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仙道九绝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心战(三)
    剑冢秘境通道内,程翎看着眼前的三条通道,一时拿不定主意。阵法的推演已是没有任何作用,只有摸清设置机关人的心理,才能确认前行的方向。

    众人静静的站在一旁,不敢出声打扰,只是等待他的决定。

    程翎想得脑仁生疼,隐隐感觉那个人专门针对人心的破绽行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你认为没有危险的时候,偏偏给你来一下子,你认为危险,却又能轻松度过。

    一想到这,他脑中灵光一闪,对剑英豪说道:“剑兄,我记得之前推测,我们进入剑冢的方向是错误的,应该是从后门进入对吧?”

    剑英豪答道:“是啊,这还是你告诉我的,怎么?难道不对?”

    “不!我坚信这一点。你试想一下,又有什么样的宗门会将先辈的墓穴放在前面,而不是放在后面?”

    “那不可能,没有一个宗门会这么做。”

    “这就对了,那么,如果是意外闯入的,你们会怎样面对?”

    剑英豪满头雾水,一时间没明白程翎的意思,脸色茫然。

    程翎又说道:“不要想得太复杂,打个比方,如果有外人闯入名剑书院,书院又该如何面对?”

    剑英豪迷糊道:“那自然是全力阻止了,哪能让外人轻易进入。”

    “这就对了!”程翎一拍巴掌,激动的说道。

    众人都听得云里雾里,实在不明白他的意思。

    吴辰龙忍不住问道:“老大,什么对了,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该选择那条通道?”

    程翎手一指,说道:“我们选择中间这条通道!”

    “为什么?”柳轻烟问道。

    “正如剑兄所说,如果是意外闯入的,肯定要阻止,不能让外人轻易进入。照这个意思推断,我们其实就是意外闯入者,那么按常理来说,应该是会有相应的难关阻止的。”

    “不过你们想想,设置这个机关的人,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因此我觉得,他不会明显的在通道口设置障碍,而是会让我们轻松通过,直到最后关头,才给我们意外的来一个障碍。”

    “还有,你们不要忘了。按照常理来说,我们行走的方向,与正常的方向是相反的。如果是从前方往墓穴的方向行走,这个通道机关不会出现,这些障碍自然也不会出现。”

    众人听得眉头紧锁,脑袋像是被塞进了一大块石头一般,压根就不明白。感觉程翎说的不对,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如此正来反去,想得头疼欲裂。

    程翎眼神扫过,心中苦笑,说了这么多,他们几乎没理解进去。设置机关的人真够操蛋的,陷入眼前的困境,完全是逆反心理作祟。可是中心里的推测,又拿不出切实的证据,让他一个头两个大。

    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这种方法可以理解,就像剑法,一门剑法常规使用,或许威力很平凡,可若是反过来使,有可能会变成杀招,让人猝不及防。”

    众人一怔,朝声音的源头看去,说话的正是谷幽兰。想不到她竟然会发表看法,可一时间还是无法理解。

    谷幽兰解释道:“你们还记得进入名剑

    书院考核的事情么?当时考核是领悟一招剑式,如果按照常规的领悟,只是一招很平常的剑招,若是反过来使用,则是变成凌厉的杀招!”

    程翎眼前一亮,大喜说道:“正是这个道理,常规的套路不能用,我们就反着来。三条通道,两条都有明显的障碍,只有中间那条没有剑精灵阻挡,我相信,那才是正确的道路。”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惊诧的望着两人。

    剑英豪狐疑问道:“程兄,你真的确定中间通道没有问题?”

    程翎道:“我确定,至少进入之时没有问题,除非到了出口,才会形成新的障碍!”

    “那好,就按你说的办,我们进入中间那条通道。”

