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七六七章 遭遇妖怪(二更)
    张云燕想到云天哥哥和云霞妹妹,心痛不已,也很忧虑,祈盼哥哥和妹妹还活在人世,兄妹三人能尽快相逢团圆。

    她心中在呼唤:“哥哥,妹妹,你们在哪里呀,我寻找了十几年,至今没有音信,难道你们已经……已经离开人世啦?”

    一个可怕的阴影随即闪现于脑海,她就是阎小鹏的小夫人云霞,又被无情地折磨脆弱的神经。云燕很恐惧,很悲愤,脆弱的心灵有了滴血之痛。

    张云燕想起了儿时兄妹三人在一起的情景,想起已故的爹娘,两行泪水流下来,既思念又悲痛,在低声哼唱。

    这支摇篮曲《轻风》,自兄妹三人诞生之日起,便一直伴随着他们:

    “风儿轻呀轻,

    莫吵宝儿醒。

    请擦去汗水留下柔情,

    宝宝要做甜甜的梦。

    风儿轻呀轻,

    莫吵宝儿醒。

    请带去烦恼留下笑容,

    宝宝正做甜甜的梦。”

    张云燕在反复地哼唱,为爹娘惨死悲愤,为兄妹离散伤痛,有了无尽地思念和祈盼。

    她默默地哀叹:“爹娘要是还活着该多好呀,妹妹也不会丢失,哥哥也能守家在地,兄妹三人会团聚至今,不会有背井离乡失散之痛。两位老人要是能看着我们长大成人,该多高兴呀。我们兄妹会让二老安度晚年,不再受到丝毫伤害。唉,晚了,亲人们永远失去了……”

    思念中,张云燕流下泪水,心痛不已……

    天晴日朗,大地幽幽,在浓浓的绿意中,哺育着无数的生灵。世上多灾多难,又不乏色彩斑斓的美景,有着无限的生机,正延续着生命地传承。

    张云燕一路走来,思绪繁乱,既有甜蜜又有苦涩,沉浸在截然不同的情绪中……

    她想起家仇,又为无处寻找冯家宝和阎飞虎两个仇人焦急。

    想到冯家宝,云燕自然地联想到贾宝峰。那个恶霸和冯家宝长得酷似,很想宰杀贾宝峰,既能为民除害,又能解一解心中仇恨的情绪。

    哪知,那个恶霸和冯家宝一样,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心愿依旧难成。

    张云燕想起那两个神秘的仇敌“白爷”和“云爷”,怒火又起,那两个买凶追杀自己的家伙太可恨了,他们到底是何许人呀?

    云燕从杜晓天那里得知,“云爷”年近三十,阎飞虎才二十出头,可以确认不是那家伙隐名埋姓追杀自己。

    “云爷”也不是冯家宝,那家伙不会武艺,只不过是个有权有势的恶霸而已。

    那个“白爷”一直在雇佣柳万等恶徒追杀自己,却始终没有现身,不知所在,云燕心里一片茫然。

    “白爷”还没有除掉,现在又出了一个“云爷”,这两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是谁呢?还有没有其他雇凶追杀自己的人呀?

    张云燕不知道“白爷”和“云爷”是什么人,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雇凶追杀自己的家伙,都是何底细,藏身在哪里

    她有了一种预感,认定已知的两个家伙不会远在它方,而是在追寻自己的行踪,在暗中监视,策划阴谋诡计,使出各种手段,不杀害自己不会罢休。

    张云燕想到躲在暗处的两个凶手,有些紧张,也时常叮嘱自己,要多加小心,防范被人偷袭。

    对此,她不能不忧虑,暗箭难防,想防备那些家伙也很难呀……

    忽然,响起了喊叫声,听起来很恐慌,很急切。

    张云燕的沉思被打断,急忙抬头观望,前边道路被树林遮挡,没有办法看见,喊叫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妖怪害人啦!救命呀!快救人呀……”随着喊声,有人惊慌地跑过来。

