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房。

    郑斋斟酌了又斟酌, 才小心翼翼地将黑棋落到了棋盘里:

    “仙士,该你了。”

    他没想到,以他当年横扫整个大梁上京的棋力,隐隐有大梁“国手”的称号,竟然奈何不了一个才有他一半岁寿的后辈——

    或者说,还多有不及。

    起码, 在他冥思苦想、慎之又慎地下了一子后, 对面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又落了一子, 而这子如神来一笔,恰到好处地封死了他所有的后路。

    而在等他好不容易将棋盘重新盘活时, 对面又是一子,轻而易举地占上了上风——这让郑斋有些恼羞成怒, 心想:

    此子太过争强好胜,不宜容人。菀菀若与他在一块,怕是要受委屈。

    可这盘眼看便要兵败如山倒的棋,竟然磕磕绊绊地下了半日, 从旭日东升,下到日上中天还未完。

    而郑斋也从一开始的恼怒, 到后来转换为欣赏。

    以棋观人,急功近利者易失半城,可崔家这小子,始终不疾不徐,智珠在握。

    不爱示人以弱,胸中自有傲气, 性子虽冷情了点,对他却还算尊重规矩,从原来放水放得生涩,到后来几乎浑然天成:若非一开始有脉络可寻,他险些还看不出。

    “罢了,今日便到这儿吧。”

    郑斋将面前下得“一团和气”的棋盘推了。

    走到书桌前,亲自为崔望点了杯功夫茶。

    这功夫茶,在凡间界世家里,几乎是人人必修的功课。点一杯茶,从焚香、盥手,到选茶、取水,都有讲究。

    熬煮的第一杯倒了,第二杯,才开始正式点茶。

    郑斋点了杯“龙游九天”——

    大梁首辅的功夫茶,在世家公子哥儿里面,亦是第一流的。

    他推了过去:

    “尝尝看。”

    在点茶的时间里,郑斋的心,变得格外静。

    他看着崔望,这位长得一点儿都挑不出错的俊俏后生拈起瓷盏轻轻抿了一口:

    “伯父这茶,点得极好。”

    至于滋味,他未品评。

    “是么?”郑斋立时便眉飞色舞起来,“当年我为了追夫人,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这点茶生生学了一年,坚持到现在,才有这本事。”

    荥阳郑氏,比起旧时的王谢两家,论世家底蕴还差上那么一些。

    越是世家,便越讲究这些外在的功夫。

    崔望不懂他意,只顺着附和了两句。

    “话说起来,菀菀与我夫人极像。”

    郑斋叹道,“看着软和,却生了一副铁石心肠。”

    “很难焐的热。”

    崔望并未立刻作答。

    他看向窗外,金灿灿的阳光下,院中年轻女子正飞扬着一张笑脸,与旁边人说道,她眉目弯弯,看上去快活极了。

    也软和极了——

    让人完全想不到,包裹在软糯甜蜜下生冷的刺。

    崔望颔首:

    “是。”

    “当年……”

    郑斋也看向窗外,透过悠悠岁月,他好似重新看见了花厅外倔强站着的小少年。

    卷了边的青色棉袍,看得出已经极力保持干净了,可短了一截的裤腿和束发的灰色布条、无不显示出主人的窘迫。

    小少年安安静静地沾着,他头脸洗得干干净净,约莫是许久未好吃好睡,脸蜡黄干瘦,不算好看、

    “那时我想,这样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穷小子,凭什么娶我捧在掌心、爱若明珠的女儿呢?”郑斋道,“就凭一个玉佩?还是两位老父亲的口头承诺?”

    崔望不意他会提及旧事,一愣:

    “那时,伯父在里面?”

    “在。”

    郑斋老实承认,“我当时便在花厅里看着仙士,仔仔细细地端详,却越端详越生气——最后,便指示管家,将仙士‘请’了出去。”

    崔望不置可否。

    “仙士——”郑斋突地站起,双手合十,俯身长揖不起,“过去种种,俱是我郑斋对不住仙士——”

    “——伯父这是作甚?”

