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龙猿吞天诀 > 第八百三十九章 雷刹国
    悬岩州西方的雷刹国,阴暗的天空中雷电涌动,终年不见阳光。

    雷刹国东城的一处塔园之中,一座十二层的石塔耸立,顶层塔台之上,纪凡站在仙修少女身后的不远处,整个人有着昏昏欲睡之感。

    塔外的细雨淅淅沥沥,犹如洗涤石城。

    在昏暗深沉的天空下,石城非但不显脏乱,反而很是洁净。

    雷刹国的五方城,由五个石城按照五行方位所布,纪凡和仙修少女所处的东城塔园,就是他跑腿为之买下来的。

    城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石塔林立,这样有着一座石塔的塔园,还算不上城中的大户人家。

    屈服于仙修少女的纪凡,倒是觉得行事同她比较合得来。

    有着一座石塔的塔园,得二十颗低品灵石,对于仙修少女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纪凡却深深知道,二十颗低品灵石在绝大多数低阶修士手中,则是一笔极大的财富。

    之所以城中的石塔这么贵重,是因为雷刹国这里与其它地方不同,城中一些石塔是刻有引雷密文的,可将一些被吸空的灵石,放在塔中密雷坛上储存雷力。

    “城中石塔吸收雷力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仙修少女双眼无神,看似向城中遥望道。

    “雷刹塔是悬岩州西灵之域的九大宗门之一,可别闹出什么动静让人盯上了。”纪凡有着对少女的提醒之意,不想招惹什么麻烦。

    “天天也见不着阳光。”

    仙修少女表现出不满,似乎不喜这样的环境。

    对于少女无神的双眼,纪凡其实是有着好奇的,在他觉得,以少女的家世和自身实力,若是有什么眼疾的话,恢复起来应该不难。

    仙修少女的眼睛这样,如果不是不想恢复,就是看不见的双眼,遭遇过非同寻常的经历。

    “这里看似还行,也挺特别的,其它的地方未必有这里好。”纪凡对于雷刹国的情况还算满意,能来到这里走动,也很合他的心思。

    十多年前纪凡盗了悬空禁地石像男子龙咬尾古戒之后,他就发现了古戒中存在一件很异样之物,那件古物就同雷力有关系。

    至于悬空禁地是不是与雷刹国有潜在联系,雷力又等不等同于灵墟法则,则是让人难以想象。

    “以后叫我纱主,听到没有?”

    仙修少女回头看着纪凡,喝斥的语气,明显想体现自己的权威。

    “知道了,主子。”

    纪凡没表现出与仙修少女对着干的意思,稍稍躬回应道。

    在纪凡觉得,若是仙修少女喜欢游历的话,跟着她也没什么不好。

    少女嘴上虽不饶人,心地却还不错,至少在之前同纪凡的交锋中,她没拿出什么攻击宝物,也没让两名强者出手。

    而且仙修少女也同意了纪凡的条件,没过于勉强他。

    在纪凡看来,仙修少女脾气看似很差,嘴上也不饶人,但心中却有着柔软的一面,非让他说,还是太嫩了一些。

    一直以来,都是纪凡在带领一家子人,现在能有一个人带领他,他也可以余出些心力做自己的事。

    修炼了这么多年,纪凡积攒了些家底,但一部分东西,他算不上真正吃透了,如何将闲置的东西转化为战力,才是他往后一段时间着重要做的事。

    仙修少女稍稍转身,纪凡好像知道她要干什么,上前让她搀住了手臂,带着她从塔台,回到了石塔之中。

    石塔顶层的积雷坛上,一颗仙气被吸尽的极品仙石摆在其上,石坛雷纹密布,有着一丝丝雷力被灌入极品仙石中。

    再往下一层,则是放置了很多衣柜,衣物都摆在了明面上,甚至还有饰品晶柜。

    带着仙修少女往石塔下面走的纪凡,每每看到这样的景象,都不能理解这种世族大小姐的生活。

    有着贴身储物之器可以用,将衣物放在明面上,拿出收回显得极为不方便。

    再往下一层,则是被布置好的冷热双池,沐浴的环境古色古香。

    石塔之中的下人,好在不是纪凡一个,来到雷刹国东城买到塔园的第一时间,仙修少女就安排他出去招了三十多个婢女。

    女人家近身的事情,多是无需纪凡伺候的,一座石塔中的婢女不少,忙慌慌的,可以帮他分担分担。

    “纱主,这两天城中很热闹,似乎有世家的女子要举行比武招亲。”纪凡将仙修少女交给一名年轻婢女之后,小声言语道。

    听到纪凡的话之后,仙修少女有着一定的思量,但并没有表态。

    快入夜的时候,纪凡在石塔九层的一间石室安置下来,算是与仙修少女同层而居。

    因为有婢女伺候的关系,纪凡是不需要近身守夜的。

    躺在铺了毛毯的石床上,纪凡逐渐闭上了双眼养精蓄锐。

    跟着仙修少女有些天了,纪凡并没有进入逝葬虚空,对于少女修炼空间之道,他现下还是颇为介意的。

    这些天中,仙修少女虽没有问纪凡的来历,可他隐隐觉得少女应该是知道了什么。

    不管仙修少女的为人心地如何,身份若是被人识破,纪凡也不免为之担心。

    “早早晚晚的事。”

