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贵女甜妃:戏精王爷太粘人 > 第243章 王爷力不从心?
    翌日,展天放与展天磊为了防止被自己的母亲唠叨,便早早地就出了门。

    吃过早饭之后,莫氏站在门口四下张望,昨日那锦州侯夫人匆匆离开,也不知道那婚事还是否作数。而且,敬王府的很多事情,她还没有弄清楚呢。

    正思忖着,就看到展馨兰身穿一袭水红底织金缠枝纹衫子,外披水绿绣花披帛薄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黑亮的头发被挽成一个简单的反绾髻,将一支清雅的鎏金花托包镶橄榄形阳绿翡翠长胜戴上。

    “馨兰,你这么打扮就对了,若是敬王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很开心的。”莫氏笑着道。

    “娘,你就这么希望我嫁给敬王吗?”展馨兰怒声道。

    “你这个丫头,你看看展馨月,之前还觉得她嫁了残废,可现呢,多么的风光,还有那顾云心,虽然嫁了个残废,还不是一样的风光?”

    “住口,你不要以为是在自己的家里就可以这么口无遮拦的,妄议皇室那可是要杀头的。”展桦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道。

    “我说是不对吗?那睿王本就是……”还没等莫氏说完,展桦然狠狠地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莫氏捂着发烫的脸庞,随即怒视着展桦然,“你竟然打我?成婚这么多年了,你从来都没有打过我,而你今天竟然打我?”

    展桦然的手停在半空中,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我……我这是为你好,你很的想要咱们全家都把命搭上吗?”

    成婚这么多年,这还是展桦然第一次打了莫氏呢,若非是这莫氏一心想要攀高枝,他又怎么会动手呢。

    当初,他娘就说这莫氏眼皮子太浅,不适合做当家的主母,可他觉得莫氏不喜欢钻营是好事,若是找一个善于钻营的娘子,那么家宅又怎么能安宁?

    可是现在想想看,自己的娘亲说的是对的,他一直都在边关任职,若是在京都之中,的确不适合他们生活的。

    想来,当初自己的爹让自己去边关镇守,也是有原因的,并非是不爱重他这个儿子,而是想要好好的保护他,让他远离京都的纷争。

    正在此时,锦州侯夫人再次带着几盒礼品迈步走了进来,莫氏一看,随即命人先招待锦州侯夫人,自己也快步朝着后院走去。

    刚才被自己的丈夫打了一巴掌,脸上的掌印还有泪痕都是要遮掩一二的,要不然就会被人看了笑话的。

    锦州侯夫人安坐在花厅之中,静静地品茶。莫氏在后院整理过之后,换上一副笑容迈步走了过来。

    “夫人来了,还以为你今儿个有事情,不会来了呢。”莫氏浅笑道。

    “事情还没有办完,我自然还是要登门的,只是……我看着展小姐似乎不愿意这门婚事的。”锦州侯夫人淡淡道。

    “她这丫头就是觉得自己做不来罢了,敬王府那么高的门槛,她心里是有些担忧的。”莫氏笑着道。

    “那么……展将军的意思……”锦州侯夫人迟疑道。

    无论如何,这门婚事都是需要让人展家的人同意的呀,最重要的是展馨兰自己愿意才行啊。

    若是不然,敬王只需要直接带着聘礼前来,便可以将展馨兰娶回去了,他对展

    馨兰好,是真的喜欢展馨兰的性子。

    “馨兰那丫头不用管,这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莫氏淡淡道。

    “那就好,那就好。”锦州侯淡淡道。

    “有个事情,我还想问问,就是那敬王府中的……”

    锦州侯夫人自然是明白莫氏的心思,随即道:“敬王府有几个公子还有小姐的,原来的敬王妃给王妃生下了一子一女,敬王世子已经成婚也在外地任职,敬王府郡主也嫁人了,其他的庶子庶女都不敢的跟小姐不敬,小姐绝对不会受到任何委屈的。”

    这嫡子嫡女既然不在身边,那么展馨兰的日子就会好过一些,至于那些个庶出的,就算是想要挑事,也不会太过分的。

    “嗯,那就好。”莫氏满意地点了点头道。

    她虽然才来到京都,可她也听说了,现在住着的这个院子,就算敬王以展馨兰的名义买的,就是不想展馨兰在京都寄人篱下。

    彼时,顾云心与展馨月正坐在自己的院子聊天,一边顾清鸿与小世子玩的正开心。

    “世子,世子,快接住毽子啊。”顾清鸿急急道。

    “清鸿,你就不能小点力气啊,你那么用力踢,我哪里能接得住啊。”何世子撇撇嘴道。

    “王妃,咱们这果干都晒好了,快尝尝,味道很好呢。”红绡捧着一碟子新做好的果干笑着道。

    “快给姐姐尝尝,一会儿啊,再包一些回去也给姐夫尝尝。”顾云心浅笑道。

    “若是你自己喜欢吃,就做一些自己吃就好了,干嘛那么辛苦的还要开个店呢。”展馨月捏起一块果干放入口中咀嚼道。

    “虽然王府不缺什么银钱,可我还是想要自己有点事情做,开个果干店,自己有的吃,还能赚钱,一举两得。”顾云心浅笑道。

    “知道的,你是因为闲得无聊才开店的,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睿王府里受了委屈,睿王不肯给你银子花呢。”展馨月打趣道。