    程翎松了口气,总算是有支持者了,他朝谷幽兰看了一眼,关键时刻,这丫头的脑力不错啊,还能跟上自己的步伐。

    谷幽兰见他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心中急跳,脸一红,扭过投去,不敢再看他。

    搞定了剑英豪,程翎就将目光投向柳轻烟,队伍当中,只有她和剑英豪的意见最是重要。

    柳轻烟沉吟少许,也同意了程翎的想法,反正其它两条通道进入的难度也很大。

    这下,队伍当中的意见统一,信心倍增。程翎当先朝中间的通道钻了进去,众人一一跟进,再无任何怀疑。

    小队还是按原先的阵型前进,程翎当先开路,柳轻烟和剑英豪在后面警戒。往里走了一刻钟,推进了十几里,果然没见任何的意外发生。

    程翎心中一喜,这说明他的推测是正确的,设置机关之人的心里已摸清了八成。他渐渐开始提升前行的速度,虽然说掌握八成,可与一个死人玩心理,实在太累,还是早日脱身为妙。

    又向前走了小半个时辰,眼前豁然开朗,众人来到一个圆形的大厅。大厅的中间放着一个石台,石台上堆满了灰尘,整个轮廓几乎都被覆盖住,连上面的雕纹都很模糊。

    石台上放着一个圆形的珠子,珠子上也有灰尘落下,掩盖了本身的光华。石台往后,就在通道正对面的位置,有一座三丈多高的石门,看上去古朴、厚重,充满了历史感。

    程翎停了下来,眼神盯着中间的石台,陷入沉思。这圆形的珠子是什么东西,一时间还无法明白。

    剑英豪和柳轻烟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们来到石台前最晚。柳轻烟看了眼石台上的珠子,诧异的说道:“养神珠!”

    程翎一喜,忙问道:“师叔知道这珠子是什么?”

    柳轻烟说道:“它叫养神珠,我曾经在上古修士的墓穴当中见过。听我师傅所说,这养神珠极其稀少,是蕴养神魂的宝物,常被失去肉身的修士作为寄存灵魂的载体。”

    “看这珠子的情况,还有石台上的尘埃,这地方至少数万年没有人来过,也不知珠子当中有没有寄生的灵魂。”

    程翎道:“这简单,只要驱散这些尘埃,让珠子显露真实面貌,自然分晓。不过此地离出口很近,不得不防,大家做好警戒!”

    众人一听,忙分散开来,对石台呈包围状。

    程翎扫了一眼,让他们与石台保持距离,自己则

    上前两步,长袖一挥,石台和珠子上的灰尘瞬间消失,显露出真实面貌。他暗自警惕,手持纯元剑,随时准备突发的状况。

    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丝毫动静。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难道这养神珠当中没有寄生的灵魂?”程翎诧异说道。

    “先等等,或许年岁太久,其中的灵魂衰竭,我输入灵力看看!”柳轻烟接口说道。说完,她食指一点,一道灵力注入养神珠当中。

    片刻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唉~!多少万年了,终于被我等到了!”

    紧接着,养神珠上,冒出一个虚幻的身影,那身影只有小半个身子,胸部以上。一个面容清癯的老者幻化出来,他扫了众人一眼,注意到柳轻烟正向养神珠输送灵力,缓缓说道:“小丫头,他们是你带来此处的?多谢你了,只要一丝灵力就能触发,不需要再输送了。”

    柳轻烟心中一股难言的感觉出现,多少年了,没有人这么叫过她,不过看那老者的年纪,显然是几百万年的老古董了,这样称呼,也不为过。

    她收起灵力,说道:“前辈,晚辈可没那本事,一路上,都是我的师侄带领,才来到此处。”说完,朝程翎看了一眼。

    那老者一怔,转眼看向程翎,问道:“小友,她说的可是实情。”

    程翎深吸口气,说道:“不错,是我带他们来到此地。”

    “哦?你是如何过来的?”

    “前辈,晚辈想先请教,这一路上的机关,是否是您设置。”

    “不错,能走到这,看来的确是你看穿了老夫的意图,说说看,你如何得知,选择中间的通道?”

    程翎苦笑,说道:“前辈,其实刚开始,我也着了您的道,在第一道关卡就受了伤,后来经过蛛网、三条通道的区别、还有进入的方向,我才推测出,中间的通道才是正确的道路。”

    老者微微颔首,说道:“不错,能看穿三条通道的奥秘,选择中间的通道,看来你是将老夫的意图完全领会了。”

    “不敢,只是运气而已。”

    “少年人谦虚,很不错。这一路上,老夫处处反其道行之,正是想告诉你们,无论修为多么强大,剑法多么精湛,一颗一往无前,又精巧百变的心,才是根本。本身的实力再强,在阴谋诡计面前,总有疏漏的时候!”

    程翎略一躬身,说道:“多谢前辈赐教,可否告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前辈又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此的设置?”

    老者长叹一声,眼神中闪过回忆,许久之后,又看了程翎一眼,双眼在他手中的纯元剑停留片刻,才说道:“你能带领他们来到这里,证明的你的心性和智计得到我的认可,小友,你可是练剑?”

    “不错,在下甚喜剑法,修道至今,唯有剑法是最擅长的!”

    “好,很好!现在,就将你的剑法演示一遍,记住,一定要是你最强的剑法,这很重要,你可愿意?”

    程翎一怔,最强的剑法?照自己所学,最强的剑法,肯定是金页所传的飞天御剑诀。可自己目前连剑种都没有凝聚成功,又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