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凤倾天下之鬼王公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回秦城
    赤炎国君的想法其实也是泽雨国君及瑞风国君的想法,只是鬼王的主力不是针对他们,他们轻松很多而已。

    瑞风国君在御书房里招集了几位大臣正在商讨最近的战事,使臣今日归来,带回来的消息让他有些接受不能。而下午又接到了战报,他的心里越发没底了。瑞风国君把手中的战报又看了一遍,十战三胜,边城坤城告急,要求派兵增援。

    墨云边城沛城那是鬼王军的地盘,王文方和王伍两人与曹侯爷人马加起来共三十万大军,绝对称得上是精兵强将,且两方都是效忠**虹的,也称得上是自家人,自然相处愉快,战场上的配合也十分默契,这就让瑞风边城坤城的守军日子不好过了,虽然瑞风也向坤城增派了二十万大军,但面对如今的墨云军,他们早就没有了原本的优越感,只剩下被虐的份了。

    瑞风国君犹豫了下,问站在一边的使臣道:“你在墨云朝堂,真的听到于尚书说墨云国库已空,没有了钱粮?对面的墨云军可不像是没有粮饷的样子啊?”

    使臣点头:“于尚书是这么说的,但第二天,玉雪国库内的东西就被送进了京城,听说有一百来车,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墨云国库可能是空了,但玉雪的国库可没空啊。”即使玉雪的国库空了也没什么,鬼王抄了六大世家,收上来的东西绝对不比瑞风国库里的东西少,只是这话他是不会说的,免得他们这些世家被皇上惦记上。

    瑞风国君点了点头,墨云是穷,但玉雪可不穷,看来鬼王在玉雪可是得了不少好处,难怪这么硬气。转头又问三皇子道:“天成,你看现在我们与鬼王军开战,能有几成胜算?”

    端木天成答道:“回父皇,边境处的鬼王军与我军已是多次交手,但我方一直胜少输多,如果人数相当我军没有胜算,但如果我军人数是其两倍,则可一战。现在鬼王的心思都放到了赤炎,正是我们的好时机,如果能集中兵力全线攻城,我军必胜。”

    瑞风国君满意的点了点头,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朕命你带兵四十万进军墨云,记着,一定要把墨云趁机拿下。”

    三皇子跪下道:“儿臣谨尊圣命,必一举拿下墨云。”

    **虹放出了风声要攻下赤炎,可是她人却没有随军而行,而是带着几个孩子慢悠悠的一路向秦城而来。裘嬷嬷对**虹的行为很是不赞同,这还没出月子呢怎么能到处乱跑,可她也知现在形势紧急,由不得**虹安心休养,只能一路上把马车围得严严实实的,行走得是慢了又慢,能休息尽量休息,然后就是使劲的给**虹进补。

    **虹好在是年纪小,恢复得也快,一个月过后身体也养得差不多了,当然,人也比怀孕前丰满了些,但这却并未影响她的美丽,而是多了一丝妩媚的风情。外人看得见**虹的变化,直夸她长开了,有了女人的风韵,**虹自己倒是并不在意,当她被裘嬷嬷恩准可以见风后,立刻就骑上马疯跑起来。几个孩子也兴致高昂的在后面追,几人一马当先跑进了秦城。

    秦城原本是墨云的边城,只是现在玉雪的版图已并入了墨云,这里自然算不得边境了。只是这样一来,驻守在这里的靖远军处境就有些尴尬了。当初守边疆的时候,靖远军就没守住,以至秦城落入玉雪手中,夺回秦城时是鬼王出的手,靖远军没有出任何力,靖远侯家的长子被鬼王冠以逃兵之名打了一顿,押进京后还是皇后求情才免了罪的。现在,靖远侯府可说是名声扫地,靖远军更是一个笑话了。

    **虹进了秦城,只见到一些无精打采的守军,或靠或坐在城边上,全无以往的士气。是了, 现在这里已不是边城,还有什么可守的,怕是靖远侯也没心思在这上面了。

    二皇子见**虹脸色不太好看,问道:“大姐,你说我们是找个客栈还是去军营看看?”

