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民间的大红喜跑,出现在龙轩烨的册妃大典上,又怎么会不惹起轩然大波呢!

    不过,没关系,我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

    只要,他懂,便足以……

    一步一步走进大殿,我的衣裙,没有长长的拖摆,没有金线绣制的彩凤,更没有象征身份的珠宝玉石,有的只是一身淡淡的梅花清香。

    我曾以为,我此生,再也没有机会穿上喜服嫁给他了。

    不想,世事多变,我竟是还能有这样的一天。

    尽管,这并不只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婚礼……

    唇角,缓缓的翘起,我带着最简单的笑意,看着高坐之上,眼中泛着柔光,看向台下的男人。

    他看的人是谁?

    不管是谁,我只当是我。

    于是,我忽略掉所有人,眼中只有他。

    隔着红红的纱,眼中的他,也变得飘渺,不真实起来。

    只是,他身边的女人,让我觉得,格外的碍眼。

    那,是他的发妻。

    心里,隐隐的泛起一股酸涩,却又被我,立刻压了下去。

    身子,软软的,似乎有种随时都要倒下去的感觉,我只能努力的看着他,很努力,很努力……

    只有,不想要离开他的意志犹在,我才能稳稳的站在这里。

    赵公公念着圣旨的声音,在大殿里,接连响起。

    皇贵妃,德妃,贤妃,淑妃,绾妃……

    哦,原来,我是绾妃,而不是罪妃了……

    只是,罪也好,绾也罢,我不在乎,我真正在乎的,是他如何看我,我在他心里,是不是还有罪。

    我想,有吧!

    而且,还是罪无可恕的……

    要不然,册封我的圣旨,也不会刻意又加上一条。

    绾妃恃宠生娇,罚其在绾平阁闭门思过一年。

    恃宠生娇?他都没有给宠,我要如何娇?

    不过,随便吧!不就是闭门思过吗?

    这样,也好过于,我要算计着,与宫里的那些个女人们,厮杀……

    皇贵妃,仅有一个,只比皇后矮一级,又有了皇子,自然也就与众不同的,可以走到高处,与龙轩烨坐在一起了。

    看着这一幕,心痛吗?

    痛,很痛……

    可是,我又很庆幸,陪着他的人,幸好不是我。

    我自己的身子,是什么情况,我自己很清楚。

    我想,这一次,我真的快死了……

    只是,真的是因为心病而死吗?

    我并不这么认为……

    因为,在绾平阁与世隔绝的那些日子里,我并没有怨,是真的没有,只是想着他的好。

    既然,我不能陪他一起走下去,何必又要怪他薄情卦性呢?

    他,只要开心,我便满足了。

    隔着红纱,眼前的景物,似乎也变得喜庆起来。

    但,似乎却只是他与别人的喜庆。

    高坐上,他站起身来,握住秦涵梦的手,紧紧的攥在掌心。

    然后,带她在身旁,缓缓的坐下。

    而他身畔的女人温夕月,脸上仍旧是那抹找不出任何破绽来的雍容笑意,像极了一直高傲的孔雀,却只是一只,照着镜子的美丽孔雀。

    她的美丽,他,似乎并不欣赏。

    ……

    因为这是龙轩烨登基以来的第一次封妃,所以算不得家宴,要算是国事,便也就来了许多官员。

    他们看到我这身打扮时,现在哗然,震惊,随即便是不屑。

    在他们眼中,我此刻就是一个嫁过一次的失宠妃,做着垂死的挣扎,想要吸引龙轩烨的注意力。

    不过,他们的想法也没有错,我的错是很想吸引龙轩烨的注意力。

    因为,我想在我离开这尘世之前,让他看到我最美的一面。

    他说过,我穿上喜服的样子,定然是人世间,最美丽的新娘子。

    那,龙轩烨,今夜,这么的女人中,我是最美丽的吗?

    待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该出声的,还是出声了。

    “绾妃,你这是什么打扮?”太后没有震怒,只是冷冷的看着我,用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意告诉我,她依旧希望我立刻去死。

    其实,我真的不懂,太后为什么就是喜欢咬着我不放。

    我已经失宠了,已经病入膏肓,她会不知道吗?

    想到这,我不禁一蹙眉,她若是都知道,龙轩烨会不知道吗?

    大概是不知道吧!

    这宫里,不得宠的妃子就算是真的死了,龙轩烨又岂会知道?

    对于不上心的人,谁又会记在心头呢!

    这是人性,本没有错,错的不过是,我把自己的心,毫不留余地的交付了。

    可是,如果我真的快死了,真的会化为这尘世间的一捧黄土,心留在哪里,又有什么关系呢?

    “回太后,喜服。”我收回看着龙轩烨的视线,垂眉敛目的回道。

    “喜服?哪里来的?你当国的后宫是什么地方?戏园子吗?封妃大殿上,你弄这么一身装扮,辱没国体,你是何居心。”太后阵阵有词,立刻得到很多人的低声附和,将矛头都指向了我。

    可是,即便是遮掩的情况下,我也是一点都不怕。

    “回太后,喜服是皇上赐的。”我抬起头,却没有看向太后,而是定定的看向龙轩烨。

    他此时,竟也是在看着我。

    只是,他的眼色太过的深沉,让我根本看不清,那里边藏着怎样的思绪。

    太后被我的话,气得一哽,嚯的转首问道:“皇帝,可有此事?”

    而龙轩烨,只是定定的看着我,半晌都未回答太后的话。

    对于他会给出怎样的答案,我并不担心。

    他并不是那种,因为恨你,就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不认账的男人。

    “皇帝?”太后尴尬的又唤一声。

    “哦?”龙轩烨好似猛的回神,看向太后,“母后刚刚在叫朕?”

    “绾妃身上那身喜服……”太后的话,还没有说完,龙轩烨便接了过来,“是朕赐的”

    “这国的祖训……”太后刚要搬出长篇大论的祖训,就听秦涵梦突然柔柔的出了声,“皇上,您说要与民同乐,原来就是让绾妃穿上喜服,代表民间的百姓啊!”

    秦涵梦的话,让太后悻悻的闭上了嘴。

    既然是与民同乐,她作为国的皇太后,自然是不能再阻止。

    而下边的一众官员,一听秦涵梦的话,再次哗然。

    只是,这一次,他们是在歌颂龙轩烨的爱民如子。

    自己最忌惮的女人,救下了自己,我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

    如果,让我打心里的谢谢她,我是真的做不到……

    我想,我是真的变了。

    “晟国太子到”殿外忽然传来一声太后的高唱,顿时打破了大厅里有些奇怪的气氛。

    “都落座吧!”龙轩烨听着淡然的声音变得似乎有压抑……

    当然,只是极为细小的异样,我想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并不一定听得出。

    不禁再次苦笑,我懂他,他又可曾懂我?

    走到自己的位置,一个离他很远的位置坐下。

    我并没有抬头去看晟国的太子是何许人也,这与我并没有关系。

    “见过皇上,小王代表晟国恭贺皇上纳妃大喜。”疏远客套,却又不卑不亢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不禁猛的一皱眉。

    这声音……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