盘。车子一阵剧烈的摇晃。

    吴队长怒道:“刘涛,你要害死所有人吗?”

    刘涛还没有说话,瞿颖忽然想到什么,脸色急变,“队长,听他的,快。”看到吴队长问询的眼神,瞿颖急声说:“前面可能有人拦截我们。”

    吴队长浑身一震,“小马,调头。”

    不过,先前车身的剧烈晃动已经让后面的辉腾发现端倪,它迅速加速,直接冲向警车,看样子竟然打算撞过来。马警员吓了一跳,吴队长那些人可是坐在后排,如果撞上那还得了。他急急忙忙将油门一踩到底,总算是与辉腾车子速度齐平。不过要想转向,却是不可能。

    “停车,让他撞。”刘涛寒声说。“看看是他们硬,还是我们硬。”

    马警员怎么可能听他的,就这么耽误一会儿功夫,一辆箱式半挂车出现在他们眼前,十七米五的车子横挡在马路中间,将整条马路分成两截。一个人影悠闲地坐在车厢顶上,漠然地看着他们。

    “呲”一声,警车紧急刹车,离挂车只相差两米,差点撞上。身后的辉腾车子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已经停了下来,离警车正好也是两米。不过没有熄火,车子一直呼呼响,随时保持能够冲锋的状态。意图很明显,只要警车敢调头,它会毫不犹豫地撞上去。

    “砰”

    坐在车厢上的那个人直接从车顶上跳了下来,几米高却一点事都没有,平平稳稳的落地。众人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白衬衫黑皮鞋,打扮像一般上班族的白领。可是,虎眼牛鼻的长相却与身上斯文的打扮格格不入。最值得注意的,是他的额头。一道深深的伤疤笔直地从左边划到右边,似乎要把脑袋切开一样。

    “完了,果然是他……赤眉……”刘涛颓废地摊坐在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