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轩烨势单力孤,不敢恋战,抱着洛芙,迅速往门外退去。

    可是,毕竟对方人多势众,他若是自己一人,突围还不成问题,如今却要先顾着洛芙的安全,也就难免落了劣势。

    “阿雪,不要管我,你快走。”洛芙眼含泪水,低低的嘶吼,却不敢挣扎,怕影响了他对战。

    “红雨,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丢下你。”龙轩烨抱紧洛芙,眼神,语气,都尤为的坚定。

    “阿雪……”洛芙声音一哽,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想,如果此刻,让她为了她的阿雪死了,该有多好,那他就会永远记得她了,不是吗?

    她不禁又自嘲而笑,阿雪,又怎么会是她的呢!

    从她为他取名阿雪开始,她就该知道,他永远都不会是她的。

    他爱雪,爱梅,皆是为了一个叫赫连绾绾的女子。

    而她,无论做多少,都注定得不到他的爱。

    龙轩烨一心只想着突围,自己是没有注意到洛芙的表情太,几番变化。

    本就处于劣势之下的龙轩烨和洛芙,还没退出屋子,便渐渐的无力招架了。

    几个黑衣人见状,对视一眼,一个对着洛芙刺去,一个对准了龙轩烨的胸口。

    这样的情况下,龙轩烨救洛芙,自己就势必躲不过那一剑。

    他来不及深想,已将挥剑,去挡向洛芙刺来的剑。

    即使不爱,她对他的恩情,也值得他用命来还。

    但,他不想死,也不许自己这么容易就放弃,他的妻,他的子,还在等他给一个交代。

    是以,他侧过身子,躲开心口的位置。

    只是,怎知,挡过了刺向洛芙的剑,他却也没有迎来任何的疼痛。

    待他回神看去,不算大的屋子里,又出现了几名脸带银色面具的黑衣人。

    很明显,这几人是在帮他。

    “你们护送主上先离开”其中一个领头的银面黑衣人,命令道。

    “是”两个黑衣人领命,护送着龙轩烨和洛芙很快便撤出了客栈。

    龙轩烨抱着洛芙,在两人的引导下,很快便来到一处偏僻的院落。

    随即,两个黑衣人便跪了下去,“属下见过主上”

    “起来”龙轩烨松开洛芙,沉声吩咐一句,又问:“怎么回事?”

    “回主上,夫人担心主上有危险,特意让属下等来保护主上。”其中一个黑衣人,恭敬的回道。

    “你们夫人是赫连绾绾?”他虽在问,却已经肯定了这个答案。

    “是”

    “她怎么知道我会有危险?”龙轩烨不禁疑惑的问道。

    “属下不知”黑衣人如实回道。

    “阿雪,会不会是绾绾知道了龙轩瑾的阴谋?”洛芙忽然出声,一脸惊恐的猜测道。

    龙轩烨脸色一沉,看向那两个暗卫,“这是何处?”

    “夫人平日用来小住的宅子”

    “那你们是听命于夫人,还是听命于夫人?”龙轩烨的眸色深了深,没人能看懂他的心思。

    “回主上,夫人说,既然主上活着,那属下等以后,依旧效命于主上。”暗卫恭敬,且肯定的回道。

    他们心里,是真的希望再跟着龙轩烨的。

    龙轩烨不在这三年,夫人平平安安的,他们的剑都快生锈了。

    “那好,你们先下去吧!有事的时候,我会吩咐你们。”龙轩烨对那二人一摆手,便扶过洛芙,“红雨,我扶你先进去休息会儿。”

    洛芙未动,定定的看着龙轩烨的侧脸,声音涩然的低声道:“阿雪,对不起……”

    “红雨,不是你的错。”龙轩烨以为她又在为隐瞒了他的身世,而感到内疚,便柔声安稳道。

    起初听她说出一切的时候,他心里也有过怨怪。

    但,他已经不爱她,不能娶她了,他真的没办法再恨她。

    不管她做过什么,他都不想再追究,他只想尽他所能,给予她补偿。

    “阿雪……”洛芙含在眼中的泪水,瞬间涌出,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知道,他并不懂她那句“对不起”是何意。