    张云燕听说有妖怪伤人,大吃一惊,神情紧张,有了怒意。情况危急,她没有多想,抽出宝刀冲过去。

    这时,又有两个人大声喊叫,慌不择路,在拼命地奔逃。

    张云燕来不及询问,飞身跳跃进入树林里,向喊叫的地方奔去。她不知道是何方妖怪在此害人,很紧张,也很担心,害怕遭遇无法对付的妖魔鬼怪。

    在紧张焦虑中,张云燕看到了,不由得吃了一惊,又很快镇定下来,这个妖怪尽管很厉害,但是比起浑天元圣和地灵神,还不是那么可怕。

    只见,在树林外面的草地上,一个女子被妖怪捉住,正在极力地哭喊挣扎,毫无作用。一个年轻男子受了伤,无力救助,只能喊叫哭泣。

    妖怪相貌狰狞,十分可怕,尖嘴利爪闪闪发光,周身上下也是红光闪烁。原来,这家伙是火流星。

    张云燕知道,凭自己现在的本事很难取胜,不过,还不至于败给妖鸟。

    她很紧张,也很担心,不是因为眼前的火流星,而是地灵神,要是那个雪雕精就在附近,不但那一男一女必死无疑,自己也性命难逃了。

    观察中,张云燕扫视女子一眼,并不认识。

    那个女子很年轻,看上去二十岁刚出头,神情惊恐,却没有遮住花儿般的面容,浑身颤抖,也掩饰不住婀娜秀丽的身形。她穿戴华丽,是个富家女子,已经陷入必死的绝境。

    那个男子有二十多岁,穿戴一般,却很整洁,看上去不是富裕之家,也不是穷苦之人。从衣着服饰看,他二人身份不同,既不是兄妹,也不是夫妻,可能是主仆。

    张云燕想寻机偷袭,却没有可趁之机,十分焦虑。

    只见,火流星在大声喊叫,要对那一男一女下手,杀死后再带走。

    眼见这对年轻人就要死去,张云燕不能再犹豫,否则一切都晚了,休想救人。她无暇多想,大喊一声冲过去

    火流星见仇人到来,非常意外,又很惊疑。它怒火上冲,立刻收住利爪,大叫一声扑过来,要把可恨的仇敌撕碎,然后吞下去。

    张云燕挥动宝刀迎战妖鸟,和火流星杀在一起。

    顿时,草地上杀声连连,气氛更加恐怖,惊得鸟儿飞去,吓得虫儿躲避,这幽静之地立刻变成了死亡地狱。

    张云燕

    挥动飞龙神刀上劈下扫,快捷凌厉。火流星尖嘴利爪快如钢刀,剑羽锋利不让分毫。双方你来我往,杀得难分难解。

    那个女子蜷缩在地上抖个不停,两眼紧闭不敢看这场血腥地厮杀。

    那个倒地的男人已经来到女子跟前,抓住她的双手,在哆哆嗦嗦地安慰着。

    他双眉紧皱,紧张地看着一人一妖激烈地厮杀,惊恐之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他非常害怕,也万分焦虑,盼望那个女子能杀了妖怪,哪怕把妖怪打跑也是求之不得的,起码能保住二人性命。

    张云燕沉着机警,反应神速,击其要害,进攻躲闪紧张有序。

    火流星紧盯不放,有攻有防快如闪电,招招凶狠变化莫测。

    敌对双方不敢有丝毫大意,不能露出半点儿破绽,既要保护自己,又要杀掉仇敌。

    那个女子吓得浑身颤抖,两眼紧闭不停地呻吟,一动也动不了。

    那个男子万分焦急,既担心他二人的生死,也为张云燕的安危焦虑不已。

    张云燕无法取胜,只好施展“飞龙神刀刀法”,不敢奢望打败火流星,只盼望能把妖怪逼退。

    火流星毫不畏惧,也使出可怕的妖法抵御攻击,恨不得立杀仇人,发泄已久的仇恨。

    天地间,黑白二气升腾翻涌,黑白二“龙”飞舞攻击,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

    强劲的妖风并不示弱,红光闪闪,和黑白二气绞杀在一起。

    一时间,啸声凄厉,气势惊人,一声声巨响如同雷鸣一般,强烈地震撼着大地,一道道光芒好似闪电,刺痛了一颗颗恐惧的心灵。

    那个女子抖得更厉害了,灵魂似乎已经飞去,恐惧的身心几乎要被撕碎。

    张云燕和火流星在奋力地斗法,依旧分不出高低上下,只好各自收回,接着厮杀起来。双方打了多时,一直难分胜负。

    火流星知道,此时的对手本领大增,很难制服,不由得泄了气。它不想无休止地争斗下去,扫了一眼那对男女,暗暗地叹了口气。它愤怒地骂了一句,很不情愿,又不得不丢弃本已到手的猎物,展开双翅飞走了。

    张云燕看着妖怪飞去的身影,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取胜,但是解除了险情,救下了那对男女,深感欣慰。

    她看了看那个浑身颤抖的女子,叹了口气,心生怜惜,过去安慰。

    那个女子见妖怪没有了踪影,才知道危险已经过去,恐惧的身心随即松弛下来。她长长地舒了几口气,好像是一滩泥,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

    此女子见恩人来到面前,又挣扎着坐起来,万分感激,泪流不止。她一边流泪一边道谢:“恩人,谢谢你救了我,我会感激你一辈子!”

    那个男子终于死里逃生,非常高兴,也连声道谢。

    张云燕安慰道:“不用谢,见到妖怪行凶,我不能不管。你们不要叫恩人,就叫妹妹吧。”

    险情过去,那个女子的身心安稳下来,对张云燕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