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穿越宁采臣 > 第二百五十章:清算
夜,风满邺都,丞相府,灯火通明,书房中,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站在慕仁府面前——

“父亲,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他宁采臣虽然武冠当世,但是他也是大梁的臣子,您身为朝廷丞相,难道他真敢对我家动手不成,就不怕王上怪罪吗。”青年开口道,模样隐隐有几分慕仁府的影子,正是慕仁府之子慕青:“而且现在赤翼军、庞若、李猛、裘千叶等人都已经身死,他宁采臣就算要对付我们,也没有证据,他难道还想一手遮天不成。”

“当年陈彦贵为梁国大将军,尚且礼让父亲三分,难道今日我慕家还怕他宁进之不成。”

慕青神色显得有些激动,不过慕仁府却是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神色古井无波,等到慕青说完,才开口道——

“走吧,带上小兰他们,趁夜离开邺都。”

慕仁府开口,他说的小兰是他的一个女儿。

“父亲。”慕青脸色一变,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慕仁府居然对宁采臣如此忌惮,还要让他们连夜离开邺都,像是逃难一样。

“走吧,为我慕家留下一点香火。”慕仁府开口,脸色平静,但却给人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宁进之不是陈彦,陈彦一心终于梁国,但是宁进之,他就是一匹狼,梁国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块肥肉....”

“马上走,不要迟疑,迟则生变,这一次在黄门坡没能杀掉宁采臣,他一定会与我们清算,或许就在今晚,快点走。”

慕仁府开口,吹促慕青,他心里已经萌生了死志,从今日御书房中,慕白将李猛、庞若、裘明海三人的人头呈上来,他就知道,他活不了了,那三个人头,与其说是呈现给朱稷的,还不如说是宁采臣拿来给他、裘明海、朱弘毅三人看的,而且他清楚,以现在宁采臣的实力和势力,他们必死无疑,所以在心里,他早已萌生了死志,但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子女也为此陪葬。

“父亲。”

慕青看向慕仁府....

“哒哒哒...快!快!...给我围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和吵杂之音,还有一大片火光。

“老爷,老爷,不好了,军队,军队把我们包围了...”

一个中年管家脸色慌乱的跑了进来,慕仁府和穆青的脸色都是在一瞬间一变,不过还没等两人说话,院子的大门就被踹开,随后就见一大堆士兵冲了经来。

“你们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尚闯丞相府,你们想掉脑袋吗?”

慕青当即脸色一沉大喝道。

“呵呵,掉脑袋,我看要掉脑袋是你们。”慕白一身黑色战甲,看着慕青冷冷一笑:“大胆慕仁府,联合赤翼军勾结蜀山、峨眉拦截灵药,意图谋害王上和宁将军,罪大恶极,来人,给我将所有人都给我抓起来。”

“你敢。”慕青大喝,不过他的话并没有什么威慑力,随着慕白的一声令下,幕府在场的几个丫鬟、家丁就被抓住,还有几个士兵朝着他和慕仁府走过来。

“等一下。”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慕仁府开口了,自始自终,他的脸色都很平静,久居上位,他的心境早已遇事古井无波,看着慕白:“宁进之在哪里,我要见他。”

“慕大人恐怕是见不到将军了。”

慕白回答道,慕仁府脸色微变,深吸一口气道——

“告诉宁进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任凭他处置,只要他放过我慕家的其他人。”

“父亲。”

慕仁府的话落下,慕青就是脸色一变,看着慕仁府,不过慕仁府却是挥手制止了慕青,目光看向慕白——

“麻烦慕都尉装告宁将军。”

说着,慕仁府对慕白拱手行了个礼,这一刻,他姿态放得很低,堂堂当朝宰相,却给一个都尉行礼。

不过对此,慕白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冷笑,开口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慕大人应该清楚,做错了事,终是要还的。”慕白嘴角一扬:“慕大人要失望了,将军有令,今玩,一个人都不能放过,上,给我抓起来,若有反抗,就地格杀。”

说着,慕白手一挥,身后的士兵就一拥而上。

“他宁进之真要这么绝。”慕仁府脸色彻底变了,看着慕白。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慕大人,这个道理,你应该不会不懂吧?”慕白冷笑:“抓起来。”

“不要,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抓我,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造访吗?”....

很快,整个丞相府乱成一团,尖叫声一片,无论是家丁侍女还是慕家的直系成员,统统被抓。

“噗嗤...啊”

有人惨叫,那是一个反抗的人,直接被慕白一刀斩首....

