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禁咒法师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豺狼袭击
    转眼又过了几天时间,这时候大队伍碰上了大雨天气,说起来也是倒霉,这雨一下就是几天,迁移路线幸好没有走小路,就算如此也大大减缓队伍的前进速度,青年剑圣心里着急的很,周围出现的不明身份的人士越来越多,次数也是越来越频繁,偏偏天公不作美一连数日下大雨。

    倒是马车里的老人安慰青年剑圣道:“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这些麻匪也好,强盗也罢都不是傻瓜,没事谁集结在一起攻击我们这样的队伍,除了魔兽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人会攻击我们。”

    青年剑圣有些疑惑的说道:“可是我们这个队伍老弱病残居多,看似人多势众,实际上战斗力低下,麻匪之流应该是最喜欢打劫我们才对。”

    老人冷哼一声说道:“麻匪和强盗喜欢的队伍是商队,我们这个队伍有什么值得强盗感兴趣的,就跟你说的一样,全是些老弱病残,打劫这个队伍干什么?全部杀戮了吗?哪有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利,无利可图还有牺牲性命的风险,就算有丧心病狂的首领,也指挥不动手下的弟兄,所有看似危险的麻匪,实际上完全可以无视,值得担心的还是魔兽群,马上就要进入灰色区域了,我们这么大一队人马,势必要引起一些魔兽的注意,务必要小心谨慎,不要大意疏忽了防御。”

    青年剑圣连忙称是,后面的情况跟老人预想的差不多,纵然四周出现了很多土匪和强盗,但是这群人也只是冷眼观察了一番,哪怕大队伍都进入了灰色区域,也没有动手的迹象,青年剑圣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暗自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

    张斌这几日也是郁闷的很,这几日张斌也没有闲着,全心全意的开始冥想捕捉魔法元素丢进星轨,凭借着一股铁憨憨的精神力,张斌不知道捕获了多少魔法元素,但是星轨的裂缝只有一条愈合了一小半,而这条裂缝对于整个星轨来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张斌暗自咋舌,依照现在的速度来说,想要星轨完全愈合,没有一年也要十个月,这么长的时间是张斌无法忍受的,无奈只能先运行术之精炼,先把精神力恢复一点在说,星轨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

    小花最近也没有出现在张斌的马车前,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连日下雨,加上多日赶路,很多老人已经病倒,小花和牛医师可谓是忙的不可开交,毕竟整个村寨只有他们两人会医术,二人自然是忙碌无比,村长最近也是忙的很,不同于牛医师和小花,村长忙于交涉,在争取给村寨留下一块比较好的位置,当然大队伍的村寨可不止村长一家,十几家村镇都不肯轻易放弃,针对这种情况,青年剑圣采取价高者得的竞价原理,让十几位村镇自行出价。

    这一招可谓是巧妙至极,也是老人提出的意见,要想好的地段,就必须要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还是自愿性给的,也不能说吉娅欧联盟压榨和欺负外来者。

    村长这几日都在开会竞标中,村长是见识了什么叫做狠,在这种开放式的举牌征地情况下,人往往容易失去理智,村长可是看见不少人出的报价,都加到了50年之后了,这种匪夷所思的高价,简直让村长无法接受,要知道一次性拿出50年的税后,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缴纳足够的税费,需要向吉娅欧联盟借款,这前前后后各种费用加利息,每年的税收可谓是高的吓人,而且还要持续长达50年,这吉娅欧联盟简直就是钝刀子割肉,让村长心惊不已。

    村长自然不肯让村民背负上如此巨额的债务,一连数日都没有竞拍到土地,眼看土地越来越少,后面的出价更加疯狂,有些人甚至加到了100年税后,就是为了抢夺最后一块宝地。

    村长完全无语,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目的就在于一块地,村长是根本无法理解,要知道这100年的债务,只要有1年出了问题,缴纳不足税费,就需要给予大量的违约金,这算下来又平白无故的背上了一大堆债务,要知道谁能保证100年都风调雨顺不出问题,这吉娅欧联盟挖的坑实在是太深了。

    很多村长和镇长已经看出了联盟的意图,无奈这东西就是这样,土地明摆着竞拍,你不要有人要,你嫌弃价高,有些人觉得无所谓,反正这都是几十年的债务,又不用眼下立即付清,举起牌子来,可谓是毫不犹豫。

    村长手心已经在冒汗了,剩下的土地大多数都贫瘠,更有甚者还十分危险,真不知道这迁徙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怎么越迁移越危险了。

    最终由于良好的土地都被拍走,剩下的几块地皮可谓是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毛病,场面上也只有几位还没有出价,几个人倒非常的友好,各自谦让,村长以极其低廉的价格拍下了一块土地,费用甚

