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血染长生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望风而逃
    王青虎就从储物镯里煞出一颗丹药,塞进柳娇陌的口中,边道:“休息一会就可以飞了,但你也不可大意,最近一段时间不要争强好胜,不要跟人家打架,也不要跟人家吵架,拉架都不行,要修身养性,没事吟吟诗,喝喝茶,弹弹琴,泡泡澡,看看远方,最多过个三两个月就可以恢复正常了,不会留下后遗症的,你放心。”

    姜小白点头道:“那就好!”

    柳娇陌就抬头看着他,道:“你兄弟都是话这么多的吗?”

    姜小白赧然一笑,道:“就我徒弟话少!”

    柳娇陌便道:“哪个是你徒弟?”

    陈静儒就走了过来,抱拳道:“见过师娘!”

    柳娇陌脸上一红,低下了头。

    姜小白急道:“胡说八道,人家是木行宫的宫主,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师娘了?”

    陈静儒道:“但师父抱着的女人,不就应该是我师娘吗?”

    布休就噗嗤噗嗤地笑。

    柳娇陌才想起还躺在姜小白的怀里,羞涩难耐,挣扎着想坐起来,无奈身体太虚弱了,竟没有坐起,索性把脸别过去,不动弹了。

    姜小白也觉得怀里抱了个烫手山芋,扔也不也,抱也不是,急道:“柳宫主受伤了你没看到吗?”

    陈静儒不敢犟嘴,便不作声了。

    天赐白就觉得今天苏醒,没有挑好日子,诸事不顺,刚刚就随便吼一嗓子,就吼得地道坍塌,把自己都埋了,幸亏他们都是高手,泥土埋不住他们,自己又挖了出来,本来心里就有怒火,又挖了半天地道,真的是火上浇油,不会气能把自己给气死。

    单长老使了吃奶的力气,追进了地道,没想到正吐着舌头追得起劲,地道却塌了,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等候。

    过了好半天时间,终于才见到那些高手像老鼠一样从土里钻了出来,个个灰头土脸,没有一点高手的风度。

    但单长老却也不敢嘲笑,还得带着谄媚道:“老祖宗亲自出马果然非同凡响,真的是山崩地裂啊,那两个家伙真是不知量力,死有余辜!”

    天赐白就感觉这家伙是在嘲笑他,怒道:“你给我闭嘴!”

    单长老被骂得一头雾水,想来想去,这个马屁拍得没有问题啊!却是不敢反驳,低头道:“弟子闭嘴!”

    天赐白道:“你确定火麒麟被刚刚这两人带走了吗?”

    单长老听了这话,才回过味来,原来这两人已经跑了,怪不得老东西要发这么大的火,看来是马屁拍到腿上去了,难怪要被撂一蹄子。便道:“弟子没有亲眼所见,但跑掉的这个人,名叫姜小白,火麒麟就是他们带进来的,他们此番回来,就是为了抢火麒麟的,现在他们走了,想必已经带走了火麒麟。”

    天赐白道:“也就是说你没有亲眼所见了?”

    单长老道:“弟子没有亲眼所见!”

    天赐白道:“那先上去看看。”

    单长老心道,看也白看,人都死光了!但嘴上不敢说,只是应了一声,就跟着几十个高手返回地面,但他的速度实在太慢了,那些高手又不愿等他,转眼间又被落下了。

    五大阁主因为牵挂姜小白的安危,生怕他被火行宫的人给活捉了,所以没有远去,一直站在天上观望,这时见蓝色的结界里飕地冒出一百多道人影,均是脸色一变,因为他们看这几十人的身形,便已知道,这伙人的修为不在他们之下,应该都已踏入地仙境。

    一般修士踏入尊斗境,摆在他们的面前会有两条路,一条是踏入真仙境,争大道,求永生,但踏入真仙境是何其艰难,几万年来,这个世界也没听说谁能证道成仙,真仙境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欺骗世人的谎言,虽然也有不少人一直在坚守,但坚守的后果就是早死早超生。更多的人觉得突破真仙境无望,便会选择另一条路,那就是踏入地仙境,相比尊斗境,可以提升修为,还可以延年益寿,多活个几千年不成问题。不过一旦踏入地仙境,再想突破真仙境,就没有一点可能了,从此与仙道无缘。

    而五大阁主就选择了后面这条路,毕竟这条路走得容易些。

    但这个容易只是相对于踏入真仙境,对于广大修士来讲,就算想退而求其次,踏入地仙境,也是难于上青天。不要说地仙境,虞梦子想踏入尊斗境,都一直突破无门,更别谈地仙境了。就算是北野剑阁,整片长空大陆最强大的门派,地仙境的高手也是凤毛麟角,不过区区五个人,更别谈其他小门小派了。

    所以五大阁主见火行宫一下冒出一百多个地仙境的高手,自然大吃一惊,地仙境的高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贱得就像是地里的大白菜?可想而知,当年火行宫鼎盛之时,强大到何等逆天的地步?难怪会惹得神怒人怨!