    崔望旋身避开,拂袖以元力阻了郑斋。

    “我当年气盛,做过许多错事,最错一道,便应在仙士身上,后来却悔之晚矣。”

    仁德取下,莫欺少年穷,那时,他年轻气盛,还不屑懂。

    崔望直挺挺地站着。

    他并不十分愿意回想过去,因为过去总因力量弱小,与那些无能为力联结在一起。

    “我家菀菀那时不过十岁,骄骄之气未褪,才没轻没重地打了仙士一顿。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错,我持身不正,并未教好她,”郑斋又深深作下揖去,“我郑斋在此,对仙士赔礼!任打任罚,全在仙士!”

    眼前人,已不再年轻。

    即使服食过极品养颜丹,也挽留不回已经逝去的青春,两鬓夹杂着灰白,头顶一撮白发被他细致地梳入冠里。

    他毕恭毕敬地弯着腰,对着一位年纪尚且不到他一半的年轻人——

    崔望看着一位父亲的拳拳之心,喉头动了动:

    “伯父不必担忧。我能来此,便代表,过去种种,早已不在意。”

    郑斋似舒了口气。

    他直起身:

    “我家菀菀,还是孩子心性,脾气是又倔又臭,从小到大也没变过,可我看得出,菀菀她心里有你。”

    崔望征愣在原地。

    郑菀便似飘忽的云,一忽儿这,一忽儿那,时好时坏、时近时远,叫他捉摸不透。

    他想过她心里有他,可未想过,出自她阿耶的证实,竟叫他这般澎湃。

    “菀菀她……”

    崔望声音沙哑,“她心里果真有我?”

    “自然。”

    郑斋理所当然道,“菀菀这孩子,霸道又任性,可对着外人,从来都遮着掩着敷衍着,唯独对她圈在里边的人,才会展露她的坏脾气。她平时对仙士你,怕是不大客气。”

    崔望颔首,双眼难得弯了弯:

    “确实不大客气。”

    “还十分苛刻。”

    崔望认真地想了想,点头又摇头:

    “不算苛刻。”

    除了不肯与他定亲外。

    “伯父这般说,是肯应承我与菀菀的婚事了?”

    郑斋一愣,摇头:

    “仙士可曾想过,年少慕艾,再寻常不过。可未来,却漫长,尤其对你们仙士而言。此时你看到的,尽是菀菀的优点。她的缺点,掩盖在情热之下,一旦浓情转薄,仙士可还愿意包容?”

    “——毕竟,即便是我这父亲看来,菀菀也有许多缺点。她喜欢华服美食,喜欢热闹喧嚣,喜欢一切能叫她看起来漂亮、高贵的物事,喜欢别人奉承她,既虚荣又肤浅,这些,仙士可曾知道?”

    “知道。”

    “菀菀霸道,她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或物,有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选择,否则,她宁可不要。这些,仙士可曾知道?”

    “知道。”

    “菀菀还喜欢逞强,放狠话,越是在意,越假装不在意,与人相处时,喜欢占上风,她喜欢那人,要永远宠着她,这些,仙士也知道?”

    “知道。”

    郑斋看着白衣青年,骤然明白过来:

    他说的,都是真的。

    郑斋难得动容,崔望已作揖下去:

    “还请伯父重新将菀菀许配给我。”

    “贤侄,我与夫人,只会听菀菀的。菀菀若同意,我与夫人不会反对。”

    “不过——”

    郑斋拍拍他肩膀,“菀菀与我夫人一样,都喜欢长得好看的。”

    他仰天大笑,推门出去,崔望直起身,嘴角翘起了那么一点儿。

    “老祖宗。”

    “恩?”

    “我发现,这世上的阿耶,也不止都是我阿耶那般的。”

    “不要告诉你老祖宗我,你对小姐姐有这种爸爸羡慕嫉妒恨。你会死的!你真的会死的!”

    “并非如此。”

    崔望顿了顿,“不过是庆幸,有这样的阿耶阿娘,才有今日的菀菀。”

    “我——”他道,“很欢喜。”

    很欢喜。

    老祖宗:……

    他朝天竖起了一根中指:“我日!”踢翻这盆狗粮。

    脑中许久,现实不过一瞬。

    崔望跟在郑斋身后出了小书房,中午的饭食都已经摆好了,四人友好地吃了顿饭,崔望看时机差不多,便提出告辞。

    郑菀伺机站起:

    “阿耶,阿娘,我去送送!”