    至都可以当场结清,与其说是拍卖获得,还不如说是赠与比较合适,当然村长这块地有一个很大的缺点。

    村长获得的土地首先从面积上来说非常的大,在整个拍卖的土地里,属于第三大的地盘,但是整个土地紧挨着沼泽,毒虫毒蛇猛兽多不说,生活必需品清水就是一个大难题,其二就是耕种的土地太少了,看似土地极大,实际上宜居土地极少。

    村长也是无奈,至少这块土地还算是平地,其他的土地躲在丘陵和高山上,也不算很好,并且环境也是很糟糕,沼泽虽然危害大,也并非不能接受,难就难在水源问题很难解决,村长也是头都大了。

    事实已经发生村长也只能接受,拿着沼泽地区的图纸村长回到了马车上,开始研究如何安置村民的住处。

    于是队伍有条不絮的进行,村长忙于规划建设,小花和牛医师忙于看诊,张斌忙于冥想恢复精神力,青年剑圣忙于指挥队伍前进。

    很快路程过了大半,眼看越来越接近联盟的管辖区,队伍越来越慢,原来是因为队伍爆发极其可怕的流感,不仅是人连拉车的马也受到了传染,前进速度更加缓慢,小花和牛医师可谓是忙的连喝水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差点累晕在地面上,携带的药材也是濒临灭绝,流感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张斌也受到了波及,幸好张斌恢复能力不错,毕竟是经历过法式炼体的人,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整个队伍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老人此刻在马车里也是很无奈,他只是一名魔法师而已,对于医疗方面的问题并不懂,对于眼下的景象也有些束手无策,只能让青年剑圣先派遣一部分守卫急行军,快马加鞭回到驻地调取大量的医生和医疗物品前来救助,整个队伍因为也陷入了停滞状态,滞留在了原地,而此刻他们所在的位置已经在灰色领域,如此多的人马停留在一起,很快就引起了游走的野兽注意。

    起初野兽还处于观望状态,毕竟大队伍人多势众,光看数量也是黑压压的一片,野兽都在极力克制冲动,随着停留的时间越久,野兽也逐渐发觉队伍的虚弱,毕竟随着一批守卫的离去,整个队伍的战斗力又下了一个台阶,加上不少青壮男子也感染上了流感,导致整体队伍看起来病恹恹的一片,加上妇女老人也非常的多,让野兽们开始蠢蠢欲动。

    青年剑圣当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无奈人手严重不足,现在主动出击,队伍的安全根本无法保证,只能期待这群野兽看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退却想要攻击的想法,可惜野兽之所以被称为野兽,就是因为它们容易冲动,且缺少一定的智慧,最让人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野兽袭击了大队伍。

    随着警告的号角声出现,张斌也被惊醒,这些天张斌一直在马车里冥想,加上流感的出现,张斌也不敢轻易在外逗留。

    张斌连忙下了马车向四周望去,只见周围都是四散逃跑的人群,混乱的局面,让拉车的马匹也在不断的吼叫,张斌连忙用精神力安抚马匹,在张斌的安抚下,马匹也逐渐开始冷静,不在吼叫和咆哮。

    只不过周围的人群就不是那么冷静了,哪怕青年剑圣在大声呼喊,让人群不要惊慌,只是些普通的兽群而已,既没有魔兽,数量也不多,完全没必要这样自乱阵脚。

    可惜这群平民看见野兽扑了过来已经吓破了胆,在加上野兽可是实打实的咬伤了人群,鲜血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显得格外的刺鼻,有人带头逃跑,就有更多不明真相的人群跟着跑,整个队伍瞬间变得极其的混乱,导致想要击杀野兽的青年剑圣恼火的很,要知道村民一动不动,也要不了多久,野兽就会被赶到的护卫队一一击杀,反而这样乱跑,带乱了整个队伍,阻拦了护卫队的脚步,导致本该没有多大损失的时间,瞬间因为踩踏,反而死了不少人。

    张斌起初还以为有很多野兽或者是强力的魔兽出现,才导致了眼前这副乱糟糟的景象,等看清楚之后也是无语的很,混入大队伍的野兽群只是普通的豺狼,而且数量并不多顶多数百头而已,在上万人的队伍面前,这样程度的豺狼根本不够看,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一人丢一块石子,都能把这群豺狼给砸死,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恐慌。

    周围的人群都在疯狂的逃窜,反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张斌,引起了豺狼的注意,其中一头豺狼就往张斌飞奔过来,张斌依然没有动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跟吓傻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青年剑圣终于带着护卫队赶到,青年剑圣看见满地的狼藉就是痛心疾首,心里想到这群山野村夫真是难堪大用,一群小小的豺狼就吓跑了胆,真要遇见了魔兽群,恐怕腿都要吓软。

    青年剑圣对着豺狼群就是一阵劈砍,只见硕大的剑气出现,直接一刀横扫了数十头豺狼,剑圣的实力展露无疑,张斌看着剑气的粗壮程度还有些意外,没想到这青年剑圣年纪轻轻的居然就已经是黄金剑圣,看起来很有希望突破到星辉剑圣的程度。

