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时光不负已微凉 > 第153章唐蔺下的套
    倪杰将车停在一处临水的空地边跳下车,又到另一边将装死的上官晴拖下车来。手腕被倪杰紧紧攥着,上官晴能感觉到倪杰在发怒,只是弄不明白,今天貌似自己没有惹到他,难道问句话就?

    “干什么?倪杰!倪董,你拽我去哪里?”上官晴想着他是不是要在这偏僻的村落把自己灭口泄愤?情急之下,脑袋一热紧赶几步,撞进倪杰怀里。空着的手死死抓着他的后腰,不让他前进,视死如归的低喊:“你要灭口吗?我也要死的明白啊!你倒是说说为什么?”

    早上唐蔺差点掐死她,还没到晚倪杰又重施故技,上官晴不明白自己最近是怎么?走霉运吗?老是得罪大人物,被人盯上要灭口的节奏。她并不知这是唐蔺拿她和倪杰斗法的缘故。

    倪杰被她的话惊呆了,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竟让她误会自己要杀人?他怎么舍得杀她,再说杀人是犯法的。倪杰是良好公民怎么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被反扑的倪杰真想放声大笑,腰上能触及到她紧张的手指僵硬着。要不要再逗逗她?唇边的笑意渐渐放大,声音却平静如水:“昨晚你去唐蔺房间了?”

    “啊?嗯,是尹主任叫我去的。”上官晴仰着脑袋,老老实实的回答,见倪杰停住了脚步,就松开手准备站好。倪杰不想她看见自己现在表情,便趁她松手之际,双臂一圈将她整个人连着手臂一起禁锢在怀里。

    倪杰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声音变得低沉暗哑:“以后天黑谁叫你去男人房间,就算是顶头上司,都不许去!知道吗?”危险阿,小丫头你不知道晚上男人全是狼么?

    上官晴侧了头,眨了眨眼,她被倪杰将脑袋压在胸口,抬不起头,只能偏头动作。心道:原来倪杰不是要泄愤,差点吓死!他说这话是关心我?男人?说得好像你是女人一样!

    倪杰的教训听在上官晴耳朵里就是妥妥的放心,他这样说,他自己总不能越界吧!上官晴看看天,还早没到中午,下午可以回家了。不知道明天周末上官彬回不回家?那个该死的陈国彪还在不在自己家里?

    他们站的位置正是五灯湖极偏的一处。五灯湖岸边一排排垂柳,环湖而栽,有不少垂到了湖面上,随着微风轻轻摇摆,如同女子的细腰在扭动。

    一颗高大的垂柳树下,一对璧人相拥而立,远处几个摄影爱好者抢着把这幅画中人留下了影像。

    倪杰见上官晴不吭声,以为自己说的她没听进去,就有点恼了,手掌顺势扣住上官晴的后脑勺,垂下头猛地覆在上官晴柔软嫩滑的唇瓣上。

    “你!嗯,唔唔。”上官晴莫名其妙的被强吻了,对象是被誉为正人君子的--倪杰董事长!是谁说晚上不要见男人,大白天也逃不过去!这个大骗子!心里可劲的咒骂倪杰,身体扭来扭去就是动不得,倪杰的铁臂夹的甚紧,上官晴被他吻的几乎透不过气来,打骂什么的全上不了手。心里急啊,倪杰企图撬开她的唇瓣,上官晴却死死咬紧牙关,眼神里是愤怒的火焰。

    倪杰一松口,上官晴张口就咬,倪杰被她咬到了唇角。他涨红的脸绚丽多姿,吃吃的笑道:“会咬人的小狐狸!你又咬我了。”

    “放手!听见没?”上官晴拍打着他的胸口喊道,浑身软的没什么力气。斗不过他,就是体力也不如他好!

    “不放,你再咬,我就再亲,一直亲到你没气为止。”倪杰半含威胁勾着唇角,伸出舌头舔了舔溢出来的血丝。

    上官晴崩溃的“啊!”的喊了一嗓子。

    倪杰浑身一抖,往两边看了看,二话不说抄起来抱着她跑到车前,往车里一塞,不顾她的反抗,用安全带绕住她的身体,锁上车门。然后悠然的在上官晴仇恨的眼光里,坐进了驾驶室里。哼着歌曲发动爱车,上了直路,见上官晴已经解开了束缚,安静的坐在副驾上一动不动的,后脑勺朝他看着窗外。

    倪杰才正经的开口:“上官小晴,对不起!我刚才情绪失控!你要怎么打回来都行,就是别生气!”