    王氏挥挥手:

    “去罢。”

    郑斋看着两人消失在门背后的身影,大大叹了口气:

    “女大不中留。”

    留来留去留成仇啊。

    王氏嗔怪地瞥他一眼:

    “你们在里边聊什么呢。”

    郑斋与王氏交代小书房发生之事时,郑菀已经跟着崔望到了书院外的一条小巷子。

    这是一条暗巷,来来去去的行人极少。

    “暧,崔望,你跟我阿耶单独说了些什么?”

    郑菀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崔望目光落在她殷红的唇瓣上:

    “下了盘棋,并未说什么。”

    他无意与她说,她有个多好的父亲。

    “真的?”

    郑菀不大信。

    “真的。”

    “那你还偷听我与阿娘讲话!”

    “妙法境魂识百丈,我有千丈——”

    郑菀捂住耳朵:

    “停停停!”

    她嘟囔着:“偷听便偷听,非要给自己脸上贴金。”

    崔望咳了一声:

    “你阿耶还告诉我一件事。”

    他走近她,低沉的声音随着热气传递过来,冰冷的削薄的唇瓣几乎贴着她的耳垂:

    “她说,你与你阿娘一样,最好哄人。你以前还哄你阿耶——他是你见过世间上最最好看之人。”

    郑菀惊讶地睁大眼睛:

    “你还与我阿耶计较这个?”

    崔望咬了一口她的耳朵,又放开,双手搁在她脖子上:

    “就是计较。”

    他瓮声瓮气地道。

    郑菀无奈地想起,从前参宴时,有位状元郎喝多了,曾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倒苦水:

    “本官夫人总爱逼问本官,她与本官母亲同时落到水里,本官救谁?本官能救谁?谁在本官面前,本官便救谁!”

    她笑盈盈地道:

    “自然是你啊。”

    “我见过的那么多人里,就你最好看,世界第一最最最好看,我最喜欢你啦。”

    崔望心满意足了。

    他放开她,转身往外走,才走两步,突地转身,一把将她推到墙上,对准那双殷红的嘴唇低头亲了下去。

    方才在书房内,他便很想很想亲她了。

    郑菀踮起脚尖,一手攥紧了他的衣领,一手搁到了他脖子后。细腰被他掐着提起一点。

    她无处着力,下意识两腿便攀了上去。

    “崔望——”

    “恩?”

    两人分了开来。

    郑菀睁开眼睛,迷迷混混地发现,崔望素来清冷的双眸泛起水花,眼底一片猩红。

    他甩了甩脑袋,那眼底蓬勃的欲0望渐渐退下去。

    “菀菀——”

    崔望将扣子一颗颗重新扣上去,“不宜双修了。”

    他道:

    “待我去大日仙宗替你将《莫虚经》下册寻来,我们再——”

    “谁与你说这个了?”

    郑菀跺跺脚,“我是说,你将我裙子都扯坏了。”

    她哭丧着脸:

    “我若回去,阿耶阿娘必定发现我等做了什么好事。”

    崔望唰一下,从头红到了脚底板。

    “你便说,你生我气,与我打架撕坏的。”

    他看了看她,小心翼翼地道,“莞菀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

    郑莞:“……”

    她虎着脸,凶巴巴地道:“不许跟我装可怜!你要陪我许多条许多条裙子!”

    “……哦。”

    “大日仙宗也要带我去!”

    “不行。”

    崔望立马便拒绝了,“妙法境进去尚有危险,你不行。”

    “崔望!”

    “没用。”

    “真的?”

    “去、去买裙子。”

    作者有话要说:  旺仔:我的手,有他自己的意志。

    明天开始走剧情哦~

    岳父岳母关,其实过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留霖、岩海苔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留霖 4个;表闹、吃吃可爱多、kidsseeunicorns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不吃鱼的猫 40瓶;悠闲的月见草、刹那、22676236、ahardsun、白泽 10瓶;ruarua小白 6瓶;cherrysix、dd、陈小露、梦无端 5瓶;minerva、萱城 3瓶;秦国九九、廿八 2瓶;胖佳、kidsseeunicorns、桃之夭夭、釉青、ppin___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