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巷深深, 崔望始终未作答。

    打破这一沉默的,是郑菀藏在储物镯中的传音玉符。

    她唤出点开,书晋急切的声音传了过来:

    “美人儿,你有没有事?”

    那声调带着点哭腔,小可怜儿似的。

    郑菀笑了笑:

    “我没事——”

    话还未完,元力便被掐断了。

    紧接着, 传音玉符被抽走消失在崔望掌间。

    “你做什么?”

    郑菀恼怒抬头, 谁知却被崔望扣住下颔, 他于黑暗中认真地端详了她一会:

    “美人儿?”

    那一声“美人儿”,听入耳中, 透着股格外的古怪。

    郑菀正想开口,崔望却又重新吻了上来。

    他的唇很冷, 手却很热,胸膛更仿佛一块炙热的硬-铁,贴着她。

    “你——”

    含混的声音混杂在两人唇齿里,郑菀被夹在他与墙壁的缝隙里, 后退不得,前进亦不得, 只能被动承受。

    喘息声渐渐起了来。

    体内的情蛊被催动,郑菀只觉得浑身都烧起了大火。

    她运起《莫虚经》,冰元力流经血脉,将沸腾的血液一点点抚平,她睁开了眼睛。

    崔望的脸近在迟尺。

    他正吻着她,月光洒落, 将他本就白的脸打得薄透,一眼望去,竟透出股精致而迷离的美感,长而翘的睫毛垂落,几乎快戳到她的脸——

    便在这时,崔望突然睁开了眼睛。

    两人对视一眼,郑菀迅速反应过来,往他脸上丢了一朵玄冰焰组成的冰莲,虽然伤不到他,可干坐着也不是她的风格。

    崔望抬手接了住。

    紫罡焰像花苞一样将冰莲包住,他看了会,便掸开来:

    “以后莫要叫书晋靠近你。”

    郑菀突然笑了,那笑声柔腻,似掺了无数的蜜糖。

    她感觉到巨大的荒谬,可与此同时,一股快感升了起来:

    “崔望,你用什么身份来命令我?情人,爱人,还是道侣?”

    “听听,这句话是不是很耳熟?”

    郑菀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将这句话回敬的机会。

    当话脱口而出时她才发觉,其实在那一刻,她竟是怨的。

    崔望喉头动了动:

    “耳熟。”

    麒麟洞内,他也曾这般问过她。

    郑菀回了这一句,已是满心畅快。这一畅快,才察觉刚才被她忽略之事,唇齿间辛辣粗涩的酒意分外熟悉。

    她眉毛一挑:

    “崔望,你刚才喝的是……梨花白?”

    凡间时尚觉梨花白甘醇清冽,可到了玄苍界才知,此酒过分辛辣,入喉艰涩,没有哪个修士会喝。

    可崔望却喝了。

    “是。”

    “为何?”

    “想喝便喝了。”

    此时,郑菀那颗迟滞的脑子终于飞速转了起来。

    垂目看去,崔望那如雪一般的白袍上斑点满布,红色的茂覆果浆液与不知名水渍交织,明明一个除尘诀就能解决的事儿,可他却似乎毫无所觉。

    梨花白。

    不肯解蛊。

    要求和好。

    这一切的一切联结起来,答案几乎呼之欲出。

    郑菀瞠目结舌,不假思索:

    “崔望,你……”

    “嗯?”

    “你……爱我?”

    “爱?”婆娑树影里,墙壁下,崔望面上神情看不清,语声呢喃,“爱是何物?”

    郑菀念了一段唱词作答:

    “爱是不见时念他,见时依然念他。念他时欢喜,忆他时恼恨,嘴里嚷着放下,心中却又提起,反反复复,周周折折。”

    “那便是了。”

    这轻飘飘的一句,却仿佛平地起惊雷,将郑菀的世界炸了个天翻地覆。

    她想,她恨他。

    恨他去时无影,来时无踪,轻飘飘丢下一句,便想她跟他和好,轻率得像她就是一棵无足轻重的杂草。

    可杂草也是有脾气的。

    而后又想,未来的无情道主如何会动情呢?

    他若真动了情,她这么只撼动大象的蚍蜉,莫不要被老天爷给劈了吧?

    老天爷没劈,郑菀却突然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眼底却忽起泪意,她揩了揩湿润的眼眶:

    “对不住,委实有些好笑。”

    崔望蹙了蹙眉:

    “哪里好笑?”

    “崔望,时过境迁,你懂不懂?”

    “不懂。”

    “三年了。”

    在凡间,孩子都生了。

    “三年而已。”

    崔望抬起手,宽绸拂过她的腮边,带起一阵寒凉,郑菀只觉头顶一轻,但见方才还在髻上的蝴蝶簪被他轻轻抽了下来,合掌一握,化为齑粉。

    他从袖中取出一支一模一样的插了上去,声音极淡:

    “郑菀,朝令夕改,并不是好习惯。”

    “我现下还要改呢,”郑菀一把将他新插上的蝴蝶簪拔了,丢到地上,还踩了两脚,做这些事时,她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哪个要你的东西?”

