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貌不过就是皮囊。

    她有着强大的自信,就连在她人生最低谷、带着满身未曾痊愈的伤疤见到了靳少北,那个从京城而来、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她都不曾觉得自卑过。

    刘雪梅曾经故意设计她,让她那些扭曲又丑陋的疤痕暴露在人前,她并不介意。

    靳夫人瞧不上她,她不在乎,因为她从来没想过要攀附于靳家,就算这门亲事是她去世的外公为她订下来的,她也不愿意勉强自己去嫁给一个不喜欢的男人。

    她也不认为自己会发自内心的喜欢上谁。

    虽然她还很年轻,可不知为何,自从经历了实验室爆炸的事情之后,她却总觉得自己的心境变了。

    再也不会为了什么事情而泛起波澜。

    以前的她忙于事业,从来没有考虑过感情的事情,谈恋爱神马的,距离她是那么的遥远。

    她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去考虑男女之间的感情。

    现在,她也不想让自己陷进感情的漩涡里。

    即使墨白再好,她也要告诫自己,不要泥足深陷,母亲的遭遇就是最好的前生之鉴。

    母亲那样温柔那样美好的一个女子,就是因为信错了一个男人,不仅失去了终生的幸福,更为此而失去了生命。

    想到这里,她本来已经有了温度和柔软的心又变得冷硬起来。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车里的气氛也跟着变了。

    墨白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变化。

    刚上车的时候,她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还有歉然,可是现在她突然冷着一张脸是怎么回事?

    是自己说错话了吗?

    好像自己也没说什么啊。

    墨白的记忆力一向很好,他记得和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尤其是她上车之后,两人之间的对话不超过三句。

    难道是因为她说要请自己吃饭,自己故作矜持,所以没有明确回应,所以这丫头就甩脸子给自己看?

    她不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可除此之外,墨白再也想不到其他理由。

    他一边开着车,眼角悄悄向她看去。

    沈清如正看向窗外,神情凝肃,眼神若有所思,带着隐隐的伤感。

    她在难过?为了谁?她又想到了谁?

    难道……

    一个不好的预感袭上墨白心头。

    他心中一沉。

    不能给这丫头胡思乱想的时间。

    他轻咳一声,主动开口,打破两人之间这尴尬的沉默。

    “想吃什么?”

    “嗯?”

    沈清如转头看他:“什么意思?”

    “不是说晚上请我吃饭么,你们想吃什么?”

    “哦哦。”沈清如回过神来,“你有时间?”

    “嗯。”他目不斜视地看向前方。

    她咬了咬嘴唇。

    这个墨白,刚才还一脸高冷的不回应,这会儿又有时间了,简直就是反复无常。

    “吃什么都可以?”她本来想答随便,目光却落在他一尘不染、一看就很高档的衣服上,心念一动。

    “可以。”

    “那……去吃麻辣烫,如何?”她歪了歪头,故意道。

    “好。”

    她怔了怔,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痛快。

    “你,吃过麻辣烫吗?”她问。

    “没有。”

    “你知道那是什么吗?”xdw8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