    并不知道,她为了让他活命,必须要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让他去重新夺皇位,让国的天下大乱,她的爹爹好渔翁得利。

    她从来没有如此恨过爹爹,情愿自己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妖孽,也不要做那个人的女儿。

    曾经,他送自己入宫,吃尽苦头,她都不曾恨过。

    她总觉得生养之恩比天大,她这个做子女,无论如何,都该孝顺。

    曾经,她不懂什么是亲情,什么是被人珍惜,她只能认命,觉得自己的命贱。

    可是,和龙轩烨在一起的三年,他给了她一段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尽管,他不爱她。

    但是,他却让她明白了,什么是被珍惜。

    有他的生活,让她明白,她是一个人,而不是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棋子。

    她想要珍藏这回忆,想要他一辈子都记得自己的美好。

    可是,她如今在做什么?

    她居然在挑拨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想要国生灵涂炭。

    她知道,就算是他知道,她是为了就他,他也不会原谅她。

    他定然情愿不要自己这一条命,也想换得国的和平,繁荣。

    可是,她不是他,她没有他的胸襟,她只想他活着。

    即便,他会恨她。

    如果,她还有的选择,哪怕是不要自己的性命,她也愿意。

    可是,她的命贱,不值钱,也注定了只能用最卑贱的方法去爱他。

    不过没关系,只要龙轩烨幸福了,这一生,她便无怨无悔了。

    他扶着她,打量了一眼主屋,却没有走进去,而是扶着洛芙进了左侧的偏房。

    洛芙心里一凉,悲从心生,唇角不禁勾出一抹自嘲的弧度。

    在他心里,她终究也是卑贱之人。

    如若不然,他又怎么会将自己扶进偏房。

    龙轩烨看她一眼,虽明白她的心思,却并没有多做解释。

    他能说什么?那是赫连绾绾的房间,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去住?

    这是实话,却也是最伤人的话。

    是以,他只能选择沉默。

    两人进了屋子,他将她扶坐在桌边的椅子上,轻声道:“我去给你煮茶,压压惊。”

    “你不该做这些”洛芙拉住他的衣袖,“你是九五之尊,是指点江山的人。”

    龙轩烨轻皱了下眉宇,抽出被洛芙拉住的袖子,表情异常凝重的道:“红雨,我不会去争夺皇位的。”

    “什么?”洛芙一惊,从椅子上弹跳而起。

    随即,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过激了。

    于是,她努力缓解脸上的表情,尽量自然的劝道:“阿雪,就算你不争,龙轩瑾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会去见他”龙轩烨看着洛芙的眼神依旧柔和,不见一点的寒光。

    只是,他的心里,此时却已经波涛汹涌。

    洛芙的反应,他看在眼里,又怎么会看不出她的不妥呢!

    但,他依旧相信她不会害他,这是他们之间三年来积攒下来的信任。

    “见他作甚,不要去。”洛芙紧张的拉住龙轩烨,“他会害死你的。”

    “我必须去”他定定的凝视着洛芙,回的不曾犹豫一分。

    对于龙轩瑾,他那日只有一面之缘,他有些拿捏不准,他到底是哪种人。

    刚刚遭遇刺杀的时候,受到洛芙之前那些话的诱导,他也曾以为,是龙轩瑾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他。

    但是,脱险后,再知道后来那批救了他们的暗卫是赫连绾绾派来的,他才怀疑了起来。

    如若,那些人当真是龙轩瑾派来的。

    他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弟弟,还真是个蠢笨之人。

    但凡,且不说大白天,在客栈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行刺就有些蹊跷。

    再加之,一看赫连绾绾和龙轩瑾的关系,就极为的好,他会不知道赫连绾绾会派暗卫来保护他?

    他虽然不了解龙轩瑾,但是,在他的眼中,他看到了他对赫连绾绾的爱意。

    而且,这么多年,他都不曾逼迫她入宫,足以证明,他很在乎她对他的看法。

    是以,这样明目张胆刺杀他的事情,这人如若不是疯了,是不会做的。

    但,他也不百分百的排斥龙轩瑾刺杀他的可能。

    毕竟,他死而复生,会威胁到他的江山和他的爱情。

    “你不信我?”洛芙抓着他衣袖的手,缓缓的松开,心狠狠的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