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幻变诸天归一剑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初用五岳焚天裂风图
    燕赤火这边心意不定,却让那旱魃瞧在眼中,他狂笑一声,说道:“想走?没那么便宜。在我这万木大阵之下,你无论藏身何地,也休想瞒过我去!”

    燕赤火闻言,心中更是焦急。这万木大阵实在了得,旱魃所言未必有假。自己虽有不死之身,但如果被对方多灭几次,法力大降,还脱身不得,那旱魃就有可能彻底将自己杀死。

    陡然间,他想到那五岳焚天裂风图来,暗道:“这是我前世千幻神君所留下的宝物,定然有过人之处,而且它还是一件化形灵宝,不妨试上一试。”

    他一捏法诀,喝道:“朱巧儿何在?”

    话音一落,但见空中出现一个宫装女子,向燕赤火施了一礼,摇身一变,化为一幅图画,上面有山有水,飘飘荡荡地落了下来。

    那旱魃正欲出手,这幅图画却发出一道霞光,落在他的身上,嗖的一下,便将这只旱魃吸入其中。

    在场的鬼怪大吃一惊,眼看燕赤火就要落败,怎么转眼便翻盘?雪仙子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可就在此刻,燕赤火脸色却是一变。

    他清楚地感觉到,那只旱魃正是图中大肆攻击,眼看这五岳焚天裂风图就要困不住他了。

    燕赤火一咬牙,将身体一摇,化为三头六臂,同时一捏法诀,那五岳焚天裂风图便稳定下来。

    这旱魃进入这五岳焚天裂风图之后,只见这里有山有水,景致到是不错。但他哪里有心思赏玩,只想出去。

    这只旱魃在这里转了片刻,也没有找出什么头绪,心中暗道:“这是一件宝物,看来只能将这里的景致彻底破除,这才会离开这里。”

    当下他施展将这里五座高山打得摇摇欲坠,眼看就要破图而出,陡然间一股莫大的力道降临,这五座高山立即稳固下来。

    这旱魃知道是燕赤火施法,但他心中暗暗冷笑,这五岳焚天裂风图虽然是燕赤火的宝物,但他有万木大阵的加持,而且这万木大阵还在洞外,根本不能切割得掉,两相斗法,还是自家胜面更大。

    燕赤火在空中捏诀,口内喝道:“起!”

    那五岳焚天裂风图内,五座山峰飞起将那旱魃团团围住。这五座山峰虽然也是千幻神君所布,但这里融有五块落神碑,这可就在千幻神君的意料之外了。

    燕赤火本来担心,这会影响到五岳焚天裂风图运转,哪里料到千幻神君当下布下的禁制奇妙异常,自己运用这五岳焚天裂风图,如臂使指,并无半分涩滞。

    燕赤火又喝道:“断!”

    但见这五座山峰上下飞舞,图内的旱魃却觉得这万木大阵传过来的力道大大减弱,不由得暗叫:“不好!这人正在切断我与万木大阵的联系。”

    这旱魃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今日之所以大占上风,全是因为这万木大阵,倘若阵法的联系被切断,自己必死无疑。

    这旱魃一捏法诀,身上青光大作,飞出无数藤蔓,将这五座高山束住,只是藤蔓与高山刚一接触,他身体便是一震,不由得心中暗道:“怎么这人的法力会这么强?”

    接着,他耳边传来砰砰之声,有数道青光被震开,化为无形。这旱魃知道胜负全凭此一线,哪里肯放弃,身后又飞出大量的青光所化的藤蔓将这五座高山束住。

    但燕赤火施展出三头六臂,实力暴涨,这五岳焚天裂风图威力也提升了许多。燕赤火正在全力镇压这旱魃之际,那些宾客却有些异动了。

    只见一个合道中期的恶鬼叫道:“这人已经被韩大王羁绊,咱们还不时快趁机联手将其做掉?”

    其实有个心思的恶鬼绝非他一个,但其它鬼怪都没有开口,这只合道中期的恶鬼见众鬼怪有些异动,又叫道:“这个家伙不但可以变化为重明鸟,而且还可以施展如意神雷,他现在无暇动手,正是咱们的好机会!”

    话音一落,却见燕赤火化为一只重明鸟,倏地飞到这只合道中期的恶鬼身前。这只恶鬼在说这些话前,就防备燕赤火过来杀他。当下他施展遁术正欲逃走,却见一道紫光飞来,倏地把他缠住,让他动弹不得。

    这只合道中期的恶鬼大惊,叫道:“手下留情……”

    他话还没有讲究,燕赤火所化的重明鸟便飞到身前,只是用力一啄,这只恶鬼惨叫一声,化为团团黑气,消失不见。

    旁边众恶鬼无不大惊,他们平日里,只听过重明鸟是如何了得,却从未亲见。今日一见,这才发觉重明鸟的实力较传说中有过之而无不及。

    燕赤火回到五岳焚天裂风图前,那道紫光,也落到他的掌心,正是那紫海。众鬼怪均想道:“这人实力强劲之极,连手下的灵宠,都这般了得。”

    燕赤火只是斩杀那个合道中期的恶鬼,便又觉得五岳焚天裂风图里面的高山不稳,于是急忙又施展法力,将局势稳定下来。

    那只旱魃刚刚发现可以离开此图的迹象,哪知迅速又稳固下来。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却想到自己设宴请客,如今陷入困境,这些宾客却没肯出头的,肚里便破口大骂。

    燕赤火这次立威之后,那些鬼怪明知道燕赤火不能分心,但让他们前去与燕赤火斗法,谁也不肯再出头。

    燕赤火知道得速战速绝,否则这些厉鬼时间一久,有可能再会出来向自己挑战之人,届时只怕自己不但没有将那只旱魃击杀,反而自家会被这些鬼怪斩了。

    他喝道:“灭神!”但见那冰火谷飞起,倏地将那旱魃摄入。这旱魃大喝一声,身上的绿光四射,将自己团团护住,便要硬生生地从这冰火谷中飞出。

    燕赤火见了,咬破舌尖,向那五岳焚天裂风图喷去。那旱魃只觉得周身寒气大作,青光处处断裂。

    这只旱魃知道在这冰火谷待得时间越长,自家就越发危险。当下,他顾不得寒气浸入体内,硬生生地从冰火谷中钻出,却见一座高山从天而降,正砸在他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