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嫡女巧当家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迷惑至深
    姬如欢强忍着上前将人一棍子敲醒的冲动,耐心解释道,“这种芙蓉膏,长期吸食会导致人的精神恍惚,陷入幻境,您所谓的长生不老,都是那芙蓉膏让您产生的幻境。”

    皇帝怒斥道,“如欢,虽然朕疼你,但也由不得你这般放肆随意诋毁国师,质疑朕的长生不老术。”

    姬如欢扶额,牛头不对马嘴的开口说道,“您有多久没照过镜子了?”

    皇帝吃了独孤驰砚喂下的两颗醒神丹药,此时倒还算清醒,开口应道,“朕照镜子干什么?”

    姬如欢没回答皇上的问题,而是对一旁九皇叔和风满楼道,“给他搬一面镜子来,大些的。”

    两人虽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去了偏殿,找了一面大穿衣镜,皇宫的镜子不同于外面的铜镜,里面倒影出来的景象,倒是特别清晰。

    两个人将镜子顿到皇帝面前,姬如欢伸手扶着有气无力靠坐在龙椅上的皇上,开口说道,“您自己看看,您这个样子,有没有一点像要飞升得道成仙的样子?”

    皇帝被迫照了镜子,看着镜子里倒影出来了模样,就这样愣住了,面上挂着明显的不敢置信,不敢相信镜子里个狼狈不堪,苍白瘦削的人是他自己。

    可是努力了这么久,每天都在幻境里遨游的人,又怎会这般容易承认自己的长生不老术是假的。

    看了好一会儿,皇上才开口应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朕当然也不例外。”

    一旁风满楼很是无语说道,“真的是没救了,直接抗出去得了。”

    皇帝这会总算是注意到独孤驰砚和风满楼两人的不一样了,盯着两人一脸防备开口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姬如欢应道,“我的人,陛下,您去外面看看,看看或许就知道,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皇帝疑惑看着姬如欢,姬如欢开口继续说道,“吴越轩拿到了国师用芙蓉膏毒害您的证据,围攻了长生殿,国师正跟他们在外面对峙,您出去看看,看看这国师还会不会听您的。”

    皇帝听得姬如欢的话,倒是也想出去看看了,只是他却还是自欺欺人的不相信国师会害他,只开口说道,“朕倒是想去看看,这吴太师到底为何要造反。”

    说完就从龙椅上站起身来,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是姬如欢眼疾手快,及时将人扶住,便忍不住再次劝道,“您看看您现在这样,路都走不稳,都是那芙蓉膏害的,您怎么就不信呢。”

    皇帝冷哼一声,似是为了证明自己很好,甩来了姬如欢的手,自己站稳,便脚步漂浮的往外走去。

    因为是姬如欢,皇帝倒是对姬如欢没有过多的怀疑,所以也并没有发现,这大殿里所有人都已经换了,并不是原来的人。

    看着皇帝自己一个人踉踉跄跄往正殿外走去,姬如欢到底有些不忍,打算快步跟上去扶他一把。

    只姬如欢刚迈开脚步,却被独孤驰砚一把拉住,小声说道,“你干什么?”

    姬如欢眼神看着往外走的皇上,同样小声应道,“路都走不稳,我送他过去。”

    独孤驰砚皱眉,“你这个时候过去,跟皇上一同出现,不正好告诉国师,他的密道暴露了么?到时候只怕你跟皇帝都得被国师抓起做人质。”

    姬如欢皱起眉头,九皇叔说的没错,她只忙着想办法如何让皇帝相信他们,倒是忽略了这点。

    便听得九皇叔开口继续说道,“让他自己去,待那国师的阴谋暴露,国师肯定会直接抓了皇帝做人质,将他送回来,咱们只需在这里守株待兔,收拾了送他过来的护卫,就带着皇帝从密道离开。”

    姬如欢看着已经到了正殿门口的皇上,担心的道,“可是让他一个人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独孤驰砚无奈应道,“你们在这里守着,若有人过来便悄悄解决了,我跟上去看看。”

    姬如欢点了点头,在九皇叔跟上去之前小声嘱咐道,“那您自己小心。”

    皇上脚步虚浮跌跌宕宕的出了正殿,脚步都有些踉跄。

    明明是晚上,可远远看去,却有些灯火通明的感觉,甚至映亮了半个夜空,而那光亮正是从长生殿门口映照出来的,皇上不觉加快了脚步。

    可到底是夜里,路面看的并不是太清楚,皇帝本就脚步虚浮,踉踉跄跄行走的很是艰难,好几次差点摔倒,发现身边居然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便忍不住大声斥道,“和顺,死哪儿去了?”

    喊完之后,又想起这是在长生殿里,和顺并不在这儿,见着身边空荡荡的,便气恼道,“这群刁奴。”

    结果还是一个人跌跌宕宕的往外走,累的气喘吁吁的到了长生殿门口,总算是见着了人,而且长生殿门口,可真是人山人海灯火通明。

    那些人手里拿着各种武器,将宫强和门口守的死死的,国师背着手站在那些人身后,火光映照在国师的身上,让皇上看得有些晃神。

    长生殿的门开着,皇帝一眼看去,便见着以吴越轩为首,一群手拿兵器的士兵举着火把,跟国师的人对峙着。

    皇帝站在原地将气喘匀了,才站直身子,往那边走去。

    吴越轩最先透过守着长生殿的逆贼看到里面出来的皇上,看到皇帝,他也是大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陛下如今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臣等参见陛下,护驾来迟,请陛下恕罪。”吴越轩率先施礼,后面的人也就跟着看见了里面的皇帝。

    见吴越轩都跪下施礼了,一群人也都跟着跪下施礼,不过吴越轩很快就站起来了,毕竟还有国师这群人虎视眈眈,他们得随时做好跟这些逆贼拼命的准备,光跪着可不行。

    吴越轩这动静,当然也惊动了国师,国师转过头来,诧异看着皇帝,开口说道,“陛下怎么来了?”

    然而守着长生殿门口的这些人,却并没有跟吴越轩等人一样给他施礼,仍旧守着长生殿的入口和宫墙,根本就没回头看皇帝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