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横推三千世界 > 第二百零八章 该如何解决(四千字)
    李丘目光冰冷,拔刀出鞘,夜昙刀闪烁着寒芒的墨色刀身显露在日光之下。

    程进和王武双瞳一缩,心中念道:“果然是神兵,一眼便知其不凡。”

    两人各自练得刀剑,但今日使得却不是刀剑,而是各自握持着一柄铁锏。

    因忌惮李丘手中夜昙刀的锋利,程进两人才会把兵器变为铁锏。

    一个养脏期前期武者若是手持一柄神兵甚至是绝世神兵,未必没有可能战胜一位养脏期后期武者。

    他们虽是两人,这一战必然能胜,但能不受伤还是不受伤的好。

    而且官道之上,指不定何时就会有人来往,须得速战速决的好。

    程进两人神色狰狞,满面煞气,手持铁锏向李丘杀来。

    李丘看到两人手中的铁锏,也知两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他脚下一踏,跃身而上,横跨十数步,挥刀向两人斩去,刀势凶猛凌厉。

    恍惚间,程进两人仿佛见到,漫天霜雪飘落而下,万物皆被冻结。

    心神受到冲击,两人脸上的凶厉不由一滞,眼底浮现出一抹恐惧,望向李丘的目光惊疑不定。

    “如此恐怖的威势,真的是养脏期前期?”

    程进两人猛地挥锏,铁锏破空,发出凄厉之声,如鬼哭一般,让人心神颤栗。

    铛!

    长刀与铁锏交击,发出震耳欲聋的金铁之音。

    李丘手中持刀被震退一步,程进两人亦被震退一步。

    他们看着手中铁锏上深深的刀痕,神色骇然。

    这柄刀竟是绝世神兵!

    而且李丘也不是什么养脏期前期,能接下他们两人联手一击,恐怕已经站到养脏期这个境界的巅峰。

    李丘目光扫过夜昙刀薄如纸的刀锋。

    与两根铁锏硬撼一击,莫说是卷刃或崩口,刀锋上甚至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不愧是绝世神兵!

    李丘皱了皱眉。

    不过两人手中的铁锏,居然没有被他一刀斩断,似乎也很不一般。

    若是寻常的精钢所铸,应该已被他一刀斩断了才对。

    程进两人手中的两柄铁锏本是一对,是杨峻的珍藏之一,乃精钢掺杂宝材所铸造的兵器。

    因是铁锏这等重武器,甚至可与神兵交击而不落下风。

    想到李丘手中的刀有可能是绝世神兵,以防万一杨峻才将这对宝锏拿了出来,分给他们两个一人一柄让他们用来对付李丘。

    没想到李丘手中的刀竟还真是绝世神兵!

    仅仅交击一下,两人手中铁锏之上就出现了深深的刀痕!

    一个养脏期巅峰,手中还握持着一柄绝世神兵,程进两人对视一眼,脸上浮现迟疑之色,心中开始打退堂鼓。

    他们怀疑自己是否能将李丘拿下,不要反倒栽在了李丘的手里。

    但一想到这是杨峻所吩咐的事情,程进两人只能咬牙再向李丘攻去。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

    程进两人再次挥动铁锏,气势汹汹向李丘攻来。

    但和刚才不同,他们脸上的狰狞已全部消失,凶厉之气也少了数分,看向李丘的目光中充满忌惮。

    李丘挥刀如风,与两人战在一处。

    三人奔走如飞,腾挪闪转身影如鬼魅一般,兵器交击发出雷鸣般的轰响,大地承受不住三人爆发的力量,塌陷开裂。

    李丘实力虽高,兵器虽好,但对方却是两人,一时间他也拿不下对方两人。

    李丘挥刀斩出,刀势凶猛凌厉,掀起劲风。

    程进挥锏,向李丘打去,两兵交击,手中铁锏传来汹涌恐怖的力量,他不由被震退数步。

    王武在一侧瞅中时机,发起偷袭,挥鞭向李丘后脑阴狠打去。

    李丘神色漠然,转身刀劈而出,恐怖力量爆发,挡下王武的袭击,顺势将其击退。

    唰!

    背后凄厉的破空声传来,被震退的程进握锏刺出,如一条阴冷的毒蛇,直袭李丘后心。

    李丘扭腰挥刀,荡开程进的铁锏,迈步进身,夜昙刀撩斩,墨黑色的刀芒划破长空。

    刀风及体,程进眼中浮现一抹浓重的恐惧,浑身汗毛倒竖,急忙收锏抵挡。

    铛!

