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时光不负已微凉 > 第76章到底几个人
    王楠和上官晴看着面前的假发套发愣。王楠仰着头往上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看见。是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恰巧和楼上的位置,错开成为不可见的角度。

    “这个假发是谁的呢?我们要不要送到餐厅的服务部去?”上官晴问道。

    王楠回过头来,从小包里掏出一个袋子将假发装到袋子里,对露出疑惑表情的上官晴道:“啊?要不我们先收着吧,回头给菲儿的哥哥就行了。他跟这些人比较熟,就不需要我们出面了。”

    “也行。那个菲儿和珊珊怎么还不回来?是要到结束才回来吗?”上官晴歪着头道。

    “不知道阿,”王楠拉上包,这时灯光猛然一闪,然后这片区域就乌黑一片,身旁都是嗡嗡的嘈杂声。“怎么熄了?”王楠下意识的抓紧旁边上官晴的手腕。

    上官晴对着空中朦胧的灰影,茫然道:“不知道,是线路坏了吗?楠楠,我们去找菲儿她们吧?在这我总有点心绪不宁。”她缩了缩双肩靠近王楠。

    王楠没遇到过这种这事,心里也慌得很,但毕竟比上官晴要有经验多了。一边脑子飞快盘算一边安慰她:“没什么,不就是灯坏了嘛!不用担心,有人比我们还捉急呢?”

    说话间就有人在上官晴身后拉她,低暗的声音似在耳边倾诉:“阔少要害你们,跟我走,去安全的地方。”

    上官晴掉过头想去看一下是谁:“你是--那个吃肉丝面的!”她侧过脸就看见欧阳旭站在她身后,一脸凝重的说:“你们快点跟我离开着这儿!”

    王楠努努嘴不信道:“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她把上官晴的手攥的更紧了,然后往自己身旁拉。

    欧阳旭却对上官晴道:“你,信我吗?”眼里透着真诚,晶亮的眼,看不出一丝一毫的伪装。

    所以上官晴选择信任,她舔了舔唇开口道:“楠楠,我信他!你不觉得那个假发掉的很诡异吗?”

    “所以,你选择信任他?那,好吧,我和你一起走!”王楠握着上官晴的手站了起来。

    欧阳旭把康年当成了小跟班:“跟我来,康年你坐着挡一挡那帮人!”

    “可我是男的,”欧阳旭在康年说出五个字后,提高音量打断道:“这么黑,你趴着,看不出来。快趴下!”

    欧阳旭个高,眼睛视力极好,又当过兵,一眼就瞄见黑暗处阿森等人,火急火燎的往这边移动。他们都穿着保安的藏青色制服掩饰身份,就是干点啥,旁边的人一定会以为他们为了维持秩序做好事。

    欧阳旭忙道:“他们来了,快走!”不由分说的拽着上官晴就往另一边出口跑,王楠是紧抓上官晴的,也被拉着跑开了。

    康年只得稳稳坐在原地,等待和阔少的人纠缠。等阿森带着人到了王楠她们原先的位置上,只见一戴金丝边眼镜,斯文男人悠闲的坐在那里。

    阿森走上前左右晃动脑袋,笑嘻嘻对着康年道:“朋友,你这里原先的人呢?”

    “没人,就我一个!”康年大方得咧嘴笑着,笑完就发现自己的脸有点僵硬。他看见阿森的大脸盘子兑在他脸上,跟他大眼瞪起小眼来。

    康年有一瞬间就想吐,不觉砸吧嘴,完后挪了挪。咽了口唾液道:“你,你想干啥子?”康年紧张的连家乡话都冒了出来,声音走了调。

    “不干啥子!就问个事儿呗?”阿森不怀好意的笑着,阴测测的学他的口音。

    康年翻个白眼回了一句:“我耳朵不好使,你说啥子?”

    “朋友,问你个事?这原先的人呢?”阿森又问了一遍,垂下的手掌握成了拳头。

    康年继续装聋作哑:“么有姓原的人啊?就我一个,一个!”

    瘦子站在他们身后一步远,瘦子想要邀功,忙一步跨上来,揪住康年的后衣领往上提,嘴里还叨叨:“给脸不要脸!森哥问你话,你装死扯犊子!不想活了吧?”

    康年没有反抗,装作很弱的样子拖延时间,被瘦子拽着,他手忙脚乱乱舞着手,喊叫起来:“干甚么?干甚么?不要扯坏了我的新衣服...”

    阿森见状意识到要出事,赶忙一把捂住他的口,呲着烟渍的一口牙道:“你个怂货!是不是把人藏起来了?快说藏哪里?”

    围观的人都以为康年中二病犯了,又见阿森这帮人穿着保安制服,凶神恶煞的模样,所以没人敢上前帮忙劝说,都装作没看见一般,或低头或把自己的眼睛挪到舞台上去。

    康年继续开始发挥自己的表演天分,扮作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只是他不知道啥时候结束这出戏,只能求老天保佑,欧阳旭快点来救他!

    阿森挥了挥手:“把他带着,跟着我。”又指挥了几个手下去两个出口堵人。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立刻反剪了康年的胳膊,推推搡搡的跟着阿森和瘦子走了出去。

    康年被阿森带到保安的休息室里,关起大门,就开始逼问他,上官晴和王楠的下落。

    康年被他们扔在地上,犹自不知神情恍惚,他故意用了一个很蹩脚的动作,爬坐到后面的沙发上窝着,缩着肩。看上去就是一个精神有些失常的人。

    阿森叫瘦子给端了张皮椅子,坐在康年的跟前,阿森扯着大嘴角皮笑肉不笑的问:“她们藏哪去了?”

    “我唔,他们是谁?藏、藏哪了?”康年开始变老年痴呆,眼神迷离的看着阿森嘟囔着。

    “我问你呐!你还问我!”阿森有点要暴走的节奏,身体前倾,手掌往上扬了扬。

    “我想不起耐了,咋办?我失忆喽!”康年完全的抄起老家话说的极顺溜。

    “老子帮你回忆回忆?”阿森的拳头捏的噶吧嘎吧响。

    “可以!”康年兴奋道。

    “你一起几个人?”瘦子诱导的问他。

    康年老实的回答:“四个人!”

    “十个人?”阿森放下拳头有点意外。

    康年继续用家乡话胡扯:“不是十个人,而是四个人!”

    “什么?二十四个人?”阿森眼神怪异。

    康年认真纠正道:“不是二十四个人,其实四个人!”

    “七十四个人?”瘦子说着一口白话的普通话。阿森有些坐不住了,挪了挪屁股,眼神危险的狠狠瞅着康年。

    康年觉得自己嘴有点麻:“不是七十四,就是四个人!”心里笑抽了,这帮子傻货,看老子耍死你们!咱们绕口令吧,嘿嘿!

    阿森和瘦子有点崩溃了喊:“啊-啊啊,九十四个人?”

    “都在哪里,快点说!”阿森弓起身子,怒火到了边缘。

    “你干儿子个锤锤,耳朵有毛病?跟你说不清,我走了,找别人说!”康年转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