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抄家灭门
    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皇上叹了一口气,“既然连季首辅都愿意大义灭亲,朕也不好再纵容包庇了。既然如此,李阁老判处斩刑,押于菜市口处斩。李府家产抄没,只将季首辅和他妻儿之物单独撇清便是。这件事……交由刑部来办吧。”

    刑部尚书一脸吃瘪,好想拒绝这个差事。

    李阁老是倒了,可李府还住着季首辅和他的妻儿,这要是自己去抄家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季首辅,日后在朝中还有好果子吃吗?

    从前只觉得这个季首辅年轻温厚,今日才知道是个狠角色,连对他有知遇之恩更是他岳父的李阁老,他都狠得下心……

    “我出身草莽,身无长物,李府的财物多半都是李阁老搜刮来的。”

    下朝之后,季玉深柔声劝慰吓坏了的刑部尚书,“所以大人抄家的时候不必顾忌,看到财物就拿去吧,不必多心。”

    “不敢不敢。”

    刑部尚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听上次去府中传讯李阁老的手下说,李府中首辅大人和妻儿乃是单独住在一个小院的。既然如此,请大人回去告诉家下人,你们的东西只管收到小院去,一会儿下官派人去的时候,会叮嘱他们不许靠近小院。”

    刑部尚书这话说的有门道。

    季玉深夫妇和一个小孩子的东西,自然都在小院里头,哪里还需要另外收进去?

    他不过是在季玉深卖个好,暗示他有什么好东西想藏的快藏到小院,只要不是太过分,皇上也不知道李阁老到底贪污了多少银钱。

    季玉深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便走了。

    他若在意那些财物,大可不必提出让皇上抄家。

    一来那些民脂民膏,都是李阁老沾着血的手拿来的,他不屑,更不在意那些身外之物。

    二来,只有把李阁老留下的痕迹清理得干干净净,日后皇上才找不到理由来动他。

    眼下正是青黄不接之时,他还不能彻底掌控李党的势力,自然不能留下任何小辫子让人抓住。

    刑部尚书见他自顾自离开,也没应一声是知道了还是没知道,心里有点发虚。

    算了,管他呢!

    反正自己已经提醒过他了。

    他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自己亲自去,就让上次去提审李阁老那个主司去好了,这种得罪人的事交给下属来办。

    想到此处,他美滋滋地朝宫外走去。

    “不好啦,外头一大堆士兵进来了,比上一次还多!”

    李府的下来了没命似的冲进来,吓得屁滚尿流,与此同时,一大队士兵涌进府中,将四处逃散的下人制住。

    尖叫声,呵斥声,求饶声。

    乱糟糟的景象里,季玉深置若罔闻,慢慢踏进府里。

    他抬起头,迎面对上的,正是手里牵着李千越的李梓月。

    “你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我知道了?”

    偌大的正堂已经空了,连一杯茶水都没有。

    一片阴暗和空旷中,季玉深和李梓月远远地各自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分外疏离。

    季玉深没有回话,他看向门外,安儿进来倒了茶水。

    这个时候,府中所有的人丁都被扣起来了,只有小院里的下人还能自有走动,故而安儿亲自来倒茶。

    季玉深端起茶杯,杯盖碰到杯身发出的脆响,在殿中显得十分突兀。

    安儿识趣地退到门外。

    好一会儿,季玉深才道:“是。”

    李梓月苦笑出声,“那你为何不杀了我?你就不怕我告诉父亲?那个时候,父亲还没有获罪。”

    “如果你想告诉他,我自然会让人取了你的性命。”

    不知道是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了,还是季玉深过分坦诚,他把实话都告诉了李梓月,“这府里有你看不见的剑锋,只要你试图告诉他真相,还没开口,你的脖子就会断掉。”

    李梓月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有些事自己想是一回事,亲耳听到他说又是另一回事。

    李梓月含.着泪,笑了笑,“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

    季玉深面无表情,“你以为我和你毕竟夫妻一场还有了孩子,就算有父辈的深仇,也总会顾念一些情谊,是不是?李梓月,你就是这样愚蠢,所以当初才会轻易被我所骗。”

    李梓月顿时指尖煞白,想要说什么,却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一样。

    她伏在茶几上,急促而小声地喘着气,过了许久,她的气息才渐渐平缓下来。

    她转过头,看向季玉深,竟露出一个笑容。

    季玉深被她笑得莫名其妙,微微眯起眼睛。

    “你骗我。”

    李梓月重复道:“你在骗我。你明明可以杀我灭口,却选择了有后患的做法,这分明就是顾及夫妻之情。在你的心里还是有我一点点的位置的,哪怕只是一点点,对不对?”

    她和季玉深好歹做了多年夫妻,季玉深不是这种会给自己留隐患的人。

    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在意自己,他相信自己。

    季玉深无情地冷笑,“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杀了你很容易,却会让你父亲生出疑心。这种关键的关头,我怎么会让这等小事坏了我的大计?李梓月,你父亲没有说错,你就是这样愚蠢。”

    从爱上他,嫁给他,为他生孩子。

    再到一次次保护他免受李阁老的怀疑,在发现真相后还为他隐瞒……李梓月做的蠢事实在太多了。

    “是啊,我是愚蠢。”

    李梓月头一次如此坦然地接受这两个字,“我这辈子都是愚蠢的,比不上长姐,在父亲心中也没有地位。我不管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可我做的最不愚蠢的事情,就是保护了你,为你隐瞒了真相。”

    季玉深放在桌上的手微微收紧,很快袖到桌下,不叫人看见。

    李梓月笑中含泪,“我这一辈子,都庸庸碌碌地活着,没有任何光彩。可爱上你,是我最美好的时光。哪怕我只是一个被欺骗的,愚蠢的可怜虫,我也不在意。就算是我替他,还你季家满门的一条命。”

    季玉深霍然从座中站起,背对她站定,声音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