    程进勉强赶在夜昙刀将从他脚到头斩成两半前,铁锏横挡在胸前挡下了李丘的凶猛一刀。

    他身体如没有重量般的落叶,被铁锏传来巨大的力量掀起,向后倒飞而去。

    李丘目光冰冷,注视着倒飞而去的程进,脚下一踏欲要跃身上前,再给半空中的他一刀,将其杀死。

    程进瞳孔紧缩,脊背发凉,心神颤栗,感觉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就在这时,李丘背后恶风袭来,如鬼哭一般。

    咻!

    铁锏凄厉破空打来!

    是王武!

    他与王武实力差距不大,难以凭身体硬抗对方的攻击,如果被对方挟带着数万斤巨力的铁锏打中一记,不死也残!

    李丘眉头微皱,不得不放弃再攻击程进,转身挥刀抵挡王武的背后袭击。

    铛!

    李丘长刀横挡,牢牢挡下王武的铁锏,身形如一棵扎根于大地的青松,没有丝毫的晃动。

    王武看着被迫放弃攻击的李丘,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狞笑。

    李丘目光冰冷,猛的发力长刀横扫,同时刀势勃发,凶猛向王武心神冲击而去。

    王武没有得意多久,心神受到冲击,脸色一白,接着被锏上传来的巨大力量震退,一连退出数步。

    倒飞出十数步的程进,身体落到地上,依旧止不住退势,在地上踩出数个深坑后,才狼狈止住身形。

    程进脸上浮现出一股劫后余生的欣喜,刚刚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自己真的要死在李丘刀下,心中都生出了些许绝望。

    但没想到峰回路转,王武出手逼得李丘转身抵挡,放弃了对他的攻击,使他活了下来。

    没等程进欣喜多久,一道冰冷让人恐惧的目光就再次锁定了他。

    李丘震退王武,转身迈步再向程进攻去。

    脚下重重一踏,大地砰的一声出现一个深坑,李丘身体借力而起,直有数丈之高,形似一只大鸟,停滞在空中。

    日光将李丘身影投射而下。

    被阴影笼罩着的程进脸上的欣喜忽然凝固了。

    下一息,李丘目光冰冷,双手握持着刀身漆黑的夜昙刀,随着身体如流星般下坠,挥刀向程进凶狠斩去!

    凶猛凌厉的刀势笼罩而下,心神受到剧烈的冲击,程进一时愣在原地,下一息才回过神,而李丘的攻击已到。

    唰!

    携带着李丘身体似流星般下坠的重力,外加数万斤的巨力,夜昙刀狠狠劈斩而下!

    程进神色惊恐,在死亡威胁下,爆发全部力量挥锏抵挡。

    砰!

    惊天动地的一声,宛若雷霆轰鸣。

    夜昙刀漆黑的刀身斩进铁锏之中,几乎将铁锏斩断。

    程进神色痛苦,如被陨石砸中,脊背不由自主的弯曲,单膝重重跪在地上,将大地砸出一个深坑。

    狂暴的气浪以两人为中心扩散而去,烟尘四起,草屑飞溅。

    李丘站在地上,双手持刀,夜昙刀不但斩进铁锏,更斩进程进左肩,将其肩骨斩断,血如泉涌。

    程进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持锏,神色痛苦,感到肩膀传出一股钻心的剧痛,发出凄厉的惨叫。

    远处的王武见此景象,愣在原地,神色惊恐。

    李丘眼神漠然,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程进,猛的扭转刀身!

    唰!

    半边肩骨直接被挑飞出去,程进承受不住断骨的剧痛,面目扭曲,手中一松铁锏也脱出手而去。

    叮当!

    李丘一甩长刀,铁锏横飞出去,掉落至地,程进身躯一颤,感觉死亡的阴影笼罩了他。

    “不!……”

    随着李丘挥刀斩下,程进一手抱着受伤的肩膀,眼中倒映着漆黑的刀芒,发出惊恐绝望的大吼!

    唰!

    程进脑袋横飞出去,惊恐绝望的神色凝固在脸上,落到地上后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死不瞑目的双眼正好对着远处的王武。

    王武看到这一幕,心神颤栗,手脚发凉,脸上浮现一抹深深的恐惧。

    “不!刀我不抢了!”