    **虹摇了摇头,现在当务之急是三国战事,其它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于是答道:“我们先去吃点儿东西,今晚不在这里留宿。”

    几人向城内找了个大些的酒楼坐下,叫了好大一桌吃食,几个孩子正是能吃的年纪,见到好吃的都得是一拥而上,大快朵颐吃得十分开怀。**虹看着只是笑笑,算了,让他们吃吧,等一会儿机灵鬼他们来了再叫一桌就是了。

    直到几个孩子都吃完了,机灵鬼带着老道和裘嬷嬷才到来,只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靖远侯和赵二爷、赵三爷。

    机灵鬼对着**虹耸了下肩,显是被他们缠上颇有些无奈。**虹则是神色淡淡,叫过小二,给几人重新上菜。

    赵侯爷的脸色十分难看,看着**虹目光带着怒气和恨意。其它桌的客人对赵侯爷还是认识的,不少人见势不对,一个个都离开了,很快酒楼内人就走了个干净,就只剩下他们这一群人了。

    **虹淡淡道:“靖远侯是特意来拜见本王的吗?”

    赵三爷笑着对**虹施了一礼,道:“见过公主,很久没见了,听说公主刚生了孩子,身体可还好?”不称鬼王而是公主,想是不谈公事只论私交了。

    **虹对这个小舅舅还是有些好感的,虽然两人也没怎么见面,更谈不上交往,但这个小舅舅是唯一一个在小时候抱过她,一直对她笑脸相迎的人。

    **虹神色稍暖,笑着道:“已经休养好了,再上阵杀个三百回合不成问题。”

    “哼,这墨云就数你神勇。”赵侯爷在一旁不满道。

    **虹深深看了他一眼道:“看来侯爷找我是有事,不如我们去二楼好好谈谈。”

    赵侯爷转身就向二楼走去,赵二爷随后跟上,赵三爷无奈的笑笑,对**虹一摆手,请**虹先行。

    当**虹走上二楼时,赵侯爷和赵二爷已经落座,**虹拉了把椅子,坐到了他们的对面。

    “有什么你们就尽管说吧,大家把话一次说清楚也好。”**虹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悠悠道。

    赵侯爷气道:“我是你的外公,是你的亲人,你何以害赵家到如此地步?”

    **虹挑了下眉问道:“我害赵家?我怎么害的赵家,赵侯爷不如说说。”

    “你身为鬼王,掌全国兵马,但凡对赵家有一点儿提携,但凡做事有一点儿想着赵家,赵家今日也不会是如此地步。”赵侯爷气得脸通红说道。

    **虹呆了一呆,却又觉得有些好笑:“我提携?我想着赵家?凭什么?就凭赵家是我的外祖家?我倒想问问这个外祖家为我想过什么,为我做过什么,赵家又可曾把我当成自己人?”

    赵侯爷一时语塞,复又气道:“那你也不能害赵家啊,看看你是怎么对你的表哥们的,还有你大舅舅,他们一生的仕途都被你毁了。”

    **虹神色也冰冷下来,“赵侯爷怎么不说说他们都做了什么事,他们做错了我还不能罚了?要我护着得是我自己人吧,可赵家是站在哪一边的,好像不是我这一边吧。”赵家不是投靠了周家吗?这话虽没明说,大家心里都有数。

    赵侯爷一时又无语了,只是怒视着**虹,仍是十分不忿。赵二爷也低下了头,赵三爷则是一直低头不语。

    **虹叹了一口气道:“今天既然把话都说到这儿了,那就一次说清楚吧。我父皇软弱,自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我和母后日子并不好过,我也问过母后外公为什么不帮我们一把,母后只是垂泪,那时起我就知道靠别人是行不通的,我只能靠自己。我反抗压在我身上的不公,可是我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只能磕磕碰碰,反而连累了母后。直到惹怒了太后,太后要杀我,我才和天枢道长逃出了宫。”赵三爷抽了一口气,震惊的看着**虹,显然,他并不知道当时情形已如此凶险。

    **虹看了他一眼,接着道:“我一个小女孩在外漂泊并不容易,我才五岁,什么都做不了,好在我运气好,拜了当时的鬼王为师。并靠着自己的本事一点点儿建起了自己的势力。我没想靠赵家什么,只是希望赵家能顾着母后一二,别让母后受苦。”

    说起这个赵侯爷也是心中有愧,那几年是皇后最苦的日子,也曾几次向赵家请求寻找**虹,但赵家并未理会。

    **虹看了看赵侯的神色,母后说请赵家找过她,但她却知道赵家从来没做过,更不用说对母后关照一二。

    “我回来后,母后欢天喜地的带我去赵家看望亲人,可是得到的是什么,你们让母后自请废后,母后问她不再是皇后了,企不是让我蒙羞,你们怎么答的,你们说我总要去和亲的。你们可曾想过,你们这是要母后去死啊,而你们这么做的目的,只是要向你要投靠的周家邀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