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儒武争锋 > 第两千五百二十九节:独臂冥王三叩首
    随着秦傲的动作,独臂冥王法相身体微微前屈,左手做叩首状。

    一时间,整个龙图洞天之内,竟是骤起狂风,李淳风化出的灵宝相,衣袖长髯一齐飘荡,发出猎猎似要撕碎的脆响。

    太上相大声喝道:“不要用术法和法宝抵挡,冥王三叩首一叩首破万千法,一切外物根本毫无用处,此招虽然威力巨大,但毕竟只是第一招,以你的体魄应可直接抵挡!”

    秦傲身体明明佝偻,气势却是比那高耸入云的万古仙朝天机仪还要更加伟岸,随着他的动作,巨大独臂冥王法相朝前一倾。

    独臂冥王一叩首!

    罡风激荡如海涛滚滚,这名灵宝相显然不死心,竟然还在用护身灵宝格挡,手中所我七宝琉璃竟也迎空击去,结果罡风气浪还没有到他的面前,灵宝竟是先行碎裂。

    尤其是那一件几乎算是他这尊圣人法相大半性命所系的七宝琉璃,不听劝阻的情况下竟然一并粉粉碎碎。

    简直叫人咋舌!

    难以承受冥王叩首的强大威力震荡,一切外物竟是直接归尘。

    滚滚罡气没有丝毫阻滞,甚至吸收了那件灵宝的力量变得更强,灵宝圣人法相登时如遭重击,身体骤然向后急掠,“噗”地喷出一大口夹带着淡淡金色的鲜血,

    但他依旧护在那名背对所有人的少女道士身后。

    令人费解的是,独臂冥王法相一叩首的巨大动静,竟是都没有能够惊动那名背对着所有人,身穿道袍的少女,她依旧跪坐在蒲团之上,看向龙图洞天之内的那一架巨大天机仪。

    不言不语,不置一词。

    此时此刻,没等灵宝相喘过一口气来,秦傲竟是直起身来,牙关发出“喀喀喀”的艰涩声响,再拜!

    秦傲身躯朝前倾斜的霎那,脚步竟是出现了虚浮的状态,身后的冥王法相竟是都出现了不稳的状态。

    太上相冷声笑道:“竖子,你真当独臂冥王三叩首是一般的法术?之所以这是鬼道至高法术,甚至很多以

    鬼道破入浩然境的鬼道巨鳄都慎用,你道是为何?”

    手握仙人蒲扇的李淳风冷声嗤笑:“独臂冥王乃是万鬼首领,你以区区无名境的修为,能请出这尊法相,已是不易,又让你施展出了独臂冥王一叩首,你现在神魂应该都已经快被抽干了吧!”

    话音刚落,秦傲身躯猛地向下一沉,口中鲜血如瀑喷出,连带着他的身上那件黑袍瞬间被鲜血浸透。

    秦傲以己身承受反噬,也要让身后的冥王法相施展再叩首一次!

    独臂冥王二叩首!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秦傲居然强行发动了二叩首。

    独臂冥王三叩首之所以强大,就在于三叩首分别叩首三次,根本无法格挡,三次分别重创的是对手的体魄,元神和最虚无缥缈的气运。

    这就是李淳风的太上圣人法相对于独臂冥王三叩首都畏惧如虎的原因。

    灵宝圣人法相,太上圣人法相竟是都没有想到秦傲居然拼得神魂大损也要施展出独臂冥王二叩首。

    太上圣人法相善于卜卦,但只能判断大致吉凶,哪能事事算无遗策?

    灵宝圣人法相哪里再敢托大,他蓦地凝聚身后神念,一尊与他先前模样别无二致,手握七宝琉璃的法相瞬间凝结,身高几与身后的天机仪等高。

    那尊灵宝圣人法相手握七宝琉璃,横挡身前,终是放弃了侥幸念头,准备吸取教训去硬接独臂冥王二叩首的威力。

    可哪里接得住?

    明明秦傲身后的独臂冥王法相仅有一臂,而且还比圣人法相低了半个头,可就在法相躬身下按,做叩首状的一霎那!

    滚滚黑气如斩天利剑,骤然朝着散发着金光的灵宝圣人法相劈来。

    滚滚削过,竟是圣人法相瞬间腰斩,从腰部一穿而过,金色法相断为两截。

    “该死!”

    灵宝相霎那之间向后倒飞出去,“轰隆”巨响,直接嵌入到了那一架巨大的天机仪内。

    与此同时,秦枫身影一掠而出,竟是朝

    着跪坐在蒲团上的道服少女急速奔去。

    谁知就是这样一个举动,竟是引得太上相勃然大怒,大吼出声:“竖子,找死!”

    仙人蒲扇骤然一抖,竟是罡风骤起直朝秦枫后背袭去!

    没等他偷袭得手,摩罗铁拳已到!

    “呯!”

    结结实实一拳竟是直接挥到了太上相的脸上。

    太上相毕竟是一气化三清,三尊圣人法相里杀力最弱的一尊,更兼摩罗拳意连绵不绝,越来越强,最开始不过被他用仙人蒲扇随意拍掉如蚊蚁,此时此刻,拳意已是连绵如江海,重重砸落在了太上相的脸上。

    仅仅一拳,竟是让这尊半圣人法相半人,甚至都不能算是人的法相向后接连倒退几十步,耳鼻之中皆是金色丝线血液,紧接着“哇”地喷出一大口金色鲜血来。

    身材干瘦佝偻的摩罗扭了扭自己的拳头,咧嘴冷笑,那半颗缺掉的门牙格外显眼:“这都是什么坏毛病?打架一点都不用心,连自己小命都不要了?”

    紧接着,摩罗上前一步,气势竟是比刚才更甚,显然是他遇强越强,刚才一拳得手激发了摩罗身为纯粹武夫的更强胜念。

    “你的对手——是我摩罗!”

    什么狗屁的一气化三清,道家牛鼻子捣鼓出来装神弄鬼的恶心玩意儿!

    我摩罗,唯有一拳,战天斗地,天地纵横,皆可破之!

    就在摩罗一拳击退太上相的霎那,秦枫一个兔起鹜落,已是落到了道袍少女的身后。

    他抬起手来,一拳对撞那仙人蒲扇掀起的偷袭罡风,转而低下身来,一把拉住了道袍少女的手,他大声说道:“岚岚,你快跟我走!”

    “我们若是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秦枫触手只觉得那一只手掌冰凉无比,虽然如玉,却冷得异常,就好像不是生人一般。

    没等他反应过来,道袍少女已是蓦地转过身来,她眼神空洞,嘴唇发紫,却是清晰分明地开口叱咤道:“坏我师尊大道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