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道友之红山巫书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第六条墓道
    大脑袋着实的被大家给坑了一次,确切的说是被毛豆豆给坑了一次,不过那话已出口定然是收不回来了,之后大家又小坐了一会,吃了一些压缩饼干后,这才渐渐讲起主题,他们毕竟年纪尚轻,但看闲聊就已经浪费了不少的宝贵时间,只听林姚问道:“晓星哥,那咱们应该走哪条墓道呀?”

    林姚心中没数,又怕走进墓道大家在再次中那五行术,她看着思考中的晓星哥,然而水晓星此时还未想出答案来,苏心就说道:“我大胆的猜测一下,依我看来五条墓道都是走不出去的!”

    林姚不知为何?便是又问道苏心,又听苏心解释道:“我觉得这五条墓道只是一个障眼法,是扰乱人心用的,林姚你想想,当盗墓贼走到此处时,若是能逃过五行术这一劫,他们现在应该会商议何事呢?”

    林姚未加思索,随口说道:“当然与咱们想的一样啦!还是得商议该走哪条墓道才是啊!”

    “是呀!可商议的结果呢?”苏心微笑着问道,似乎早已想到林姚会这样问,又见林姚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想应该与咱们一样,各有说词吧!”

    “这就对了呀!倘若意见不统一,那么就会僵持不前,因为谁都怕再次中那五行术,可若是再因此事伤了和气,便是很有可能分道而行,那么岂不是就中了建墓者的计谋,没有了团队,生存的几率也会大幅度降低,甚至因此而命丧黄泉!”苏心说道。

    苏心的话大家都听得见,均思考了一阵子,又听林姚问道:“若不走这五条墓道,那咱们大家总不能原路返回吧?”

    只听毛豆豆在一旁诧异道:“原路返回肯定是不行的!不过苏心之意到是与我想的有些相似,苏心你也认为这里还有第六条墓道口吗?”

    林姚心想,毛豆豆真是马后炮,人家苏心都说过的话,她还能大言不惭的讲出来,不过毛豆豆提到了第六条墓道,这事还是比较稀奇的!

    “是呀!我猜测这里应该还有一条墓道,且应该是暗道,也正是因为五条墓道均在明处,让咱们大家一目了然,故而咱们大家只是看到眼前的墓道,却忘记了墓中的规则,之所以未墓,那必然不会很容易就进进出出的,我想不如大家好好的找一找,我坚信这里一定有机关!”

    忽听“咔擦”一声从洞壁边传来,紧接着又传来“哗哗”声,似乎是尘土与沙石滑落的声音,但洞中早已尘土飞扬,加上头灯之光的照射下,就好像是下了一场严重的雾霾!

    “我呸!我呸!”大脑袋吐了几口土,又骂骂咧咧的说道:“我去了,他奶奶地!偷摸解个手竟然还将洞地面给浇塌陷了!怎么哥今天就走霉运!”

    水晓星等人均听得见大脑袋骂骂咧咧的,可听他的声音极其的小,那声音就像从屋里传到屋外一番,中间就像隔着一道门,穿透力定然很差,只听水晓星喊道:“大脑袋你在哪里?你没事吧!”

    “我呸!那啥,哥没事,晓星啊!你们在上面小心一些,这个洞塌方了,哥是第一个掉下来的,幸好不高,不过哥这屁股还是被石头搁了一下!”大脑袋坐在一坨土堆上,并朝着上方喊道。

    “哦!我知道了,大脑袋你没事就好!”水晓星喊道。

    待尘土渐渐落于地面时,水晓星等人才诧异的看到洞壁边的暗门,只听新月喊道:“哇!是暗门,还真被苏心猜着了,这里应该就是第六条墓道口。”

    新月不知深浅就第一个跳了下去,也在于她之前听到少个哥说这里并不深,心里早已有了底,然而墓道口暗门并不大, 大脑袋掉下去后就坐在此处的下方,新月这么一跳后,可就坏了事儿,只听大脑袋传出“哎呀我去了!”

    说来也是搞笑,新月的双脚是直接落到了大脑袋的大腿之上,而大脑袋腿上的肉就柔如海绵一般融柔软,新月本以为这是土疏松柔软的缘故,便是紧接着又是一个跳跃,就从土坡上跳了下去,大脑袋无疑是又受了二次的伤害,只听他喊道:“我去!那是啥玩意!”

    见大脑袋捂着双腿都快哭了出来,又听上方水晓星喊道:“大脑袋我跳下去啦!”

    大脑袋这才急忙窜了窜地方,喊道:“啊!快下来吧晓星,里面有故事啊!”