    崔望目光凝聚到她身上。

    郑菀抬手便将天羽流光衣剥了,还未递给崔望,便被他阻了,他拿了重新披她身上。

    与此同时,一股元力托着蝴蝶簪重新浮到她面前,崔望将其插到了郑菀的发髻上,满意地见到那只紫色蝴蝶趴到她头顶,才停了动作。

    郑菀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突然道:

    “崔望,我不会与你和好的。”

    “原因。”

    “很简单,我不会与一个鄙薄我的人在一块。”郑菀讽刺般道,“崔望,你爱我,却偏偏不情愿爱我。”

    郑菀不是个愚蠢之人。

    恰恰相反,在男女之间,她要敏锐得多。

    她从前敢利用崔望对她的一点好感谋求未来,现在就能看明白他反复纠结之下的意义。

    崔望闭了闭眼睛:

    “是。”

    他声音低而沉,

    “你朝之令,夕便改之,与我……”

    可郑菀已经听不见头顶传来的话语了。

    自那一声“是”后,头顶百会穴似有清流灌入,醍醐灌顶,天地间仿佛传来一声轻轻的“啵”,眼前顿时一片清明。

    她见这夜不再昏,这天不再暗,甚至连巷道都不再狭窄。

    体内似乎有股力量在左冲右突,它涤荡于各条经脉之间,经脉被迅速拓开,激流涌荡之下,元根倏地一抖,自一个椎体化为一个小小的圆珠。

    那圆珠极小,肉眼不识,却滴溜溜转了起来。

    继而越来越多的冰元力化气为液,缠绕上去,渐渐,圆珠内汇入越来越多的水流,水流分成两股,一深一浅,不知多久,深浅二色水流内,出现了两条冰蓝色小鱼,同样一深色,一浅色。

    小鱼首尾相衔,严丝合缝地嵌入圆珠里。

    郑菀已经感觉不到外界的变化了,而崔望却在她头顶第一缕飓风出现时,便察觉到了不对。

    这是突破的征兆。

    他拂袖落下十二高阶聚元盘,依照十二星斗之位放置,又迅速落下归隐阵,将此地隐藏。

    修士自入道门,以入元境为基,三阶为一大坎。

    比如,守中境到玉成境好过,玉成境入知微境却难。无妄境入妙法境易,妙法境入无相境却难。

    每一大坎,必会拦住许多人。

    突破契机各不相同,可如郑菀这般聊着聊着便突破的,着实是少。

    崔望想不明白她突破的缘由便不想,挥退暗中前来窥探的黑铁令令士,便站在一旁护法。

    这一护法,却是等到了第二日中午。

    郑菀睁开眼,但见崔望白袍斑驳,她抬手捏了个除尘诀,但见他衣袍上亮丽如新,才道:

    “多谢道君护法。”

    崔望瞥了眼身上干干净净的白袍,莫名地不喜她此时脸上的表情:

    太淡了。

    在那张如芙蓉般娇艳的脸上,再找不到从前哪怕那么一点儿的爱恨嗔痴,娇柔怨怼。

    “你……”

    没来由的,崔望心底有些空,这空便像是有人在他胸口开了道口子,一点一点地往外掏东西。

    他不知道被掏了什么,却知道,有什么东西,偷偷溜走了。

    郑菀笑了笑:

    “我知微境了。”

    “道君,你我在此地呆得够久,该走了。”

    她转身欲走,却被崔望一把拽住了手腕。

    郑菀回头瞥了一眼,视线从他苍白的面色滑过他格外幽沉的眼睛,想了想,笑嘻嘻提出建议:

    “道君若是舍不得,不若我等现下去双修?”

    不在乎,便谁都可。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

    这章时速只有240,和昨天那写的1000字合上一起发了。

    周五或周六可能需要带家人去别的医院检查,看排期。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17840507、小甜甜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兔子爱吃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月叶风举 2个;z0313nian、手中的大蒲扇、咔咔就是这样、落裳、问问小封、千寻、肥嘟嘟、爱猫呜、南风未起、callmecc、丹叔、luc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孟清和 214瓶;取名字好难 166瓶;咖啡 119瓶;绒绒 100瓶;per 69瓶;hoarse wheezing 60瓶;似墨 56瓶;一笑奈何、foxhuli 50瓶;顾青安 36瓶;子沫不夏。 33瓶;舞动青春、七、小鲤鱼、南风、桉桉琪、朝生、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 30瓶;湮 28瓶;邱小丫子 27瓶;仙女说 25瓶;三分野、杀死一只知更鸟。、何时花落、凤琛、隙华、池音、真的非常神奇、和铃声央央、在橱窗里吃饭、zero、七月、丶望月 20瓶;吴亦凡女朋友 17瓶;胖婷婷 15瓶;香晨蜜露冰霜 12瓶;小小小鱼 11瓶;隔壁家大叔、江屿、地主家的小可爱、默默yy、柒宝酱√、东卿有壶酒、sayammm、懒猫、半日闲、想不出昵称的昵称、绳命是入刺的井猜、阿呦、月叶风举、yuky、阿莫、炉子、路灯、苏苏苏苏焰、皇甫雨靖、你管我这么多、进口小祖宗、21650417 10瓶;苏爽甜小姐姐、〇 8瓶;喵喵没有鱼骨头 7瓶;34713206、storyends、kk、超 6瓶;萝卜涛、漓鎏、晶莹范范、今今、lydiacy、紫慕、珊珊、29360607、我爱吃鸡柳、31300847 5瓶;商隐、purple、不会魔法的小女巫、五月 4瓶;lete、一筐酥、守望——世界顶峰、泉 3瓶;过独木桥的蛮子、橘子汽水、花大嘟、smile、十一月、嘿,柚子 2瓶;今天更新了吗、蔡小雅、酱汁鱼霸、酸豆角炒肉超好吃、孤落时辰、如果,我说如果、极简主义、23699013、憩、爱吃爱玩的喵喵、vc、潆泶、vivi、22676236、妞妞爱吃、醉哉醉哉、黑鹿君、烂鬼公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