    他神色恐惧,脚下连连后退,惊叫道。

    李丘自不可能放过王武,他一甩刀上的鲜血,脚下一踏跃身又向王武攻去。

    “你不要逼我,刀我不抢了!”

    王武脸上的恐惧顿时又浓郁了数分,他色厉内茬的威胁李丘道。

    李丘神色漠然,身形停了下来,冷冷的问道。

    “是谁想要我的刀?”

    王武神色凶厉的说道。

    “我不能说,你不要逼我!”

    “放我走,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李丘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他若放过了王武,那个幕后黑手知道程进和王武联手都不是他对手,自然不会再派王武来夺刀,估计会派出更强大的武者,或是亲自出手了,王武当然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

    “说出幕后主使!否则死!”

    王武听见李丘充满杀意的威胁身躯一抖,脸上浮现一抹挣扎。

    “我不……不能说!”

    “不见棺材不落泪!”

    李丘冷哼一声,满面杀意跃身再向王武杀去。

    失去了程进的臂助,胆气又已被李丘所夺,王进面对李丘根本不是对手,毫无还手之力。

    铛铛铛!

    李丘挥刀连斩,王进勉强抵挡数招,脚下不由一退再退。

    恐怖的巨力,震得王进臂膀酸麻,虎口开裂。

    李丘神色漠然,单手持刀一个劲的劈斩,兵器交击之声几乎连成了一片。

    王进手中铁锏刀痕密布,震颤不休。

    短短几息间,李丘劈出十数刀后,王进终于挺不住,铁锏脱手而去,他神色惊恐,伸手想要将铁锏抓住。

    李丘伸手将锋利无俦的夜昙刀,架在了王进的脖子上。

    王进身躯一僵,愣在了原地,脸色难看如丧考妣,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是谁想要我的刀?”

    李丘再一次问道。

    这一次,刀被架在脖子上的王武,没有再说自己不能说。

    他磕磕巴巴的说道。

    “是杨……杨峻。”

    李丘皱了皱眉,他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杨峻是谁?”

    “杨峻是抚州城缉天司指挥使杨……杨石的儿子。”

    “指挥使杨石?”

    李丘眉头皱得更紧了。

    “杨峻是什么实力?”

    “他只有养脏期后期的实力,但他的父亲杨石却是一名凝血期后期的武者!”王武神色恐惧的说道。

    “杨峻是怎么知道我有这柄刀的?”

    “那一日,我们在欧阳轩的府外见过。”

    一经王武提醒,李丘想起了那天在欧阳轩府外遇见的那个穿着绣金袍子的人。

    他应该就是杨峻了。

    再看眼前王武似乎也觉得有些熟悉了。

    王武和程进就是那天跟在杨峻身后的那两个仆从。

    “……,最后杨峻让我们两人,手持宝锏在半路截杀你。至于你具体何时达到抚州城,距离抚州城八十里外的那个官道旁你必经的茶摊,会飞鸽传信告诉我们,让我们提前做好准备……”

    王武将事情的始末一一说来。

    李丘听了神色稍缓。

    “照你这样说,杨石还不知道杨峻要夺我刀这件事?”

    “是的,杨峻想要你的这柄刀,他怕杨石知道这柄刀就到不了他的手里了,于是就没有告诉杨石。”

    “另外他觉得凭我和程进就能解决你,也没有告诉杨石的必要。”

    听了王武的话,李丘目现思索之色,沉默不语。

    看到李丘分神的模样,王石眼底闪过一抹阴狠,忽然突袭出拳向李丘脖颈要害打去。

    若叫他打中,必叫李丘气管爆碎而亡!

    但未等他拳头打到李丘脖颈上,李丘头抬也没抬的动了下刀,锋利无比的夜昙刀划破皮肉,先一步割断了王石的气管。

    王武全身力气如被抽干,捂着血如泉涌的脖颈,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呛血声,神色痛苦的倒了下去。

    李丘收刀归鞘,自始至终未看王武一眼。

    王武的突袭甚至都没能打断李丘的思绪,他杀死王武后,接着思考这件事该如何解决。

    杨峻对李丘来说不是威胁,他忌惮的是还不知道这件事的杨石。

    一位凝血期后期武者若是想杀他夺刀,他必死无疑。

    而且无论是他有成就武圣的潜力还是他疑似有绝世神兵这两件事有任何一件传出去,他都会很麻烦。

    尤其是后者,绝世神兵可是连武圣都会动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