    大脑袋说的这个故事,就是指这里面可能有邪祟,否则自己的双腿怎么无缘无故就被踩了呢?新月的速度极快,大脑袋疼痛的瞬间仰着头还紧闭着双眼,是完全未看见新月的身影,让水晓星快些下来,也是想让他来保护自己,虽说自己的双腿未伤及筋骨,可皮肉也是很痛的呀!

    当水晓星跳下之后,才问道:“大脑袋你刚才说啥故事来着?”

    只听大脑袋说道:“刚不知道是什么玩意踩到哥的腿上,然后嗖的一下就不见了,哥也没来得及看清楚,也不知道是不是啥邪祟!”

    水晓星想了想,便是暗自偷笑,心想肯定是新月跳下去后踩到了大脑袋的腿上,接着又急忙的逃走了,心想我是否应该将此事告知给大脑袋呢?也不知新月知晓我告密后会不会生气?

    大脑袋看着水晓星,说道:“晓星,那啥,你想啥呢啊?咋想着想着还笑了出来?”

    水晓星未免穿帮,便是一个跳跃就从土坡跳了下去,这样与大脑袋就有了一段距离,于是说道:“大脑袋你现在这幅模样,你自己不觉得好笑吗?不过也许这里真的有邪祟,很可能还是个专门吃人的女邪祟呢!”

    大脑袋忽略了水晓星的前半句,可听见后半句后他便是茫然起身,拖着腿就来到水晓星的面前,他神情紧张且四下张望,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了远方的闪光点处,指着颤抖的手并说道:“卧槽了,晓星快看!那边好像真有吃人的女邪祟!”

    水晓星若无其事的朝着大脑袋指向的那边看了看,才发现远处真的有处闪光点,但水晓星并不以为然,心中料定那就是新月,然而此时林姚等人均已跳了下来,便是均来到水晓星与大脑袋的身旁,至于闪光处林姚等人当然能够一眼察觉,听林姚问道:“晓星哥那是什么?”

    见水晓星走到林妹子身旁,附耳说道:“那是新月,我之前吓唬大脑袋,说那边是会吃人的女邪祟!”

    “哈哈!晓星哥真有你的,不过新月的腿还真快!这一会竟然跑了那么远,也不怕出点啥事!”林姚说道。

    忽听左后方传来声音……听她说道:“林姐姐,我可听到你说啥了,我明明在这里休息,为啥说我跑那老远呀?”

    然而说话的人正是新月,见新月突然打开了头灯,林姚等人这才发现新月的所在之处,可背后均竖起了汗毛来,那么远处的闪光点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林姚诧异的回了一下头,可闪光点此时早已消失不见,于是林姚又急忙转头问道:“新月你一直在这里吗?我险些被你给吓死!咋不开头灯!”

    “林姐姐我当然在呀!我只是跳了几下就坐到一旁休息来了,不是为了节省些体力嘛!再说啦,我不开头灯不也是为了省电嘛!当林姐姐你们的头灯均没有电的时候,我的头灯在拿出来,那可就是无价之宝啦!可是比这墓中所有的金银古器都值钱呀!”新月嬉笑道。

    此事大家当然知晓,很少用头灯,当然会省电,林姚不想与新月争辩,于是问道:“新月看见那边有闪光点了吗?”

    见新月摇了摇头说道:“我这边极其的低,那么发生啥事我可未看见,咋啦林姐姐?是哪边有闪光点呀?”

    新月这才起身走向林姚,又见林姚给新月指了指大概的方向,还自言自语道:“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如此远的距离,新月绝不可能闪身的这么快,说明那边一定有东西!”

    大家的议论声,回音都极其的大,这足以说明这里的空间很大,听水晓星说道:“无论前方怎样,咱们大家都不能停止不前,我看咱们还是先过去查探一番,切记要多加小心!不要随意走动。”

    水晓星走到了最前面,大约走了有十余米处时,这才发现几根粗大的立柱,与其说是粗大的立柱,不如说就是岩石,看来是防止墓内塌陷的,起到了支撑的作用,那立柱均极其的粗,看来直径也得在五米开外,再向墓中间走去,十二座环形雕像对视墓的中心,此时便能数出立柱的数量,见新月环顾四周,自言自语道:“六个极其粗的立柱支撑,简直犹如铜墙铁壁番,未想到墓中也能见到如此震撼的工程呀!”

    不过林姚却好奇了起来,听她说道:“大家看这六根立柱,难道就不觉得怪怪的吗?这六个立柱链接起来就是一个圆圈,虽说支撑着墓室,但我也从未见过有用六根立柱的,我知晓古人建立圆圈立柱时,多为五根且有五行之寓意,可这里却多出来一根,圆圈又不需要对称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