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时阵内, 天上旭日化作重重流火, 每隔半刻, 天地之间便会劈头盖脸地下一场火雨。

    此火为“重二”,仅比三味真火弱上一些, 莫说守中境,连玉成境碰上一丝,都会立时烧成焦炭。

    书远找到阴眼,连连下了七七四十九枚阵旗, 才列出了四阶冰旭阴罗阵,靠着这阵转阳为阴, 才能在满天满地的火海之中,得到一处可以安歇的阴凉之地。

    此地不过半寸方圆, 仅容两人立足。

    可每一场火雨落下, 都会对冰旭阴罗阵造成一次冲击,每一次冲击, 都会造成阵法的削弱。

    书远几乎将全部心力放在了维持阵法上,可他估算了下,仅靠着自己这副傀身, 不够将阵法撑到夏时结束。

    “在下一场火雨来时,我会留出一面, 将一部分火雨引进来, ”书远道,“郑菀,你要负责将这些引进来的火雨在十几息内消耗掉。”

    “好。”

    郑菀赤足站在黄沙上, 阵内的黄沙有些凉,可这凉意让她浑身舒坦,“你记得提前说一声。”

    书远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原以为这女修又要哭哭啼啼,可在今日第一次见她哭鼻子后,便再没见她流过泪。

    反倒是一直笑盈盈的,不喊苦也不叫累。

    “你脚还疼么?”

    书远瞧着她几乎陷进黄沙里的一双玉足,确切的说,是一双血足——

    已经看不出原来玉雪可爱的样子了,一双赤足,布满了红色的血泡,有的破了,血渍糊拉的,有的还鼓着包,对比那张过分精致漂亮的脸蛋,越发显得触目惊心。

    书远记得,在找到阴眼之前,郑菀的皂靴便被脚底下的黄沙焚穿了,后来更是化成了灰。

    可她并未要他帮忙,反而一声不吭地以元力裹着过来,便是这样,那双柔嫩的赤足也还是成了如今模样。

    书远一边想着暴殄天物,一边又觉得心中奇异,这人总每每出乎他意料。

    “疼啊。”郑菀鼓了鼓腮帮子,做了鬼脸,笑嘻嘻道,“疼死了。”

    “我这有药膏。”

    书远却腾不出手来取。

    “等过了这关罢。”郑菀看着天空,那金灿灿的大太阳像是凡间烤得酥脆酥脆的金罗酥,可惜很凶,“我可得留着这条命回家呢。”

    “来了。”

    正说着,又一道火雨铺天盖地而下,打得冰旭阴罗阵一阵阵颤抖,书远倏地对空一点:

    “放!”

    东面阵法整个嚯开一道口子,阵法不颤了,可口子内却一瞬间扑进来无数朵金灿灿的流火——

    郑菀不进则退,一脚踏出,一块冰晶从她掌心飘出,落地便涨,成为一块巨大的冰盾,冰盾挡住了空出的一道口子,也挡住了袭来的火雨。

    流火与寒冰相撞,发出一阵烤肉般的“滋滋滋”声响,无数烟气腾地飞起。

    郑菀的脸色肉眼可见地白了起来。

    一面墙大小的冰盾消耗太大了,即使她恢复元力比一般人快,也还是跟不上消耗。

    她能感觉到储存在元窍里的冰元力在迅速消失。

    冰盾被火雨烧穿了。

    数十朵金色流火朝书远射去,书远正忙于维持阵法不匮,动弹不得,说时迟那时快,郑菀抬手便一打冰箭符射出,她魂识因着仉魂诀日日不辍的关系,堪比玉成境,指哪打哪儿,冰箭符一一与流火相撞,在半空便抵消了。

    “精彩。”

    即使书远本尊战力不凡,也不免为郑菀这一手感到惊艳。

    这等神识掌控力,可不是一个守中境修士所能拥有。

    “还行,还行。”

    郑菀苦中作乐,冰盾是二阶术法,尤其这般大的冰盾耗费太过巨大,实在不适宜长久作战,若是像刚才的冰箭符一般,直接以神识指挥冰箭,与那流火相耗……

    一阶法术对上漫天流火,若是小心些,未必不能成事。

    郑菀从来都是想做便做之人,拂袖一挥,散去冰盾,顿时,漫天流火射了进来。

    书远皱了皱眉,也不知这位先天道种脑子犯了什么轴,恐怕他这具傀身要浪费了……

    这密密麻麻如蜂窝的流火,让人根本无从闪避。

    便是以玉成境大圆满来,怕也只能得到具稍微完整些的焦尸。

    便在此时,十,二十,三十,……数百支冰箭凭空出现,以乱叶飞花之法,向点点流火冲去。

    幽蓝与赤火相撞,“噗噗噗——”化成无数蓬飞烟,四散入了空中。

    像一场盛大的凡间焰火,炫目而美丽。

    流火一扫而空。

    阵法迅速合拢了来。

    郑菀跌坐在地,忙往嘴里滴了一滴樱露,前日崔望又给了她十来瓶,樱露一落腹,方才损耗掉的元力立刻便补满了大半。

    她盘膝打坐了一会,直到将所有元力都补齐,才叹了口气,揩揩脸:

