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武断八荒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血雨
    昏暗的天空之下,两道身影浮空而立。

    “仇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阿依洛看着仇年缓缓地将广场恢复原状,眉宇间隐隐有些不安。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仇年的声音慢慢响起。

    “嗡嗡嗡!”

    云凡有些惊异的发现,他身下的那尊青铜四方鼎竟然在这个时候发出了轻鸣。

    阿依洛似有所察觉,猛地抬头看向了头顶之上那片昏暗的天空。

    当看到那原本昏暗的天空,此时却是缓缓地撑开了一个黑洞的时候,他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

    仇年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那缓缓旋转着的黑洞,眼中露出一抹悲戚的神色。

    云凡的视线也是不由看向了那处黑洞,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里面出来了。

    一道黑影从那黑洞中掉落而出,快速地落向阿依洛的方向。

    云凡凝神看去,那身影怎么看上去像是一头魔兽。

    阿依洛的眼中露出一抹煞气,他可不会管那掉落下来的是什么东西,杀了便是。

    那青面獠牙的魔兽快速地噬咬向阿依洛的方向,只是还没等它靠近,就已经被后者身上恐怖的灵力给撕成了两半。

    “咚!”

    庞大的尸身重重地摔落在广场之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滚烫的血液倾洒在青石板上,将原本绿意幽幽的广场,变得有些猩红了起来。

    “呼呼呼!”

    还没等云凡回过神来,那黑洞之中再度掉落下三道黑影,齐齐地轰杀向阿依洛的方向。

    阿依洛冷哼了一声,缭绕在其身侧的灵力再度将那三道身影撕裂。

    广场之上又多了几道残缺的尸体,染红了一大片的青石板。

    很快,那黑洞之中又掉落下数道黑影,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黑洞下方的阿依洛!

    “仇年,你以为用人海战术就能困住我吗?对于我而言,只是单方面的屠杀而已!”

    阿依洛看着那些没完没了落下的身影,眼神不由一冷,快速出手轰杀了那些家伙之后,转过头对着仇年喝道。

    “我又何尝不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仇年看着广场上那些残破的断肢,眼中带着悲怆的神色。

    “我也曾经反对过,可是为了达到最后的目的,为了将你彻底地留在这里,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条路。”

    “所以,今天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我也要将你阿依洛永远地留在这里,给他们陪葬!”

    仇年猛地抬起头,一直古井无波的脸庞,在这个时候却是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

    仇年的身影快速地一晃,已经出现在了青铜四方鼎的后方,飞快地划破自己的掌心,然后猛地按在了鼎沿之上。

    带着神圣气息的血液飞快地被青铜四方鼎吸收,鼎面上的睚眦面纹很快便是变得猩红了起来。

    那双狞恶的双眼也是在这个时候发出了猩红的赤芒。

    “以我帝尊之血,开启四凶法阵,以睚眦之名,断送往生之路!”

    低沉的喝声从仇年的嘴中传出,一股股猩红色的光芒从广场的边缘之处暴窜而出,竟是隐隐形成了一个囚牢般的法阵。

    “该死的,你们早就设计好了陷阱?!”

    此时的阿依洛就算是再蠢,看着那漫天的猩红赤芒,也知道自己中计,心下不由大怒。

    阿依洛怒喝一声,将那些从黑洞中钻出,攻击自己的人类和魔兽尽数轰杀,想要破开这处空间逃出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刚刚领悟的规则之力却是完全发挥不了作用。

    “别白费力气了,这处小世界已经被我彻底封死,加上这座四凶法阵之一的睚眦凶阵,你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这里的。”

    仇年拦住了阿依洛的去处,看着那想要夺路而逃的后者,神情冷漠地说道。

    “没想到四大凶兽之一的睚眦竟然跟你有交情?!”阿依洛脸色阴沉地看着身前不远处的仇年,恨声道。

    “当年帮了它一个忙,它便将这四凶法阵教给了我,只不过这四凶法阵实在是太过凶恶,本来我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用到它,结果没想到,你们这些邪魔居然入侵了我们的世界。”

    “为了将你彻底地留在这里,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动用这凶恶的法阵。”仇年含恨道。

    “哼,你们这些自诩清高的人类,为了杀我,还不是将你创造的小世界中的这些生灵当作了牺牲品,跟我们又有什么区别?”阿依洛讥讽地看着仇年道。

    “放你娘的屁!”仇年突然爆了一句粗口,眼睛瞬间变得赤红起来。

    “我所创造的小世界之中,有超过八成的人类和魔兽都自愿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全自己的后代和家园!”

    “他们都是自愿的,我并没有强迫他们,而且,我也并没有打算独善其身,为了将你永远地留在这里,我也会留下,我会跟他们同生共死!”

    仇年紧紧地握着拳头,喘着粗气,身上的气息变得紊乱起来。

    “白痴,你们牺牲这么多的生灵和一个帝尊境强者,就只是为了留住我吗?”

    “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的计划有多么的可笑!”

    阿依洛冷笑了一声,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晶莹剔透的晶石。

    “砰!”

    阿依洛猛地捏爆了手中的晶石。

    仇年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在一旁冷眼地看着阿依洛的动作,并没有阻止。

    因为他知道,无论阿依洛做什么,都只是无用功而已。

    “该死的,为什么,为什么连我圣魔一族的空间晶石都不起作用?!”

    过了许久,他都不曾感觉到族里的传来的讯息,阿依洛这时候才真正的有些慌张了起来。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我们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如果让你用一块空间晶石给逃走了,那我这个帝尊境强者就算是白白修炼了这么多年。”

    仇年看着阿依洛脸上那阴沉的神色,冷声说道。

    “这。。这座法阵竟然有隔绝空间的功效?!这。。这怎么可能?!”

    阿依洛似是明白了什么,看着广场上那弥漫着的赤红色光芒,眼中露出震惊的神色。

    “你以为身为四大凶兽之一的睚眦所创的凶阵,汇聚了如此多生灵的血液和我一位帝尊境强者的精血,是如此容易便能破除的吗?”

    仇年看着那些似是无止尽般地从黑洞中钻出的黑影,在最后看了一眼他之后,微笑着自主崩碎自己的身体,洒落下漫天的血液,他的心脏就不由感到一阵阵的绞痛。

    昏暗的天空中又下起了雨。

    只不过这次下的却是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