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嫡女巧当家 > 第六十七章 毒害青姨娘
    大凉好不容易被赶出了北境,战事差不多也该结束了,想必父亲也很快就能班师回朝,姬如欢那一颗提着的心也总算是稍稍放下。

    回了萦念阁,好好洗漱了一番,姬如欢也难得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一早醒来,便听得伺候自己洗漱的青梅说道,“小姐,青姨娘一早就过来了,在正厅里等着您呢。”

    姬如欢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开口斥道,“怎么没叫醒我?”

    跟在姬如欢身边久了,青菊早摸透了自家小姐的脾气,只要不犯什么大错,小姐便不会罚她们,被小姐斥责,倒是一点不害怕,继续伺候着小姐洗漱,并开口应道,“小姐,是青姨娘嘱咐的,小姐在外面受了苦回来,怕是都没能睡个安稳觉,让奴婢们不要吵醒了您,奴婢们看您睡的这般香,也心疼呢,这才没叫您的。”

    姬如欢瞪了一眼青菊,说道,“你快出去,给青姨娘招呼一声,我马上就到,青梅,你来伺候。”

    姬如欢过去前厅,青姨娘便站起身施礼道,“郡主安好。”

    姬如欢忙上前扶起青姨娘,笑着应道,“青姨娘怎的又这般,跟欢儿客气起来了,快快请坐。”

    青姨娘苦涩笑着应道,“礼不可废,要是让有心人知道,便又是麻烦了。”

    见着如今的青姨娘眼窝深陷,面如菜色,明显不似她离开之前的模样,姬如欢皱起了眉头,朝着邱妈妈挥了挥手,邱妈妈便招呼着下人,包括青姨娘带来的人,全出去了,自己则守在了正厅门口。

    待所有人都下去,姬如欢才开口问道,“都是欢儿任性,让青姨娘您跟着受了连累,可是祖母为难您了?”

    青姨娘摇了摇头,叹息应道,“我都知道,你也是担心将军,老夫人只掳了我掌家权,倒是没为难我,只是让那云姨娘掌了家,本就对我怀恨在心,哎……”

    姬如欢皱起了眉头,开口询问道,“她对您出手了?”

    青姨娘诧异看着姬如欢,开口询问道,“欢儿怎知道?”

    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姬如欢忙开口圆回去,“我以前年纪小又愚笨,可没少吃云姨娘的暗亏,最是清楚这云姨娘看似温婉实则歹毒的性子,这云姨娘是如何对付您的?”

    青姨娘原本是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姬如欢,听得姬如欢这般一说,便也不打算隐瞒,叹息一声,开口说道,“那毒妇,居然收买了我身边的婢子,对我下了毒,若不是我及早发现,如今怕是都见不着你了。”

    姬如欢差不多已经猜到,却还是故作震惊的开口说道,“她怎么敢,居然做出这般阴毒之事,那婢子可是被抓住了?”

    青姨娘无奈应道,“待我察觉到不对,那婢子却已经被推进井里灭了口,所有的证据也被清扫干净了,这些事,我原本不打算告诉你,可是想着我哪天要是被算计的去了,你跟慕儿他们却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我就……”

    姬如欢过去努力忍着眼泪掉下来的青姨娘身边坐下,拉起她的手开口说道,“您放心,我定不会让那云姨娘得逞,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青姨娘强忍着的泪水终于还是落了下来,泪眼朦胧的看着姬如欢,反拉住姬如欢的手,感动叫了声道,“欢儿。”

    姬如欢安慰的拍了拍青姨娘的手,开口问道,“雪姨娘最近如何?”

    青姨娘叹息着应道,“还不是老样子,哎,她那个身子,时好时坏的,基本足不出户,不过倒是省了不少麻烦。”

    姬如欢若有所思的道,“雪姨娘的身子一直都不好么?”

    青姨娘应道,“倒也不是,再跟将军之前,性子也跳脱,挺活泼的,自从跟了将军,生了三少爷之后,伤了身子,就是这般样子了,不过能拖这么多年,也是……”

    青姨娘突然瞪大了眼睛看向姬如欢,“你意思是说,雪姨娘也是?”

    雪姨娘自从生完了三少爷姬成陌,身子便一直是这个样子,时好时坏,也甚少出门,这都十几年了,青姨娘倒是从没想过这种可能,可如今自己被云姨娘下的那毒,下的那般隐秘。

    若不是她略懂医理,娘家人又精通医术,她拿这那些物什回去娘家细查出来,只怕自己被害死了,都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般一想,倒是觉得这事儿很有可能了。

    姬如欢抿唇应道,“谁知道呢?雪姨娘还病着,若真是这般,想必还没暴露,倒是可以查上一查。”

    青姨娘眼睛一亮,开口应道,“正是,这倒是个机会,这事儿我去办。”

    前世青姨娘在自己离开大明之前,能一直活的好好的,想必也是有些手段,便点头应道,“行,待有了眉目,青姨娘还是交给我来处理比较好,不过这云姨娘可不是省油的灯,青姨娘还是要小心一些。”

    青姨娘应道,“欢儿放心,我已经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自然省得。”

    待送走了青姨娘,邱妈妈便开口说道,“小姐赶紧的去用饭吧,这都快晌午了,可别饿坏了身子。”

    姬如欢点了点头,边过去偏厅用饭边开口吩咐道,“派人去通知心怡公主一声,就说我回来了,甚是想念她,想见上一面。”

    姬如欢想收拾云姨娘,还需筹谋一番,但是姬飞燕,倒是可是先好好收拾一顿。

    吃过了饭,姬如欢便去了主院见祖母,又陪着祖母说了一会儿话。

    一回去院儿里,还没等到心怡公主那边的消息,倒是便见到了和顺公公身边的小内侍。

    不用内侍开口,姬如欢便差不多已经猜到,怕是皇上已经知道了她回京消息,派了人来接她入宫的。

    待到那内侍一说话,便果然是带了皇上口谕,让她现在就进宫。

    姬如欢也没推辞,收拾了一番,便跟着内侍坐上了去宫里的软轿。

    有和顺公公身边的人和特有的令牌,姬如欢坐着软轿畅通无阻的直接进了养心殿。

    姬如欢一进殿,心怡公主便冲了上来,热情拉起施礼的姬如欢,开口说道,“可算是见着你了,一收到你回来的消息,我便过来求父皇了,父皇说也想你了,便让我在这儿等着,他派人去接你进宫,你这些时日可还好?怎的突然就跑去了北境呢,那边可是在打仗啊,多危险!你是不知道……”

    一见着姬如欢,心怡公主便兴奋的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念叨起来,坐在首位上一直没插上话的皇上,终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好了,朕已经让人备好了晚膳,先过去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