    “吓死我了。”

    书远看着她因近距离与流火接触,而被燎得灰扑扑的脸蛋,嘴角弯了弯:

    “《莫虚经》不愧是仙经要卷,未想到……”

    “半算吧。”

    郑菀也没想到,竟然会误打误撞地被自己发现莫虚经,或者说,造幻诀的另一种用法。

    造幻诀一层,晓月清,便有这乱叶飞花之术,她原来只用来指使幻术,此时挪用到冰箭术,竟然也成功了。

    若是以此类推,当她学会的术法越多,能指挥的便也越多……

    当然,这等群攻之术,也只适合于低阶的。

    “又来了。”

    休息不到片刻,下一场火雨如期而至。

    郑菀不再焦虑,反而沉下心来,将这一场场火雨当作陪练,这等声势浩大的攻势,让她的落叶飞花之术越发纯熟——

    她能感觉到,等这夏时结束,别说守中境,便是玉成境修士,她都有一战之力。

    书远作为旁观者,更能感觉到这人由生涩到纯熟的过程:要知道,这等群攻术,历来最是难练,没有顶尖的悟性,没有合适的陪练,没有身处不敌便死的绝境——

    便只能靠时间磨,有些人磨了百年,也未必有她现在的进步。

    “怎么这么看我?”

    夏时终于结束,郑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再没有讲究所谓名门仪态,直喘着气。

    这等高强度的战斗,元力可以补充,精神上的疲惫却无从缓解。

    书远递来一块帕子,指指她的脸:

    “擦擦。”

    郑菀这才唤出耙镜,镜子一照,里面出现个灰扑扑的鬼脸,鬼脸上油光满面,汗渍像在脸上纵横穿梭的小溪……

    她竟是顶了这么一张脸出现在人前的。

    郑菀脸唰的红了,对着自己连施了两个涤尘诀,直到自己重现青春貌美,才有时间观察周围。

    不过短短几句话,漠漠黄沙退去,地面出现一片青草地。

    “不是该秋时?”

    “这是四时乱阵,属杀阵,难怪……”

    “如果是正常的四时阵,刚才度过夏时流火,这流火火种便该成为我等过关之礼,可礼物没出现……”

    “四时阵虽凶险,但不会致命,而四时乱阵,倒转阴阳,即使过了四时,我们也未必能够破阵而出。”书远面色凝重,“怕是……你我今日,都要交代在此处了。”

    “不,不可能。”

    郑菀想到那只瑞麒麟,即使无缘,也不必摁着她这等人一直打吧?

    “恕我冒昧问上一句,坊间传闻,郑真人是断命之人,是真是假?”

    “真。”

    “这便是了,断命之人,天机本断,阴阳倒转,混沌难分,进入先天阵法,极易引起紊乱,到这时,只能听天由命了。”

    书远说着听天由命,面上却丝毫不惧,眸中竟透出些微兴奋。

    郑菀已是呆了。

    无缘,竟是这个无缘?

    无缘天机。

    “妄揣天机,孽!”

    她捧住头,只觉得头又开始钝钝地发疼,她想起那一日,金砖一个个往她魂识跳。

    “崔望。”

    她在心里念了一声,唯有在这天命之人旁边,她才能感到一丝安稳。

    而崔望,则在徒手攀悬崖。

    他未穿外袍,只着中衣,左肩坐着只瑟瑟发抖的雪玉兔。雪玉兔前爪乖乖捧了只果子,两只后爪牢牢地钉在他的肩膀。

    双手被崖壁磨出了淋漓的鲜血,深可见骨,一前一后地往下挪。

    而右脚腕,却系着一条长形布带,布带一晃一晃,下面挂了个白色布兜,这布兜里,还装了个人。

    千霜真君将自己的残腿往里缩了缩,护住头,好让自己不被撞到。

    千霜想,她错了。

    原以为能在十二主城担任大司卿的离微真君,纵使修的是无情道,也当是怜贫惜弱之人。

    怜贫也许有,但惜弱却是差了一筹。

    她该庆幸的是,两人穿的,都是法袍,不存在凡布那等因超重而撕裂的情况——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要像五爪刨地的小猪一样被吊下去。

    想起之前,离微真君连连提醒她:

    “请真君将腰带系得更紧一些。”

    更紧一些为何呢?

    便是将这腰带系在上方那布条,免得松了开来,徒劳伤了一条人命。

    千霜只觉得,她太白门宗掌之女的自尊,以及本身身为女子的自尊一齐遭到了践踏,颜面无存。

    “真君缘何要如此麻烦?当真不怕得罪太白门?”

    千霜犹记得,在当时她被置入这白色法袍做的猪兜里,气急败坏问出的一句话,那时,离微真君的面色有些奇异。

    不那么冷,好似想起了某些趣事,她听他道:

    “相信太白门门主,不会为了区区一件小事,便与我归墟门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