    稍稍考虑一番,纪凡像是对自己安慰,有着少许释然。

    纪凡是初次来到雷刹国,他能察觉到,这里也同碧虹山脉一样,在重力落灵灾劫之后,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以前雷刹塔是悬岩州西方的九大宗门之一,现在的雷刹塔,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纪凡有着怀疑的态度。

    从雷刹国东城布置的比武招亲,纪凡觉得不是灵修世家,所以他才对仙修少女提了一嘴。

    至于招亲女子是什么人,什么身份,纪凡则是没往太深了想。

    像这样的比武招亲,纪凡从前也见过,而且在崇修尚武的修炼界,斗灵或是比武招亲情况很正常。

    一般举行这样的比武招亲,是吸引强者的手段,也可以看做是招赘,被推出来的女子,或是大家小姐,也可能是世家丫鬟。

    举行比武招亲的家族越是不得了,门槛条件也就越高。

    如果是仙修世家举行比武招亲,即便推出来是一个丫鬟,同样能让很多修士趋之若鹜。

    在灵修之中,纪凡自觉实力还可以,可是现如今,却是成了仙修少女的家奴,若是自己主动的也就算了,面对仙修少女的威胁,他是被动的屈服。

    “阿大管事,纱主唤你过去。”

    没等纪凡躺下半个时辰,石室的石门之外,就有婢女在外面小声说话。

    稍稍叹了口气,本就和衣躺下的纪凡,从石床上起身,整理一番衣着,打开石门走了出去。

    缓缓的琴声在石塔九层寝殿中响起,纪凡表面上也没有反应。

    外面春雨绵绵,琴声则是惆怅不已,长长的尾音沉溢,余音像是无法磨灭。

    来到寝殿,看到仙修少女一身淡青色寝衣坐于琴前,神情很是投入,纪凡也不说话,静立于一边。

    待到一曲终了,仙修少女好一会儿才睁开双眼:“许久未弹了,生疏了很多。”

    纪凡就犹如面瘫一样,没有任何的表示,其实心中却很愿意听仙修少女弹琴。

    “阿大,纪凡,没想到强行抓到的奴才,竟然是灵墟界以前不得了的人物,你没什么要说的吗?”仙修少女摇了摇头之后,突然对纪凡笑道。

    “往事不可追,现在我只是纱主的仆役阿大。”纪凡故作深沉道。

    “往事?似乎也不是很久吧,你虽然鬼鬼祟祟的,却有些本事,难怪拜古道都奈何不了你。”仙修少女的双眸,难得有了些神采。

    “听说森罗道还有些人,你是不是将之藏起来了?”对于纪凡不出声,仙修少女继续问道。

    “我们被拜古道之人重创,大家已经散伙儿了。”纪凡算是给出了回应。

    少女就像笑看着纪凡,仿佛对他很有兴趣。

    在仙修少女起身之后,纪凡上前将她扶上了帐床。

    穿着淡青色寝衣的仙修少女很好看,放下的长发丝丝分明,可是寝衣却丝毫不暴露。

    “以后你就继续叫阿大吧。”

    躺下身子的仙修少女,给了纪凡安排。

    此时仙修少女想的是,她拿不住的逆天灵修几乎是没有的,她有些好奇,纪凡倒底是一个什么程度,甚至有着好好同他比试一番的好奇。

    但主动同纪凡提出比试,仙修少女说不出口,也不会这么做,这倒不是她怕输,而是主子要有威仪和骄傲,没有哪个主子会邀仆役过招。

    “阿大,你带我到这雷刹国来,是不是有所图?”仙修少女的被子盖好之后,身子很安静。

    “纱主想要游历,又不愿在深山居住,这雷刹国的五城,已经是难得的地方,而且这方天地的气象非同寻常,或许能得到什么利益。”纪凡并没有掩饰对雷刹国的期待,他甚至希望能有什么动乱,这样说不得可以趁乱得利。

    即便在雷刹国长住,对纪凡也没什么不好的,他现在不需要寻找机缘,而是需要时间来消化以往得到的机缘。

    至于纪凡以前的身份,他自然不希望暴露,更不想被追问,每个人都有着一些秘密。

    就像是纪凡对仙修少女的身世虽好奇与介意,但他也轻易不会进行探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