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580章 打哑谜
陆炳突然去世,瞒不住人,傍晚时分,陆炳的长子陆绎向京中各个衙门派出了奔丧的人员。

听说陆炳去世,每个官员都觉得脚下的土地颤了三颤。

几乎第一印象都觉得不可思议,接受之后,又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不是笑话,的确是悲痛!

锦衣卫恶名昭彰,除了自己人,谁会为了锦衣卫的死活而伤心?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陆炳执掌锦衣卫以来,虽然作风强悍,却从来没有肆意害人。相反,陆炳礼贤下士,每逢有忠良被陷害,他都尽全力周全保护,而且早些年他又救了嘉靖的命,还除掉了恶名昭彰的仇鸾。

陆炳在民间的声望非常好,朝中的文臣也都觉得他做锦衣卫都督,总要比别人好很多。

不管怎么说,人走了,总要表示一份心意,有人连夜撰写祭文挽联,第二天早起,前往陆家拜祭。到了路上大家才注意到,络绎不绝的人群,涌向了陆炳的府邸,离着老远,自觉下了轿子,扎上一根白孝带。还有穿上全套孝服,走进了灵堂。

巨大的阴沉木棺材摆在了大家的面前,一想到里面装得就是权势滔天的陆太保,都不免感叹。曾经需要仰视的陆炳,今天只要俯视就可以了。

位高权重,到头来也不过是气化清风肉化泥,到底有什么趣味啊!

祭奠的人感叹,可从陆绎开始,陆家的人,还有锦衣卫的十三太保,个个悲从中来,哭得眼圈通红,一个个流血不流泪的汉子,此时全都控制不住了。陆炳走得太突然了。

他们没有任何的准备,天就塌了,日后再也没人能罩着他们呢!

庞大的锦衣卫该何去何从,谁也说不准,但是他们隐隐然,都感到了不妙。锦衣卫在陆炳手里,强大到了没朋友,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或许轮到他们倒霉了……

驾,驾!

马蹄急促,唐毅也备下了祭品,准备去祭奠陆炳,距离府邸还有一段路,突然出现一群头戴尖帽,着白皮靴,穿褐色衣服,系小绦的人。

他们张牙舞爪,一出来就把道路封锁了,不论什么人,一律靠边站。谭光看在眼里,心中怒火三千丈。

自从收拾了英国公之后,谁不知道街面上顺天府的人最大,他们如此猖狂,简直找死。他就要去理论,唐毅却拍了拍他的肩头,谭光急忙回头,却发现唐毅微微摆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眼看着在几十名骑士的簇拥之下,一个身着紫袍的人向着陆府方向疾驰,马匹路过唐毅的马车,根本没有停顿,一闪而过。

透过车帘的缝隙,唐毅看得明白,为首的人正是司礼监首席秉笔,东厂提督太监袁亨。

那些怪模怪样的家伙,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东厂的番子出动了!

太多年头了,多到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

除了锦衣卫之外,还有一个更加凶名赫赫的组织,那就是东厂。陆炳死亡的第二天,东厂就复活了。

也许是压抑得太久了,东厂这一次显得有些焦急,有些毛躁,有些迫不及待,要把他们强悍的一面,展现给世人。

唐毅越发肯定自己的判断,陆炳的死亡,对于朝局的影响是巨大的。

失去了控制的厂卫肯定会横行无忌,内廷乱了,外廷再继续用严嵩父子,整个天下就乱了。

从理智来讲,唐毅觉得徐阶真的很有可能是凶手,但是那个金杯不是开玩笑的。陆炳绝对是要告诉自己什么重要的线索。

如果真如茅坤和自己推测的,陆炳是被嘉靖弄死的,可动机何在啊?

没了陆炳,嘉靖还能找到更合拍,更听话的锦衣卫大都督吗?

当然,唐毅也清楚,即便他想不通,不代表就没有,只能说还有自己忽略的东西。

唐毅犹豫了一下,正想继续赶往陆家,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架马车,来到了近前,从里面探出一个肥硕的脑袋。

“行之,袁亨已经下令了,让百官返回衙门,待案情调查之后,再举行公祭。”徐渭说道。

嘚!

想去也去不了了,唐毅只得让马车转头,他直接前往了顺天府衙门,徐渭在后面紧紧跟着。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签押房,总算是没有外人,徐渭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停唉声叹气。

唐毅随手倒了一杯茶给他,“文长兄,你有什么好感慨的?”

“哎呦,行之啊,伴君如伴虎啊!”徐渭把声音压低,啧啧叹息道:“陆太保多忠心的一个臣子,竟然被陛下给毒死了,真是让人心寒啊!”

唐毅正在喝茶,差点呛到。

“等会儿,文长兄,你听谁说陛下毒死了陆炳?”