    而豺狼看见剑圣带着护卫队的出现,也是很聪明的向人群钻去,想要借助人群阻拦护卫队,青年剑圣哪里会让这群野兽如愿,只见阔剑一挥,剑气瞬间变成了几份,四面八方的向豺狼群扫去,同时另外的一队护卫队出现,举起了盾牌阻止了豺狼的前进,同时刀斧队也已经赶到,举起了刀斧就向豺狼砍去。

    瞬间战场变成屠宰场,这些豺狼大多数都是普通的野兽,根本连魔兽的等级都没有达到,根本不是护卫队的对手,被护卫队围住之后,直接被快刀斩乱麻,切成了数块,随着豺狼被消灭,整个恐慌的人群终于稳定了下来。

    青年剑圣眼看局面被控制下来,也是松了一口气,心里想到看来要提前加强这群村民的意识了,一点观念都没有,要是真遇上了魔兽群,恐怕就是帮倒忙的出现。

    冲向张斌的豺狼,恰好是野兽群里为数不多的魔兽,虽然只是堪堪到达了1级魔兽的实力程度,但好歹也是魔兽的等级,所以青年剑圣看见豺狼魔兽扑向张斌的时候,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要知道张斌的情况他可是很清楚,普通的野兽也就罢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魔兽,张斌恐怕难以抵抗。

    青年剑圣连忙对着张斌喊道:“你个蠢货快躲开啊,你站在原地不动干什么!快闪开,想办法拖延一段时间。”

    青年剑圣急忙向张斌冲了过去,心里念叨着你这个铁憨憨千万不要出事,好歹也拿出一点名门之后的风范啊。

    张斌不躲的原因很简单,他现在的身体太差了,跑肯定是跑不赢豺狼,还不如就站在原地躲闪,虽然看似危险,但是张斌对自己的闪避能力还是很有信心,他也看出来这豺狼只不过是一头刚刚达到标准的魔兽而已,这样的魔兽,要是他在全盛期间,一个瞬发魔法,就能取了它的性命。

    当然现在张斌没有这个实力,但也不代表张斌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见张斌的胸口前出现了一个小火苗,小火苗体型极小,刚刚出现火苗就像要熄灭了一样,忽明忽暗,反观豺狼的爪子都要拍在了张斌的脸上。

    青年剑圣在远处都要绝望了,这张斌真是个傻子,真就一点闪避的动作都没有啊,你说你好歹也闪一下吧,闪不过是一回事,你跟一个铁憨憨一样站在原地是什么个情况。

    哪怕狼爪即将拍到张斌的头部,张斌依然面无表情,豺狼也有些疑惑,张斌出现在它的视野一瞬间,它的下意识反应不是战斗,而是逃跑,张斌身上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哪怕明明看起来跟那群普通人一模一样。

    豺狼最终也在血腥的刺激下丧失了本能的压制,凶猛的向张斌扑了过来,一时间都忘记指挥整个大队伍跟上,导致没人指挥的狼群,瞬间被护卫队剿灭。

    豺狼虽然疑惑张斌为什么没有动,但是手上的狼爪可是没有一点迟疑,甚至加快了几分速度,眼看狼爪就要给张斌开瓢了,这个时候张斌胸口的小火苗动了,移动的速度不快,偏偏距离很久的豺狼没有办法躲避,小火苗攻击的方向是豺狼的耳朵。

    只见小火苗呲溜一声,钻进了豺狼的耳洞,整个过程极快,远处的青年剑圣甚至都没有发现小火苗的踪迹,豺狼也没有任何的疼痛感,只是感觉被蚊子叮了一下的感觉。

    在青年剑圣的惊讶的目光之中,豺狼的爪子落空了,虽然把张斌的衣服给划破了一道口子,但是张斌就是没有被击中,甚至连伤痕都没有出现。

    豺狼一个后转身调整了方向,看着张斌脸上有些疑惑,刚才的距离,豺狼自认为万无一失,但是张斌就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摇摆,闪过了他的爪击,而且也没有趁机补刀,枉费豺狼犹豫的一个后转身躲避。

    豺狼调整了脚步正准备继续攻击张斌,突然脑袋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响声,瞬间豺狼失去了视觉,眼前变得漆黑一片。

    这下青年剑圣就更吃惊了,他根本没看懂是怎么回事,豺狼突然就眼珠爆裂,七孔流血一时间倒是没死,但是也收到了重伤。

    豺狼对于突如其来的失明一点准备都没有,刚想撤退拉开一点距离,发现自己的四肢不受控制,一时间变得恐慌无比,这个时候豺狼才发现,自己居然连声音都无法发出。

    青年剑圣虽然不知道豺狼为什么不动,但是也不客气,一道剑气直接把豺狼给斩首,只见豺狼的头颅飞上了天空,鲜血洒落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