    天赐白落到地面,四下一看,一片狼藉,房屋坍塌,尸首遍地,不要说火麒麟,连一个活人都看不见,转头就想询问单长老,但单长老还在赶来的路上。抬头一看,见天上站着上万人,他不喜欢被人踩在脚下的感觉,脸露不悦,冷冷道:“你们是谁?”

    面对一百多个地仙境的高手,北野通天也不敢托大,这时抱拳道:“在下北野剑阁北野通天,见过火行宫诸位前辈!”

    天赐白冷冷道:“你们来我火行宫干嘛?看笑话的吗?”

    北野通天当然不敢告诉他,我们是来阻拦你们点燃圣火的,便道:“我们听说火行宫有了麻烦,所以特地赶来相助一臂之力的。”

    天赐白就觉得他们是来看笑话的,冷哼一声,道:“我火行宫的麻烦还需要你们帮助才能解决?什么东西?给我滚!”

    北野松就有些听不下去了,堂堂剑神岂能任人羞辱?便打算反唇相讥,他虽然骂不过布休,但骂这些老家伙,还是有些把握的。

    但知子莫若父,他还没有开口,北野通天就竖了下手,示意他不要开口,北野松不敢违抗,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北野通天也不生气,依旧彬彬有礼,冲着天赐白抱拳道:“告辞!”说完就招了下手,便带着四大阁主,还有上万手下匆匆离去,转眼消失于天际。

    也幸亏他走得及时,他前脚刚走,单长老就喘着粗气上来了,天赐白转头问道:“北野剑阁是什么门派?以前怎么没听过?”

    单长老道:“北野剑阁现在是长空大陆的第一门派,阁主北野通天号称剑神,无人能敌!”

    天赐白冷哼一声,道:“无人能敌?那为何要臣服于我火行宫?”

    单长老怔道:“臣……臣服?没有臣服啊!”

    天赐白道:“没有臣服那为何要来助我火行宫一臂之力?”

    单长老又是一怔,道:“怎么可能?若不是五大名阁,我火行宫的圣火已经点燃了,怎么会助我火行宫?”

    天赐白就觉得事情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道:“怎么回事?”

    单长老便把上次点圣火的时候,五大名阁和金鲲宫从中作梗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天赐白听完,才知受了北野通天的戏弄,本来心里就有火,而且火上还浇了油,现在更是油上添油,肺都快气炸了,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边上就有一人道:“宫主,这个混蛋竟敢调戏我们,真是活腻了,刚好我们现在手痒,跑了就有用了吗?杀到他老家去,把他一家老小全部杀得精光!”

    天赐白倒也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他毕竟是一宫之主,愤怒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下来,道:“不急!既然他是这片大陆的第一高手,就让他多活两天,看来这个世道已经变了,已经不是我们走的时候的那片天地了,就怕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我们现在首要之事是点燃圣火,等点燃了圣火,再慢慢收拾他们!”

    单长老忙道:“老祖宗说得有道理,等我火行宫点燃了圣火,五大剑阁弹指可破!”

    天赐白道:“你跟我详细说说,那个什么姜小白和火麒麟的来历,还有这十万年来,这片大陆的变故!”

    单长老便应了一声。

    五大阁主此时还在逃命的途中,他们真真没有想到,火行宫的圣火还没有点燃,便可以让这片大陆的五大霸主望风而逃,可想而知,如果火行宫的圣火点燃了,那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五大阁主的心情都是无比沉重,眼前的天虽然湛蓝如洗,但在他们的眼里,却是灰色的。

    水玉净这时道:“北野兄,我们这算是在逃跑吗?”

    北野通天道:“我们只是大意了,没想到火行宫竟然封印了这么多的高手,这事太过突然,我们得回去从长计议,光靠我们五个人,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水玉净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们不去找人家的麻烦,人家肯定也要找我们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