“把这些人押往午门,其他人跟我走。”

最后,裘家包括家丁丫鬟二百多口人全部被抓,出了丞相府,慕白对那些压着慕仁府等人的士兵下令,随后带着一大批人再次向远处赶去...

“天,那不是丞相府吗?看,那是慕大人,怎么回事?怎么丞相府的人全被抓了,慕丞相也被抓了。”“那好像是骁骑营,宁将军的亲兵。”“天,这是怎么回事,宁将军要对丞相府动手了....”“快看,骁骑营还在行动,他们去的方向,裘家....”

丞相府外,有不少人看着这一幕,看着裘家的人全部被抓,一个个勃然变色。

骁骑营动了,将丞相府的人全部抓了,这个消息,如同飓风一样席卷邺都,整个邺都为之震动,尤其是一些得到一些消息的达官显贵,更是心惊肉跳,他们知道,今晚,邺都要变天了,可能要血染午门.......

“父亲,骁骑营动手了,慕家全部被抓了....”

乾宁宫,萧王后得到下面的消息,整个人都不能平静,美眸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色。

“他果然动手了,今晚,要变天了。”萧腾开口道:“好了,我也要回去了,在这里呆久了不好,记住,今晚,当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说完,萧腾转身离开乾宁宫。

“公主,刚刚得到消息,骁骑营吧慕家的人全抓了。”昭阳宫,小环向永乐汇报道,面露忧色:“宁公子有些冲动了啊,现在陛下还在昏迷,宁将军未得许可就这样,如果陛下醒来,恐怕会怪罪....”

“小环,你说,梁国,还有救吗?”永乐却是没由来的问了一句。

“啊”小环愣了一下,看着永乐。

“其实我一直在想,父王无德无才,朱弘毅、朱弘基也不是什么明主,就算梁国交到他们手中,也迟早会灭亡,反而受罪的是梁国百姓,既然迟早要灭亡那个,早晚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说,如果宁将军带领我梁国,会是怎样的情况....”

“啊!”小环惊得张大了嘴巴,看着永乐。

“我一直想让梁国变得富强,向西楚、强汉那样的大国,我更想像母后那样母仪天下,我想陪着他,一起治国平天下。”

永乐开口,美眸中闪烁则莫名的光芒,小环则是一惊张大了嘴巴,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

“开始了啊,今晚,不知要有多少人成为宁进之刀下亡魂。”长信宫,李先生自语。

“先生以为,宁进之会对朱弘毅动手吗?”这时候,李先生身边的朱弘基突然开口道,眼中迸发出精光,如果宁采臣真的把朱弘毅杀了,那今晚,倒不失为一件好事。

“难说。”李先生则是眼神微凝,最后道,他也不敢断定,他能断定,今晚会有无数人人头落地,甚至慕仁府、裘明海等人都要死,那一系的人估计今晚都要人头不保,但是朱弘毅,他不敢确定。

见李先生这么说,朱弘基眼中明显闪过一丝失望,不过还有一丝希冀。

“母后,母后,你一定要救我啊,只有你能救我了,丞相已经被抓了,宁采臣动手了,要杀我们啊,母后,我不想死啊,求求你,一定要救我啊....”

兰林宫,得知慕仁府一家被抓,朱弘毅整个人都彻底失态了,被吓破了胆,央求的看向德妃。

德妃一身华袍,身段妖娆丰满,长相绝美,虽然三十多岁,却像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美艳性感,美眸看着眼前已经完全失态的朱弘毅,美满是失望,还有悲凉,这就是他的儿子,为了活命,居然要她去****宁进之....

“母后,你一定要救救我啊...”见德妃没有说话,朱弘毅却是整个人都急了。

“好”最后,德妃站了起来,看了朱弘毅一眼:“今晚,我去为你求情,今晚过后,你我母子关系,一刀两断。”

听到德妃的话,朱弘毅脸色也是变了一下,不断挣扎,最后一咬牙道——

“请母后救我.”

德妃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朱弘毅一眼,不过这一次,她的眼神变得冷漠,然后踏步走出兰林宫。

“天啊,真的是裘府,骁骑营这是要干吗,不仅抓了丞相府的人,如今裘府也不放过吗?”

王宫外,裘府,大门紧闭,慕白带领数千骁骑营来到这里,将裘府团团围住,看着紧闭的大门,眉头一皱道——

“给我轰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