    上官晴在气头上,哪里理会他的道歉,就是不开口说话。

    一路上不论倪杰怎么逗她说话,上官晴就跟哑巴了似的,只字不言。最后倪杰泄了气,默默地开着车。

    很快就到了拈花客栈,周俊山不在,周俊山的妈--拈花客栈老板,将上回他们住过的那间套房一直留着。这时候便将门卡递给了上官晴,叫进去歇着,等周俊山一会。

    上官晴不拿卡,死活不进去,就在吧台上和周妈妈聊天。倪杰也不进房间,在一旁不远处手里抓着手机,坐着看她们聊天。

    周妈妈不敢接触倪杰的眼神,那眼神叫人既敬畏又恐惧。最后周妈妈不想继续聊下去,可是耐不住上官晴就跟着她。周妈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个缠着,一个叫她滚蛋。这两个小年轻,谈恋爱你们就自己玩玩好了,不要把大妈我扯上好不好!左右为难之际,周俊山回来了。

    周妈妈像是赶瘟疫似的把他们三个人撵了出去。上官晴一个劲向周俊山问东问西,仿佛百灵鸟般在他身边跳来跳去。似乎周俊山是她喜欢的人一样。而倪杰黑着脸跟在后面。

    周俊山便缓下步子等倪杰一起,上官晴却拉他快走。周俊山心里叫苦不迭,难怪自己老妈把他们赶出来呢!这两个明明是有情,却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丫头偏偏折腾他。若是真的和他好,也就罢了!现在成了替死鬼,连备胎都不算!这倪董事长的脸快成锅底了,自己得想个办法脱身,让他们两自个调停去。

    五灯湖这时的表演暂停了,是该吃午饭的时间。

    周俊山对倪杰道:“倪董,中午我请你们去一家特殊的餐馆。他家的菜里没有一丁点荤,全是用素食做成的,当然你们若是想吃鱼虾也可以另做的。瞧,就那儿!”

    不用周俊山指,他们就看见那家周俊山说的素食馆。进出的人还不少,上官晴担心道:“人不少啊,有没有位子?不过我不饿,早上吃的太多,怕是到晚也不饿呢!”她说话间,用眼角瞟了眼倪杰。心道:大盆粥大肉包吃下去,再吃完这顿撑死你!

    倪杰接口道:“有人不是吃到想吐了吗?这中午晚上倒可以省了。俊山,我们把钱拿去投资!早上呢,千万别大荤,小心肚子疼!”

    上官晴拿眼瞪他,嘟着嘴巴,又掉过头不看他。心道:不让我吃,我偏吃,偏叫你掏钱。想着就招呼周俊山进去。

    周俊山见两人从不言不语到开始斗口,心里有了计较,这是有转机?

    倪杰眼里上官晴这副不服气的傲娇模样可爱的很。她进去了,他的计谋得逞,轻轻翘起嘴角,心道:生气的样子也有趣!

    周俊山歪头望住倪杰,忍不住问道:“老大,你们这是来之前吵架了?”

    倪杰逡他一眼,笑意渐浓,反问:“你说呢?”

    周俊山不怕死的直言不讳:“只要不是因为我,我就可以帮你哄她。”心里着实虚的很,但与大人物增进感情的这种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倪杰点头嗯了一声,越过他低头往里走。

    周俊山小跑着跟上,伸手招来了老板,在他耳边低语一阵。素食馆的老板吃惊地望向倪杰方向,被高大的周俊山掐着后脑将他的头调了回来,面向自己又嘱咐道:“赶紧安排,我老板可是来投资的,他心情一好,你这小店有望翻新!”

    素食坊的老板点着地中海沿岸线的脑袋,笑得像个米勒,哈着腰屁颠屁颠的跑开了。走过领班旁边说了一句,领班快速的趋向上官晴坐的桌子处。

    周俊山穿着姜黄色外袍,仙风道骨般大摇大摆的晃上了楼,坐在上官晴左边空位上。他前了身体对上官晴笑眯眯道:“小丫头啊,你看了半天菜谱,有没有中意的菜式?”

    上官晴抬起头,水灵灵的眼雾蒙蒙,撇撇嘴为难说道:“周大哥,你看这图上的菜式都好看,就是不知道哪些好吃?我正纠结呢,你推荐一下嘛!”她推过菜单,周俊山凑过去,两人的头免不得要碰上,看在倪杰眼里就是头靠头、肩并肩。要不是周俊山刚说要帮他,倪杰这回肯定一个过肩摔得把周俊山甩楼下去。

    周俊山并不知道自己在倪杰心里差点成了肉饼,他乐滋滋的介绍美味正来劲呢!

    上官晴和周俊山说的热闹,上官晴在写菜名,周俊山一边介绍菜式,一边将菜名由来娓娓道来。倪杰听的不厌其烦,但是还得耐着性子听下去。倪杰的记性极好,他不想听可是周俊山的每一个字都能印入他的脑海。还真邪门了?

    人的心情越是沉闷,听多了不想听的话也就越变得浮躁,郁闷起来。倪杰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他想着如果周俊山再讲下一道菜式,他就把他扔出去!

    周俊山的运气还真是好,他仿佛听见了倪杰的心声,停下话头,斜了一眼倪杰。心下大骇,老板这脸冷的如数九寒冰,脸上似乎结了层霜,白的不自然。难怪这楼上忽然冷风嗖嗖呢,原来这有一台移动大冰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