“还用听谁说,人所共知的事情!”徐渭用看土老帽的眼神看着唐毅。

“我就不知道!”唐毅收敛笑容,严肃说道:“文长兄,现在大家都怎么议论,你给我说一说。”

徐渭见唐毅真的不清楚,润了润喉,滔滔不断,向唐毅诉说起来……眼下京城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陆炳之死。

有人说是病死的,可惜没有人认可。

死前两三天,还有人见到过陆炳,他一副龙马精神的模样,就算再紧急的病症,也不能没有任何的迹象。

如果不是病死的,那就让人浮想联翩了。

是谁暗中下毒毒死了陆炳?与其纠结这个问题,不如换个思路,谁能有本事给陆炳下毒?锦衣卫严防死守,铜墙铁壁,陆炳的食物和水都有人专门负责,绝对不会出差错。

正所谓百密一疏,还有一种东西是锦衣卫没法检查的,那就是御赐的丹药。多年以来,嘉靖都有给大臣赐丹药的习惯,前些年赐得最多的就是严嵩,还险些要了老头子的命。

后来嘉靖的丹药多数给了陆炳,当然徐阶也吃过一些。

让大臣替自己试药,当然是为了君臣同心,一起享受神药,修炼有成,飞升太虚——也有另外一种解释,就是让大臣替自己验证药性,嘉靖是最惜命不过,他才不会服用有任何危险的丹药呢!

由于丹药是御赐之物,又珍贵异常,只能陆炳一个人服用,其他人都不能接触。

因此就有人说是嘉靖在丹药里面下了毒,要弄死陆炳。

还有人说真正要毒死的人是嘉靖,只是陆炳运气太差,被赐予了带有剧毒的丹药。

不管怎么说,京城的主流舆论都认为陆炳的死和嘉靖脱不了干系。

陆炳英雄一世,竟然落得个如此的下场,死得不明不白,哪能不让人唏嘘感叹。

徐渭啧啧叹道:“行之,你没有看到,陆炳在日,袁亨乖得和孙子似的,今天他到了陆家,那个嚣张啊,当场就解除了十三太保的权力,把他们囚禁起来,陆府也被封了,不许离开,所有人都要接受调查询问,陆绎他们都是一副吃人的模样,却又无可奈何,我这个外人看起来都心酸。”

唐毅没想到情况竟然会变化的这么快,看样子袁亨是要迫不及待地抢班夺权了。

尸骨未寒,就这么做,是不是太不近人情?嘉靖会允许吗?

正在这时候,有司礼监的太监到了顺天府衙门,宣布上谕,从即日起,百官都在衙门之中,用心当差,不许轻易离开。

凡是有要紧政务,送到左顺门,自然有太监送到内阁拟票,司礼监披红,不许百官直接进入内阁。

听完上谕之后,唐毅都愣住了。

开什么玩笑,内阁竟然被封锁了,是陆炳死了啊?还是嘉靖死了?怎么让人不寒而栗啊!

唐毅悄无声息给小太监塞了两张银票,足足两千两,小太监痛苦地跺了跺脚。

“罢了,奴婢不要贱命了,唐大人,现在宫里都是袁公公说了算。”

轰!

唐毅的身体一晃,差点倒下,他急忙又掏出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塞给了小太监,他的话值这个钱!

往签押房走的时候,唐毅两条腿就像是踩在了棉花包,眼前一阵阵发黑。

最可怕的情况出现了……不,是比最可怕还可怕一万倍的情况!

嘉靖只要还清醒,就不会坐视大权旁落,只能说明嘉靖已经失去了控制,多半是病倒了,至于会不会有危险,还不能下判断。

其次,内廷的老大是麦福,凭什么都让袁亨说了算,显然,麦福也出了麻烦。

陆炳死了,嘉靖残了,麦福不知所踪,大明朝说了算的人一下子没了一半,唐毅下意识抬起头,看看天是不是塌了?

徐渭同样忧心忡忡,“行之,会不会有麻烦啊?”

“不好说啊,文长兄,小心应付就是了。”唐毅暗中调动一切力量,一连两天的时间,京中乌云罩顶,风雨飘摇,每时每刻,都有东厂抓人的消息,一头饿了太久的猛兽,放出来就是要伤人的!

正在唐毅忧心的时候,突然有人跑到了顺天府,一定要求见唐毅。差役把他带进来,立刻扑倒在唐毅面前。

“唐大人,奴婢是黄公公的干儿子,他老人家让奴婢给你带点东西。”

说着,把一个小篮子放在了唐毅面前,展开一看,里面都是点心。唐毅就是一愣,迟疑了一会儿,他把所有点心都掰开了,从一块绿豆糕里发现了一张纸条。

强压着激动,唐毅低声念了出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黄锦也学会打哑谜了,神马意思啊?(未完待续。)