    “哼,连他都是我的,他的银子自然也是我的,他敢不给我花吗?”顾云心一脸得意道。

    “不错,连我都是娘子的,娘子就算是要把这天捅个窟窿,为夫也会给你撑着的。”睿王浅笑道。

    睿王可是习武之人,耳力自然是很好的,大老远的就听到了顾云心与展馨月的笑声了。

    最近,他都在忙于朝中的事情,很少在家中陪伴顾云心,幸好有展馨月常来串门,让顾云心能开心一些。

    “原来是睿王回来了呀,既然王爷回来了,我就带着孩子回去了,不留着让你们碍眼了。”展馨月淡淡道。

    “瞧你,你一来,我姐姐就要走了。”顾云心嘟着嘴嗔怪道。

    “都是为夫的错,为夫的错。不过,姐姐还是不要急着走了,一起留下吃个饭,我已经让人传消息给云海,让他过来一起吃饭。”睿王淡淡道。

    顾云心见睿王面色不是很好,心知他一定是有事情要跟他们商量的,要不然也不必让人去请何云海前来了。

    “王爷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与我们夫妻说吗?”展馨月微微蹙眉道。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姐姐,等下云海来了再说吧。”睿王沉声道。

    语毕,睿王便让莫枫推着轮椅朝着书房走去,看着睿王已经走远,顾云心摸了摸下巴道:“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好了,咱们先聊着,等下姐夫回来了,就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何云海便来到了睿王府,小世子看到何云海,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父王,父王……”结果就差两步来到何云海身边的时候,吧唧一下摔了个狗啃泥,接着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父王,好疼啊……”

    “好孩子,好孩子,让父王看看伤到哪里来?”何云海心疼道。

    何云海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好在没有什么损伤,只是衣服弄脏了一些,随即,一把抱起了孩子,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展馨月见状,不由的撇了撇嘴,“瞧见了吧,这臭小子,我辛辛苦苦十月怀胎,又是亲手养大的,却是看见他父王比看见我都要亲近。”

    此言一出,顾云心不禁轻笑出声,“姐姐这是吃飞醋了啊,男孩子嘛,自然是要跟父亲亲近一些的,怎么说都是姐姐的亲生儿子,不会跟姐姐疏离的。若是姐姐吃飞醋了,不如再跟姐夫生一个女儿,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呢。”

    闻言,展馨月脸一下子就红了,“你这丫头,就会打趣我,你还说我呢,你都跟睿王成婚多久了,怎么这肚子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啊,莫不是王爷他……”

    看着展馨月的眼神,顾云心就明白展馨月这是在怀疑睿王是不是力不从心了,要不然怎么会成婚几年都没有孩子呢。

    这话还好是只是让顾云心听到,若是睿王听到了,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呢。

    “其实,我也很想早点有个孩子,只是红菱说,我有些体寒,不宜有孕,现在正给我调理的呢,等着身子调养好些了,就能给王爷开枝散叶了。”顾云心垂眸道。

    这本来就是因为她自己的身子不好,自然是不能让睿王来背这个黑锅的,若是真的让人以为是睿王的问题,他日若是自己怀孕了,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闲言碎语呢。

    “那你就好好的调养着身子,好在睿王的心里只有你,若是府上有侧妃侍妾什么的,那还不骑到你的头上去啊。”展馨月淡淡道。

    听到展馨月提起了侧妃侍妾,顾云心十分敏感的看了一眼何云海的方向,“姐姐,难不成襄阳王想要纳妾?这个家伙,要是知道他这么朝三暮四的,当初就不该给他治病。”

    “也别怪他,他自己也不想的,只是祖母与母亲都说,王爷哪有只娶一个妻子的,这不是正在张罗着去张府的庶出小姐做侧妃呢。”

    顾云心一听这话就恼了,这何家的老太太也真是糊涂,也不相信当初他们何家被那个钱侧妃母子给霍霍成什么样子了,竟然还想着纳侧妃,又不是展馨月没有给他们何家生下嫡子,再说了,想要孩子,他们夫妻再生就是了。

    “姐姐,你可要咬死了不许侧妃进门,张家小姐?可是那个国子监典簿之女?”

    “不错,正是那个张家小姐。”展馨月淡淡道。

    确定了对象,顾云心心生一计,她定是要搅黄了那张家与何家的婚事才行,要不然,依着展馨月的性子,若是受了委屈那可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