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问米 > 第295章 再生波折
    虽然我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但我仍是想最后再博一把,一来,是为了让对方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这样等于是在为柏灵争取生的希望,二来,哪怕是恶心恶心对方,我这心里也会好受不少。

    然而,我一心想让柏灵活下去,却忘了我眼前的这个人会读心术了!

    我只刚站起身来,对方就让人举起了火把。

    “赵冲,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帮着我们找到八巡战舰,要么,我立刻让手下人放火烧了这里!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有机会救你那只猴子!”

    一听这话,我心里当即就咯噔了一下。

    一边,是一直觉得亏欠了我,但我却反而觉得愧对了他的父亲,一边,是一心一意扑在我身上,不仅连性命都可以舍弃,更是为了我,心甘情愿变得那般不人不鬼的柏灵!

    无论选择谁,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无论最后谁活了下来,我的心里都会愧疚一辈子!

    没办法,既然对方是在逼我,那我死了,是不是就没事了?

    我心里刚一冒起这个想法,对方当即声色俱厉的朝我吼道:“别以为你死了就没事了!只要你一死,我立马把那只猴子带回去,让她做一只真正的猴子,给动物园里那些猴子传宗接代!”

    一听这话,我的胸口立马被一股杀意所充斥,但迫于柏灵还在身后,我却不得不咬着牙忍了下来!

    “你这样做,就不怕我兄弟知道后,会对你女儿下手吗?”

    “呵!笑话!这里全是我的人,只要我说一句,谁敢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我原本是想提醒对方,我们这边还有一个能卜会算的诸葛锦的,但话刚到了嘴边,我却立马把话咽了回去,并且赶忙转移了自己的念头。

    然而,我那一闪而过的想法,却还是被对方给偷窥了去。

    “诸葛锦?你是说那个跟你们一起来,之后在我房间里借故去了厕所的孬种?不怕老实告诉你,他并没有去什么厕所,而是一出我的门口,就撒丫子逃了!”

    让人意外的是,袁树这句话还没落音,门外就传来了诸葛锦的声音。

    “开什么玩笑?我诸葛锦是那种没义气的人吗?我也不怕老实告诉你,一到你们这儿,我就看出来我们此行必有难,所以先逃出去保存实力,现在我不是就回来了吗?”

    “呵!行,就算是我错看了你,那又怎么样?就凭你那点儿三脚猫功夫……”

    一边说着,袁树一边背着手优哉游哉的转过了身去。

    但在他转过身的那一瞬,说到一半的话,却忽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此时白菜已经把一把*架在了袁柳的脖子上,押着袁柳跟在诸葛锦身后走了过来!而且来的还不止他们三个人,还有一脸苍白,却仍是双目炯炯的老黑!

    “别别别,你可千万别乱来!那可是你媳妇儿!”

    一边说着,袁树一边慌张的让开了一条路,让白菜押着人走了进来。

    “哼!媳妇儿?你这特么是在开玩笑呢吧?别说老子跟你女儿还什么都没发生,就算是发生了点儿什么,那也是你们用的药,可不是老子想进你这贼窝当你女婿!”

    上次的事件袁柳虽然是被魔族附身,没有自己自主的控制权,但对发生过的事情,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自从上次高夏为了保护神族的利益,不惜要以牺牲她为代价也不能让她去魔族起,她就已经对特勤部的做派感到了厌恶。

    后来白菜拼死也要把她救下来,她自然是一心一意的扑在了白菜身上。

    此时见到这般情景,袁柳当即就哭了起来。

    “爹,女儿求求你,放过他们吧!他们从来就没针对过你们,也并没做过什么跟你们过不去的事情,一直都是你们在找他们的麻烦啊!”

    “你给我闭嘴!你没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人是谁吗?这难道也叫没做过跟我们过不去的事情?”

    闻言,我不由嗤笑着望向了对方。

    “好笑了,我们诚心诚意的想来合作,是你们下药在先,又想杀我在后,我只不过是出于自卫,这也叫跟你们过不去?”

    “你好笑什么?你自己心里头有没有私心你自己清楚!要不是凯觑我神族的八巡战舰,你会跟我们合作?你可别说没有!我的特殊能力是读心术!”

    我最恨的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栽赃嫁祸,我来时最初的目的明明就是想救我爹,甚至连里边儿有什么我都不知道!要不是刚才高夏说漏了嘴,可能我直到被他们害死还是莫名其妙!

    他现在竟然信口雌黄的污蔑我!这已经是触及了我的底线!

    然而,我刚一动,老黑就上前拦住了我。

    “别冲动,他现在的目的就是想让你生气,这样他才能有机可乘。”

    不得不说这狗日的袁树真的是阴险到了极点!这种时候都还在想着怎么算计我!

    要是我一激动冲了上去,白菜必然过来帮我,他们人多势众,老黑又负了伤,到时候说不定,袁柳就被他们的人抢了过去也不一定!

    好在身后还有这么一个镇定的老黑,不然我就又上他的当了!

    见到自己父亲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算计我们,袁柳当即不顾自己安危的把白菜手里的钢刀抢了过去,之后把刀平放在脖子上声泪俱下的望向了袁树。

    “爹,如果你执意要留下白大哥他们,那女儿也没什么可说的,只是,女儿这条命是白大哥拼了命才救回来的!如果他要因你而死,那我就先把这条命还给白大哥!”

    这一举动直接点中了袁树的软肋!

    见到袁柳情绪激动,袁树当即着急的挥手喝退了所有的手下。

    “傻女儿,你可别犯傻!什么话都可以跟爹商量,只要你不死,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

    原本我以为这样一来,我们就能顺利逃脱了的。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袁树刚说完这一句话,就双眼一翻软软的朝着地面倒了下去!

    等到袁柳倒地,那通灵堂的刘堂主,才一脸怒意的从拐角处走了出来。

    “好你个老袁,竟然为了自己的女儿就出卖我族的利益?你下不了那个手,我来帮你下!”

    说着,对方就朝身后的锦卫一挥手,“来两个人,把人给我抬走!其他人把周围都给我围严实咯!只要放跑一个,你们所有人就老老实实全特么到边疆去劳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